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文学家 美术家 音乐家 戏剧家 摄影家 舞蹈家 影视人物 其他 专题访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访谈  · 音乐家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窦靖童不介意作品很少人听:不想让它成为负担

2017-11-06 08:54:22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

   
窦靖童发行了第二张专辑《Kids Only》。唱腔上,有她母亲的率性随意;编曲上,有她父亲的天马行空——和第一张专辑一样:天资尚可,流行欠奉。

YNKa-fynmzrs7294653.jpg


  采访者:徐 宁


  受访者:窦靖童


  如果是普通人家的女孩,想必窦靖童的音乐还在静候知音,“发唱片”还是生日吹蜡烛前许下的心愿,但偏偏她是王菲和窦唯的女儿,很多唱片公司排队为她发片。


  日前,窦靖童发行了第二张专辑《Kids Only》。唱腔上,有她母亲的率性随意;编曲上,有她父亲的天马行空——和第一张专辑一样:天资尚可,流行欠奉。


  专辑发布后,窦靖童开启小规模的宣传,晨报记者在杭州对她进行了采访,她的回答并不流畅,沉默比开口的时间多。窦靖童身上没有强烈的表达欲和表现欲,她有一份难得的清醒和自知。在娱乐圈除了窦靖童,与之相似的还有11年前出道的李宇春——完全没有经过市场考验便爆红的艺人,他们成熟又天真,洒脱却任性,自信亦腼腆,真实而有趣。


  谈创作 我不想讨好大众


  晨报记者(以下简称“晨报”):这张专辑和第一张专辑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窦靖童:我觉得这张比上一张自如,做到哪是哪,完全是我主控。但这样做是有代价的,我也可以去做自由度少一点的音乐,如果这样,我想现在会有更多人听我的音乐,但我没有这样做,等于说我为此付出的代价是被归为了小众。这可能是我在音乐上做出的一种取舍,我更愿意去做自己,而不是去讨好大众,因为我一旦讨好大众,就等于说我放弃了去探索和学习的权利。


  记者:这种曲高和寡的状态会影响你的心态吗?


  窦靖童:我没想过别人,我永远没办法了解别人。第二张专辑出来之后,我不知道什么反应,这张专辑的流行元素更少,有可能很少人听。我之前想过自己是否能承受这种结果,我想是可以的。我曾问自己为什么要做音乐?我希望在死之前回看,我对作品是满意的,我希望不要留下任何遗憾。如果我选择讨好别人,回头看,我也许会后悔吧,也许会想“我为什么要这样、那样呢。”


  记者:想过自己下一张专辑会是什么样子么?


  窦靖童:我每次做专辑都不是为了下一张。我需要平衡音乐和生活,我发现我一直想做音乐,但我必须克制自己做音乐的欲望,把注意力放在生活上,因为如果没有生活,你写什么呢?


  记者:你现在习惯面对媒体么?窦靖童:我的宣传不算密集,我有一年都没出来宣传了。如果宣传能让更多人听到我的音乐,我不排斥,但有时他们的问题很雷同,那我的感觉是……口干舌燥,哈哈。


  记者:你给父母听这张专辑了吗?


  窦靖童:听了,他们说挺好。妈妈很喜欢我的歌,爸爸帮我打了个分,但不能透露多少分。


  记者:你觉得自己的音乐被高估了吗?


  窦靖童:我觉得自己被高估了。看到太多好的评价会觉得是压力,然后时刻提醒自己其实没这么好。说真的,我不想承受压力,一旦你扛上了压力,你的音乐就不纯粹了,那个时候就会变得很痛苦。我甚至愿意听负面评价,我不会生气,因为那是一种平衡。


  记者:你做音乐有什么目标吗?


  窦靖童:我刚开始做音乐是有目标的,希望打入西方市场,希望拿奖之类的,现在我会觉得这些东西……能打入(西方)能怎么样呢?拿奖了又能怎么样呢?我如果得到了所有的一切,反而会变得很空虚吧;如果我火得一塌糊涂,会被逼着去各种地方演出,那个时候我自己的时间恐怕就少了,我会更少写音乐,我会不断重复自己。所以,做好自己就行,我会为生活留一点空间,音乐是我享受的事情,不想让它成为我的负担。


  谈自己  我的内心是安定的


  记者:父母的身份会给你带来困扰么?


  窦靖童:我觉得文字这个东西很有力量,你可以把一个人写成恶棍,也可以把他们捧上神坛,其实他们就是一个人,大家看看就好。人人都说我有光环,我没有啊,那都是很虚的东西,但我从来不避讳这件事。我知道很多人都羡慕我,不过谁都有羡慕的对象,因为你没有什么就想要什么,比如我是直发,就很想要卷发,你是卷发,很想要直发。我也有羡慕的东西……


  记者:如果说是家庭给你带来一切,你要反驳么?


  窦靖童:我不会反驳,我的确生在一个条件比较好的家庭,我不用去发愁很多事情。我没有想反驳的事情,我没办法跟所有人解释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我连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人都不知道,我干吗费心解释呢。


  记者:你私下的生活是怎样的?


  窦靖童:思考、旅行、学习,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国庆假期,我飞到国内的一座城市,和朋友租了一辆车,开了1500多公里,开了四天车,从雪山开到沙漠。就这样一路开一路玩,吃各种好吃的,车里面永远放音乐,我一直保持着放空的状态。我很喜欢旅行,是穷游那种,住朋友家的沙发或者地板。下一站,我很想去东欧。


  记者:你是个不安定的人吗?


  窦靖童:我觉得我的内心是安定的,我的生活状态是不安定的。我不是在逃避什么,我就是好奇心很重。


  记者:你是一个网瘾少女么?


  窦靖童:我个人觉得社交网络玩多了会让人不开心,因为你看到的都是别人的生活,根本没办法思考自己的内心。大家在社交网络上都想要呈现自己最好的一面,这就是为什么会产生羡慕和嫉妒,人会有落差嘛,这就打破了我们内心的平衡。我不太愿意过多知道别人的生活,也不愿意让别人了解我,我在社交网络会分享喜欢的音乐,或是把我觉得美好的时刻跟大家分享,不过分投入。我以前会花一两个小时看手机,我知道其实没什么可以看,这个动作代表着空虚。我现在更喜欢找朋友面对面交流。


  记者:你也不玩手游?


  窦靖童:我是个自我克制力很好的人,一旦我发现要上瘾了,就会告诫自己不可以继续下去。我现在偶尔会玩斗地主,不过技术也不好,说实话,我没什么是特别擅长的。


  记者:你觉得什么是自己不能尝试的?


  窦靖童:这辈子我能尝试的事情太少了,比如极限运动我就尝试不了。不过我比较喜欢车,我还喜欢摩托,可能小时候身边很多叔叔都喜欢摩托车。可我觉得没有人规定女孩应该喜欢什么吧,我说我喜欢粉色,网友都觉得奇怪,女孩不应该喜欢粉色吗?


  记者:你做过比较疯狂的事是什么?


  窦靖童:我经常去到陌生的地方,然后跟当地人聊天,我会给自己安排一个新的名字和身份,然后往下编,比如萨拉或是艾米丽之类的,身份是律师。还有一次是在北京试音,我看到台下有一群外国人又唱又跳,就走过去,问我能跟你们一块玩儿么?然后就出去喝酒了,再然后就没有再联系了……我跟完全陌生的人很容易交流,但身边的人,交流起来有些困难。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