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理论家专栏 文艺理论 百家分析 每周调查 主编瞭望 著述连载
北京文艺网
 · Home  · 理论  · 主编瞭望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纽约有个“慈善圈”

2012-12-11 15:37:35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刘裘蒂

   

    晚会的筹委会成员设计师济济,我虽然不是时装行业中人,也应邀加入委员会,或许是因为我是纽约服装设计学院博物馆有史以来第一位中国董事吧,又经常入选最佳着装名单。

    放眼望去,时尚圈与商界人士云集:华裔设计师王薇薇,吴季刚,Phillip Lim,谭燕玉;超模何穗,陈碧舸;建筑师贝聿铭,林璎;音乐家谭盾,艺术家蔡国强;香港服装业巨擘曹其峰,高盛投行执行长王铁飞,太平洋美洲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也是海南航空创办人之一)陈国庆。

    慈善活动为何眼巴巴地向时装界借光呢?今年年初,亚洲协会的慈善晚会请到了中国名模刘雯及华裔设计师Phillip Lim,因而受到主流媒体报道。入秋社交旺季展开后,大都会歌剧院的首映晚会由设计师Zac Posen与两位名模领衔出场,自然博物馆的年度晚宴服装设计师(前模特暨造型师)L’Wren Scott与男友滚石乐队主唱米克·贾格挂帅,而大都会美术馆的阿伯罗俱乐部的年度晚会等于是展现名媛晚礼服设计师Carolina Herrera作品的秀场。

    “慈善圈”是美国特有的文化现象,尤其以纽约为最, 指的是经常出入慈善活动的“名流”们。作为全球慈善晚会之都,纽约的慈善晚会是在好莱坞的红毯颁奖典礼之外,少数展现隆重晚礼服的典型舞台。慈善活动养了许多附属产业,如:活动策划,宴会包席,会场布置,媒体公关,当然最不能省略的是晚礼服!世界上还有哪个城市每晚街上川流着附带酒吧的延长型豪华轿车,载着比伦敦巴黎人都要穿着隆重的“慈善圈”人士?

    与欧洲与亚洲有别,美国的文化与慈善活动的主要经费来源是私人赞助,这是从卡内基,梅隆,洛克菲勒等富豪历来树立的传统。而美国的税法比他国更优惠慈善活动。许多慈善机构仰赖一年一度或二度的豪华晚会来募集全年的经费。

    自从金融风暴后,募款的财源更加有限,慈善晚会的票越不容易卖,次数反而更频繁,噱头更要更新。金融风暴对美国的慈善机构冲击很大,许多文化性组织如纽约歌剧院都负担不起惊人的赤字,而被迫取消高档地段表演场地的租约。11月19日出炉的“世界假日捐款调查报道”的数据显示,美国人今年底节假日会缩紧腰包,有慈善捐款意愿的人士比2011年减少百分之六。

    最近英国女鞋品牌Jimmy Choo 的创办人之一塔玛拉·梅隆(前夫为美国银行世家梅隆家族一员)谈到纽约比伦敦的社交活动更为活跃,每个晚上都要赶好几场。慈善活动是纽约商机的润滑油,而时尚便是纽约慈善的动脉。华尔街人士的腰包虽是支持这些活动的主力,但是他们通常穿着千篇一律的半制服,不够好看。企业可以买几桌的票,也可以影响急着讨好他们的服务业或供应商来买票。(目前纽约平均慈善晚会的基本单人票是一千五百美元起跳,比较火的活动动辄三千美元起价;而晚会主席“义务”买数桌(每桌十万美元)的席位是常事,还要出去卖票)。但是华尔街及大型企业没有办法吸引更多“慕名”的参与者,而阔太太与少奶奶的时尚已经不足以有足够份量的号召力。慈善活动的成功需要媒体配合炒作,而时尚是吸引媒体的魔力。

    相对于好莱坞的明星与欧洲的皇室,服装设计师及超模便是纽约的明星与贵族。

    九月初,我担任纽约服装学院博物馆年度“设计艺术奖”颁奖午宴的副主席。既然是以服装界为主题,自然吸引了包括Vogue全球总编安娜·温图尔,及《欲望都市》主角莎拉·杰西卡·帕克,新闻主播芭芭拉·华特斯等名人,连纽约市长暨第二首富彭博颁奖时,也自嘲不属于时尚界人士,只有两件西装轮着穿![NextPage]

    九月末,纽约芭蕾舞团及大都会歌剧院的首映典礼都以服装设计师担纲。纽约芭蕾舞团固定与时装设计师合作设计剧服,今秋的首映表演由已退休的意大利设计师瓦伦蒂诺(Valentino)复出操刀,首映晚会中Valentino带着莎拉·杰西卡·帕克及明星安妮·海瑟薇出席,好像一场时装秀。

    当我看到舞者穿着Valentino亲手设计的高级定制舞服,我激奋的心就砰砰跳到舞台上了!由服饰带来的崭新视觉效果也促成了舞步姿态的创新。但是该场表演得到两极的反应:舞蹈界人士及舞评家一般认为芭蕾变成服饰的奴隶,很不以为然。时尚爱好者却觉得Valentino的服饰为芭蕾舞注入了新的活力。

    我在晚宴时与一位纽约社交圈颇有名气的女士聊了起来,她埋怨现在的慈善晚会吸引了许多“时尚过客”。她本人在过去二十年来持续支持纽约芭蕾舞团的活动,是真心爱舞。但是这些抢锋头的潮人,只在乎面对着镁光灯!

    我虽然认为古典艺术的价值不能因为跨界到比较热门的表演形式而完全与传承的形式脱轨,但是芭蕾与时尚的互动其实素有渊源:早在二十世纪初期,可可香奈儿已为斯特拉文斯基创作的俄罗斯芭蕾舞团的芭蕾舞剧《春之祭典》设计剧服。

    《欲望都市》主角莎拉·杰西卡·帕克身为纽约芭蕾舞团董事,认为时尚界能吸引年轻的一辈去看古典艺术,注入新血液。但是为何时尚变成年轻的同义词呢? 近几年来时尚成为纽约慈善的挂牌主角,为多种社会因素所促成。事实上时尚与艺术结合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时尚界成为突起新宠,是过去二十年的新现象。以前屈指可数的高级定制大师虽然有名,但是很少人能走入这一行而平步青云。有名的服装师虽为名流所崇尚,但绝对无法与摇滚乐明星歌手相较知名度。而“超模”的概念是1990年代的产物,大多数模特儿在此之前只是“会走路的衣架子”。近年随着电视及网络媒体的推广(如《天桥骄子》,《时装新星》),时尚界变成年轻一辈向往的行业。时尚设计师,模特儿,甚至造型设计师的知名度与社会地位均与日俱增。

    时尚品牌不但受惠于慈善形象及媒体曝光,许多慈善晚宴数周之前还以品牌赞助的“头阵”鸡尾酒会或午餐会来壮声势,并且最近的趋势是在名牌旗舰店举行活动,一部分的营业收入捐给特定的慈善机构,但名牌则借机向高消费群的人士隐约促销新款设计, 可以说是相得益彰,互惠互利。

    慈善活动,特别是借慈善活动来支持文化表演,在中国国内还在起步的阶段。但是中国的企业及富豪一定会感受到以慈善回馈社会,以及藉此塑造品牌及个人形象的重要性。随着时尚界在世界的地位更加普及,以及中国人对时尚的日趋重视,时尚必定会带动许多国内的慈善发展。

    但是围绕着时尚的光圈,是否会扭曲了慈善的本质?

    今年四月间,卡内基表演厅颁奖给纽约著名时尚摄影师康宁汉(Bill Cunningham),以此为号召而举行了一场为卡内基表演厅募款的慈善晚会。康宁汉每周固定发表两则专栏,一是纽约时尚街拍,二是纽约慈善活动时尚。

    康宁汉得奖致辞时谈到,他为何不拍女明星或名模穿着品牌赞助“借来的衣服”大摆姿势,他的镜头主角通常是自己掏腰包赞助慈善活动及买行头的慈善人士(裘蒂注:其实纽约也不少名媛穿着从名牌或设计师工作室借来的衣服,这是后话),他认为这些“穿自个儿的衣服”的慈善家是支持纽约文化活动的砥柱。

    我想,慈善活动并不为时尚而活,但运用得当,时尚可以为慈善活动增添更多层次。时尚也可以与慈善共舞!

    (编辑:邵钰杰)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