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戏剧写真 演出动态 戏剧视频 戏剧教室 戏剧文本 札记随笔 理论家专栏 戏剧名家 戏剧评论 人物访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戏剧  · 戏剧文本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破规矩

2013-07-17 10:46:28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

   

  人物:

  安装工老王,五十左右,精明。

  安装工小李,二十几岁,油腔滑调。

  老韩嫂,家庭妇女。

  老韩,韩永盛,余姚市道德模范。

  背景:

  一户人家的客厅,墙上开窗,室内陈设简陋,黑白电视机,老式沙发,老式木桌。

  (配音:“吱嘎”的刹车声。

  小李从龙头上一个大撒手,跳下来。老王也扶着空调箱子从三轮车上爬下来。)

  小李:虽然时近中午,肚里石磨碾过,为了多挣钞票,饿肚也是心甘。我,家电商场空调安装工,年近三十,没房没家,(两手一摊)谁让房价那么高?

  (过去和老王一起搬空调箱子)王叔,今天这户人家,还是按老规矩办事?

  老王:那当然!不依规矩,不成方圆嘛。

  小李(放下空调箱,面向观众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王上有生病的爹,下有要娶媳的儿。那个谁谁说的?人生最大的悲哀是人死了,钱还没花完,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钱花完了,人还在,我俩就是苦藤上结的俩苦瓜。

  (两人抬起箱子走到一楼门口,放下,小李敲门,门开)

  老韩嫂:你们什么事?

  老王、小李:你家买的空调,我们来安装。

  老韩嫂:我们没买空调啊!

  老王:(递上单子)这安装单上写的不是你家?

  老韩嫂(接过看):地址是我家的,可老头子早上出去,没说要买空调啊?

  小李:阿姨,兴许侬老公是给侬一个惊喜呢!

  老韩嫂:他哪来介多钞票?(面向观众)我家老头要买辆电瓶车,汶川、玉树两场地震,买车钿一捐再捐,从开始积钱到今年骑上,整一个五年规划。现在他一下子发横财了?

  (朝向小李、老王):我打个电话问问。

  (老韩嫂进另一个房间。)

  (老王、小李环顾四周)老王:电风扇锈迹斑斑,沙发比人家扔掉的不会好,桌子裂缝比八十老太的皱纹还多,电视机还是黑白西湖。

  小李:都可以进古董店了。

  老王:看样子这户人家多的钞票是拿不出的,就要一个巴掌。

  小李(举一巴掌):我们的老规矩是:收一巴掌讲人情,(举起二掌)收二巴掌讲交情,(一手翻个面)收三巴掌讲常情,(另一手也翻个面)收四巴掌讲行情。

  (老韩嫂回客厅)老韩嫂:老头子说空调铜钿还要积起来呢。

  老王(声音着急)你们不签单,我们不好交差呀!

  (屋里电话铃响)老韩嫂:我去接电话。

  老韩嫂(兴冲冲出来):是我家的,儿子替我们买的。

  老王:这下好了。

  小李:马上安装,时间就是金钱。

  (两人开始拆包装,又拿出工具,连电线等)老王:大嫂,侬儿子收入老高吧?

  老韩嫂:也就刚过得去。

  老王:那侬儿子咋介孝顺啦!

  老韩嫂:我那儿子,早几年,和他爸爸不对头,现在对我们是挺孝顺的。

  老王:我儿子也和我不大对头,总怪我给他的支援太少。

  老韩嫂:我儿子钞票上没什么要求,他是怪老头子不肯托人给他找个好工作。

  老王:这有什么好怪的?不是每个爹娘都有门路的。

  老韩嫂:我家老头子倒认得几个人,市长啦,局长拉,可他要儿子靠自己本事挣钱。

  老王:侬老公做人真硬簧。

  老韩嫂:老头子样样事体要做得正大光明。光顾说话,还没给你们泡茶(起身去厨房)。

  小李:王叔,认得不少当官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家,多要几张钞票有啥关系?

  老王:可看屋里东西不像个有钱人。

  老韩嫂(出来把两杯茶放在桌上):师傅喝茶,茶不好,多包涵,我家老头子喝茶不讲究,家里只有粗茶。

  老王:看得出,你们也是节约人。

  老韩嫂:不节约不行啊!人家是削尖头皮赚钞票,老头子却像跟钞票有仇,加班不拿补贴,修东西不要工钿,还要东捐款西帮助,我们的工资又都不高,要还房贷。可他说,现在有风扇好吹,有电视好看,有汽车好乘,有冰箱好用,比过去的皇帝都好,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老王:侬老公真是个大好人,活雷锋。大姐,要不要装铁架子?装了铁架子台风来了也不怕。

  老韩嫂:安全第一,装吧!

  小李:生铁架子要打两个洞,一个洞十块。

  老韩嫂:那,打吧。

  小李:空调上的管子太短,只能装到窗户下,噪音会很大,要不要接上管子,装得离窗口远一点?

  老韩嫂:噪音大晚上睡不着觉,接吧。

  小李:空调管一米八十块。(老王扯小李的衣服,做了一巴掌的手势。)我们给你优惠点,就算五十块(老王又做一巴掌的手势)——到时按剪了多少算。

  老韩嫂:咦?侬咯位师傅手扇来扇去是干啥?

  老王和小李(尴尬状):啊——这个——这个——天太热,扇风凉。

  (小李工具走到屋外,屋外传来“滋滋”的电钻声。一会儿老王把空调从窗口递下去。)

  (开门声,老韩进来。)

  老韩嫂:哟!回来了?他们不留你吃饭?

  老韩:留了,我不会破了做报告不吃饭的规矩。咦,哪来的空调?

  老韩嫂:儿子给我们装的。

  老韩(走到屋里,拿着一根线来到窗口):师傅,咯老房子以前没留空调线,我找根PE线当接地线,麻烦侬跟连接线连起来。

  老王:侬电工活蛮精通的嘛。

  老韩嫂:我家老头子可是电工专家,有科技发明,还出过书,电工那些东西,他没有不知道的。

  老王:出过书?什么书?

  老韩嫂:《常用电气电路115例》。

  老王:那书是侬写的?

  老韩:也就一本薄书。

  老王:我做电工时常看的,很实用,想不到是侬写的。写书稿费不少吧?

  老韩嫂:开头拿过一点点,现在人家不寄来,他也不去讨,别的出版社拿高价来买版权,他念人家的知遇之恩,不肯转卖。

  老王:哟!现在社会上这样看轻钞票的人不多了,佩服!佩服!

  小李(从门外进来):空调装好了,老板,试一试,装得好不好?

  老韩(开机):好,辛苦了,多少钞票?

  小李:刚才说好——

  老王:装空调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免费。

  小李(急)这——

  (老王踩小李的脚,小李“喔哟”一声。)

  老韩:这不行,别人家给多少我们也给多少,不能让你们白干。我叫老太婆再炒个菜,你们吃了饭再走。

  老王:真的不要钱,碰到侬咯样的好人,我们怎么好意思收钞票?我们还有任务,先走了。

  老韩(摸出皮夹)师傅,到底多少,说个数嘛!

  老王、小李:不用,不用,真的不用。(声音渐远)。

  (老韩、老韩嫂在门口远望)

  老韩:我说嘛,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人都钻到钱眼子里去的。

  (编辑:王日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