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戏剧写真 演出动态 戏剧视频 戏剧教室 戏剧文本 札记随笔 理论家专栏 戏剧名家 戏剧评论 人物访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戏剧  · 戏剧文本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红花绿叶》

2012-12-10 11:06:17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

   

  甲:谢谢大家对我一个人的鼓励,三楼的观众朋友们,你们好。

  乙:有三楼吗这?有三楼吗这?

  甲:四楼?

  乙:四楼就更没有了。

  甲:这回我们俩给大家说段单口相声。

  乙:高兴别胡说阿!

  甲:我很喜欢说相声,这么多年来,大伙这么捧,我也知道,原因呢就是我很好。

  乙:是吗

  甲:要是没人绞合我的相声还能好

  乙:看来我来这是绞合他了

  甲:很高兴大家来看我啊,看我说相声。对不起各位。实在甩不掉

  乙:怎么了这是

  甲:但凡有办法不让你们看这个阿,有录像回去打个马赛克这边

  乙:我招你惹你了我

  甲:你别闹啊你,大伙都是来看我说相声的

  乙:俩人说相声,怎么就只看你了

  甲:你别闹啊,不信你问问,愿意看我相声的坐在凳子上鼓掌,愿意看他相声站起来蹦三蹦,你看没有

  乙:咳,谁愿献那眼啊

  甲:这个捧哏的演员呢,我是一直对他们很有看法啊,因为什么呢,站在里面的一般智力有点欠缺。你想啊,但凡脑子好一点的,都站在这边逗哏。谁愿意让孩子捧哏啊。这丢人现眼的玩意。咱们这边趟趟趟趟成本大套,那边哪有什么正经话。就这么几句话,阿,是啊。我啊,不象话。净这个你知道吗?

  乙:哪里净这个阿

  甲:他们没正经话,来回道道。来回道道,就背这几句,据说阿,咱不是败坏你他光背这几句,从七岁背到昨天。

  乙:至于吗我

  甲:可是说实话阿,当年学徒的时候,他学的也是逗哏。

  乙:这是实话

  甲:当时我们俩一块去学徒,老师一看见我很高兴,“你叫什么”“我叫田海龙”“呵,好啊,这么好啊这孩子长得跟周笔畅似的,多聪明啊,认你个干爹。”

  乙:你等会吧,这是什么老师啊这是

  甲:爱我,喜欢我啊

  乙:那也不能上来就认你做干爹啊[NextPage]

  甲:老师又叫你“下一个进来,你叫什么?”“王华光”“扭过脸去,脸冲那边站着”(呕吐)

  乙:不至于这么恶心

  甲:他爸爸看着,着急啊“老师您受累,我们孩子想学这个”“你们孩子学不了,智力不行。”“你给我们一机会行吗?求求您”

  乙:怎么着也得看看啊

  甲:看着大人疼孩子这可怜“转过来转过来,叫什么名字?”“王华光”“一加一等于几”“六”“回家吧回家吧”

  乙:我就那么傻啊

  甲:他爸爸这汗就下来了,“老师你再给我们一机会”“一加一得几”“250”“走走”

  乙:我看我才二百五呢

  甲:“老师你再给一机会”

  乙:我爸爸也不容易

  甲:“一加一等于几”“1000”“出去”“老师你再给一机会”

  乙:看把我爸爸急得

  甲:“最后一次,一加一等于几”“二”“老师你再给一机会”

  乙:还给机会啊,我跟我爸爸我们爷俩到底谁傻

  甲:都傻都傻,不用争

  乙:这有什么争的,两代人都这么损可不对啊。

  甲:小的时候,咱曲艺社谁不知道他啊,咱们业务考试,我这个阿 ,门门都是一百。说学逗唱,甭管什么。我还没考呢,老师就给我一百。

  乙:这老师也偏心眼阿 甲:他这个阿,30,25。卯了卯劲,一个月没睡觉,努力了一把,-9

  乙:-9?我上一学期还欠人9分

  甲:外面算卦去了,我怎么能考一点,考点高分。算卦的告诉他,考试之前吃一根油条,吃俩鸡蛋,一根油条俩鸡蛋,100分。真听话,吃,吃完考去了。0分,

  乙:怎么0分阿

  甲:先吃的鸡蛋。

  乙:嗨。我至于这样吗我。

  甲:小时候他这方面斗智的故事有很多,我们曲艺社有个王学博,那多厉害呢,聪明,有一天王华光在胡同口碰上他,口袋里鼓鼓囊囊的,“你口袋里拿什么”王学博那多聪明“我才不告诉你我带着煮鸡蛋呢”

  乙:跟我差不多

  甲:王华光看看,“拿过来给我吃,给我。”“凭什么?你猜吧你猜着我就给你吃”“我猜着你给吃?”“你要猜着有几个我这俩都给你吃。”

  乙:咳,还不如我

  甲:把王华光乐的,“五个“

  乙:咳,我死了算了[NextPage]

  甲:所以你要是想让王华光过年高兴,你就在八月十五给他讲个笑话,过年准乐。

  乙:这也太迟钝了。

  甲:就这个智力你说怎么能逗哏呢

  乙:你这是挤兑人

  甲:别闹了,你给我捧一段报菜名阿。

  乙:什么报菜名?上来之后,你说这话茬就不对。干这么些年了,怎么了我们?

  甲:别闹别闹

  乙:虽然这站这桌子里头,也没什么这个这个这个由什么不好的。

  甲:你看嘴不利索吧。嘴不利索吧。

  乙:什么嘴不利索吧。

  甲:没冤枉他吧?

  乙:让你气的。

  甲:别闹别闹,笑话不说了,正经演出阿 。你给我捧一段,我说报菜名。

  乙:等会等会。我听着就不对。

  甲:怎么了?

  乙:怎么了我跟你合作这么些年了?

  甲:不是我也没办法,今天来的都不是外人。

  乙:干吗呀,就因为不是外人干吗抬高自己贬低别人

  甲:我没贬低,我这还抬高你呢。

  乙:这还抬高阿?

  甲:我这么说我多亏心我告诉你。

  乙:你这就是抬高自己贬低别人。就冲你这一句话,我逗一回。这不完了吗,有什么啊?

  甲:他没逗过你知道吗?你逗过吗?

  乙:我干吗没逗过啊?

  甲:你逗过吗,我认识你这么些年了,你逗过吗?

  乙:您这记性也不老好的。

  甲:怎么了?

  乙:头些日子,有没有一回,头一个月,逗没逗过一回我?

  甲:或你还记着呢?

  乙:这刚一个月我怎么能忘呢?

  甲:有有有有。逗过逗过。[NextPage]

  乙:没冤枉你。

  甲:上次文登,商业演出,有一个医药公司搞一联谊会。很多病人,前列腺发炎的了,一百多人,现场发药。发药的过程当中有个小节目,不能闲着,上我们这找人演出来了。不管接不管送,不管吃,不管住。15块钱一场,扣70%的税。没人去阿,他去了。有这么一回。有有,他去了。

  乙:甭说那么多,我逗没逗吧?

  甲:上台三分钟所有病人裤子都湿了。大夫也觉得很纳闷阿,王华光这个人太利尿了。

  乙:没听说过。

  甲:就这么点事你还记着呢?

  乙:不像你说的那样。干脆你啊,你这人说话太损,也甭废话,你站这边来,我站这边去。今天我给你逗一回,让大伙都瞧瞧。

  甲:有人看吗?

  乙:你看你看。谢谢谢谢阿。

  甲:看来下边病人不少啊

  乙:什么啊?逗一回来啊。

  甲:我给嘱咐嘱咐。

  乙:嘱咐吧。

  甲:各位啊,王华光逗哏了啊,打明年开始,今天王华光的生日。知道吗?大伙一会可乐也不乐啊,谁也别拾他这个茬,散了场我请客啊,谁去谁花钱。我给嘱咐完了。

  乙:这是给我嘱咐吗?

  甲:你不逗哏吗,你行吗?

  乙:别废话。咱从上场开始来啊。今天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甲:相声讲究四门功课

  乙:对

  甲:讲究说学逗唱

  乙:是是是

  甲:这个说就不容易。

  乙:怎么呢?

  甲:嘴里你得干净

  乙:对

  甲:有这么几句话,说相声的说就利索,花二百块钱买一小猪,兹兹喝水嘎嘣嘎嘣吃豆。打墙头扔出去,哄的一声你猜怎么着?

  乙:怎么着?[NextPage]

  甲:死了。

  乙:哎,不对阿。我是逗哏阿。知道吗?

  甲:哎,这个话说着怎么这么顺阿?

  乙:没法不顺,你老抢话

  甲:干不了这个你。

  乙:干不了,我说这词。

  甲:我说多了是吧?

  乙:我说这词。

  甲:我说多了,说多了,行吧,咱再来。

  乙:还是的,少说话

  甲:少说话。

  乙:别说话。别搅和了。

  甲:我不搅和了。来来来。

  乙:今天呢,给您说段相声,相声呢,讲究说学逗唱,这是四门功课。一般相声演员阿,都是两个人站台上说,叫对口相声,要是一个人呢,叫单口相声,要是三个人以上呢,就叫群口相声。相声呢,也分很多种。有那个平哏的,有贯口。你要死到这是怎么着?

  甲:讨厌。

  乙:一句话都不说,一个字都不搭阿?

  甲:行行行,搭搭搭,来。

  乙:有前言有后语阿。我平常捧哏是这样的吗?咱说一整段吧。

  甲:来吧来吧来吧

  乙:那个报菜名,行吗?

  甲:来来来,我不挑。

  乙:今天呢

  甲:哎

  乙:给您表演一段相声

  甲:是啊

  乙:这个相声的名字叫做报,你吃枪药了啊

  甲:我说也不是阿?你说完了我说是吧,你说完了我说是吧?

  乙:废话吗这不是?可不我说完了你说吗。

  甲:来来来来。[NextPage]

  乙:这段节目叫做报菜名。

  甲:报菜名你别闹了,后面有一大段贯口你哪行啊你?

  乙:我行啊?

  甲:真的假的阿?

  乙:来啊。

  甲:来

  乙:来。我请您吃饭。

  甲:不去。

  乙:不去?我是没法说了,不去怎么行啊

  甲:怎么着吧

  乙:您得去阿 。我请您吃饭,您干嘛不去阿。

  甲:随着你啊?

  乙:当然了

  甲:好,来来来来。

  乙:我请您吃饭

  甲:去你的

  乙:什么啊,怎么都骂上人了都

  甲:你不是说去嘛

  乙:去吃饭

  甲:我这不是去你的吗

  乙:我说你会说人话吗?就说去,就一个字

  甲:行行行

  乙:没有你这么绞合的

  甲:要了命了

  乙:我请你吃饭

  甲:去

  乙:这也不行

  甲:哎呀,我死了算了,怎么都不行啊

  乙:重来重来,我请你吃饭

  甲:(倒地)怎么了,有人捣乱

  乙:没有没有,就你在捣乱[NextPage]

  甲:你根本就不会

  乙:我还没说呢,怎么就不会啊

  甲:行了行了再来

  乙:我请你吃饭

  甲:吃什么

  乙:吃南北大饭满汉全席。

  甲:你别说清我吃,你把那菜说个三样五样的我知道你请吃什么就算请了。

  乙:这可是你说的阿?

  甲:没问题。

  乙:好。我请您吃,蒸羊羔。

  甲:停,这就吃不了了。

  乙:这刚一个菜,这刚一个菜。就吃不了了?

  甲:吃不了了。

  乙:甭问,你没钱。

  甲:哎,谢谢各位,太捧了,谢谢各位。

  乙:你这是搅和,我告诉你,没有这么捧哏的。你得随着我说。

  甲:还得跟着你?

  乙:废话我要这么给你捧哏,你也逗不乐和。

  甲:来来来来,跟着你。

  乙:真是的,讨厌你。你别搅和阿。

  甲:来来来,有来言有去语行吗?

  乙:废话吗。我想请你……我怎么说阿 这?

  甲:说点别的说点别的。

  乙:这个你说。

  甲:说点别的说点别的。别着急别着急。

  乙:辛苦您呢

  甲:辛苦您呢

  乙:昨天呢,我到您家去了

  甲:到家到家吧

  乙:我啪啪这么一打门呢

  甲:打门大门吧[NextPage]

  乙:从里面出来一个人

  甲:出来人出来人把

  乙:我一看这个人不是外人

  甲:我家没有外国人。

  乙:是你媳妇我大嫂子

  甲:大嫂子大嫂子把

  乙:问你呢,说你没在家。

  甲:没在家没在家吧。

  乙:我呀,走了

  甲:走吧

  乙:你也活动活动吧。什么乱七八糟的了

  甲:怎么了

  乙:要死啊是怎么着

  甲:怎么了,有来言有去语阿

  乙:来言去语你也得有内容阿。

  甲:讨厌阿,这就说你不会你知道吗?

  乙:什么不会啊。我要这么捧你也不行。

  甲:我要这么说大伙都乐。

  乙:不可能。

  甲:说说试试啊,占那边去。

  乙:有这么说相声的吗?你来来我就不信这个。

  甲:我嘱咐两句阿,

  乙:你也嘱咐阿

  甲:废话,刚才还给你嘱咐呢

  乙:来来

  甲:看我了啊,不可乐也得乐啊,完事有好处啊。刚才给你也这么嘱咐的。

  乙:是这么撮合的吗?

  甲:辛苦您呢

  乙:辛苦您呢

  甲:昨天呢,我到您家去了

  乙:到家到家吧

  甲:我啪啪这么一打门呢

  乙:打门大门吧

  甲:从里面出来一个人

  乙:出来人出来人把

  甲:我一看这个人不是外人是你媳妇我大嫂子

  乙:大嫂子大嫂子把

  甲:问你呢,说你没在家。

  乙:没在家没在家吧。

  甲:我就走了,我一出门阿,碰到你爸爸了。你爸爸长的跟周笔畅似的。哈哈哈哈,太可乐了。

  乙:什么可乐什么可乐了?[NextPage]

  甲:你看大家乐了吧?这就是能耐知道吗?

  乙:什么可乐阿。我爸爸长的跟周笔畅似的?有这么说话的吗?我要说你爸爸跟李宇春似的大伙也乐。

  甲:你说不乐!

  乙:来咱再换一换。

  甲:来来来,不就这么一句嘛,来回折腾马这不是

  乙:来啊

  甲:来

  乙:辛苦您呢

  甲:辛苦您呢

  乙:昨天呢,我到您家去了

  甲:到家到家吧

  乙:我啪啪这么一打门呢

  甲:打门大门吧

  乙:从里面出来一个人

  甲:出来人出来人把

  乙:我一看这个人不是外人

  甲:我家没有外国人。

  乙:是你媳妇我大嫂子

  甲:大嫂子大嫂子把

  乙:问你呢,说你没在家。

  甲:没在家没在家吧。

  乙:我就走了

  甲:走了走了吧

  乙:拐弯呢,我碰到你爸爸了

  甲:不能,我爸爸死了。

  乙:呵!唉吆,你先等会吧。你爸爸死了?

  甲:对。

  乙:其实我爸爸也死了,我忘记说了这个。

  甲:跟你这个弄。不行了吧?来来来来来。我爸爸死了。反映慢这个人。

  甲:辛苦您呢

  乙:辛苦您呢

  甲:昨天呢,我到您家去了

  乙:到家到家吧

  甲:我啪啪这么一打门呢

  乙:打门大门吧

  甲:从里面出来一个人

  乙:出来人出来人把

  甲:我一看这个人不是外人

  乙:我家没有外国人。

  甲:是你媳妇我大嫂子

  乙:大嫂子大嫂子把

  甲:问你呢,说你没在家。[NextPage]

  乙:没在家没在家吧。

  甲:我就走了,一拐弯碰到你爸爸了。你爸爸长的跟周笔畅似的。

  乙:不能

  甲:怎么了?

  乙:我爸爸死了

  甲:我不是昨天碰到的,我二十年前碰到的。

  乙:奥,看到二十年了?我爸爸三十年前就死了。

  甲:多讨厌啊,他爸爸死了三十年了。死了阿,死我也看见了 。

  乙:死了你也看见了?

  甲:不是那个。

  乙:哪个呀?就一个

  甲:那个那个阿,长的胖乎乎的,像周笔畅那个。

  乙:甭比了,没有。

  甲:我,嗨嗨 ,说错了。你爸爸死了三十年了是吧?

  乙:对阿

  甲:你爸爸死了三十年了,那你是从哪来的?

  乙:咳,这等着我呢

  (编辑:王日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