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戏剧写真 演出动态 戏剧视频 戏剧教室 戏剧文本 札记随笔 理论家专栏 戏剧名家 戏剧评论 人物访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戏剧  · 戏剧教室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图兰朵》的前世今生

2013-12-17 14:21:33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

   

  经过400多年的漫长等待,《图兰朵》终于带着她鬼魅而迷幻的色彩来到广州,作为一部流传已久的世界经典歌剧,在众多的音乐大师的乐谱上和指挥棒下她依然焕发着让人迷恋的神采,5月6日广州歌剧院开幕大戏《图兰朵》即将全球首演,向我们诉说着她的前世今生。

  始放于西方的茉莉花

  作为一出史上绝无仅有的以中国为背景的欧洲歌剧,《图兰朵》的故事原型始见于17世纪波斯无名氏的东方故事集《一千零一夜》,意大利剧作家卡罗·哥兹(Carlo Gozzi)于1762年把它写成剧本。大约在1910年前后,着名意大利作曲家贾科莫·普契尼的一位喜欢旅游的朋友给他带回来一个中国的八音盒,传出的正是优美动听的中国扬州的民歌小调《茉莉花》,他越听越喜欢,透过音乐他想象着发生在遥远东方的故事,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最终成就这部伟大的举世巨着《图兰朵》。东方的茉莉在遥远的西方盛开,散发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幽香。作为一部不朽世界经典,《图兰朵》在国际歌剧院有着里程碑意义,并将中国文化推向了世界舞台,它已经成中西文化融合的最佳典范。

  后人再续前缘

  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普契尼在世时未能完成全剧的创作。1924年,当普契尼创作至第三幕第二场时,他不幸病逝,停下了饱含深情的笔,留给世界一部永远没有句点的《图兰朵》。普契尼去世后,他的学生弗兰科·阿尔法诺(Franco Alfano)根据普契尼的草稿将全剧完成。该剧于1926年4月25日在意大利着名的斯卡拉歌剧院首演,由指挥大师托斯卡尼尼担任指挥。在第三幕临近结尾,柳儿自刎时,他放下了指挥棒对听众说:“就在这里,普契尼放下了笔,大师的作品在这里结束。”然后傲然离场,拒绝指挥续写部分,以示对大师艺术创作的尊重。

  没有句点的《图兰朵》是歌剧史上的千古憾事,普契尼去世后的八十余年间,《图兰朵》的续写成为牵动世界目光的艺术焦点。除阿尔法诺续写之外,一位意大利现代作曲家贝里奥也作了续写,其他一些剧作家和作曲家也曾改编该剧或为其创作音乐,其中包括作曲家韦伯(Carl Maria von Weber)、布索尼(Ferruccio Busoni)和中国当代剧作家魏明伦以及中国青年作曲家郝维亚(国家大剧院版《图兰朵》的续写者)。

  曲折剧情宣扬大爱主题

  《图兰朵》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中国元朝时的“多角恋”故事,大爱是普契尼想要宣扬的核心主题。公主图兰朵(Turandot)为了报祖先暗夜被掳走之仇,下令如果有个男人可以猜出她的三个谜语,她会嫁给他;如猜错,便处死。三年下来,已经有多个没运气的人丧生。流亡中国的鞑靼王子卡拉富(Calaf)与父亲帖木儿(Timur)、侍女柳儿(Liù)在北京城重逢后,即看到猜谜失败遭处决的波斯王子和亲自监斩的图兰朵。卡拉富王子被图兰朵公主的美貌吸引,不顾父亲、柳儿和三位大臣平(Ping)、彭(Pong)、庞(Pang)的反对来应婚,答对了所有问题,原来这三道谜题的答案分别是“希望”、“鲜血”和“图兰朵”。但图兰朵拒绝认输,向父皇撒赖,不愿嫁给卡拉富王子,于是王子自己出了一道谜题,只要公主若在天亮前得知他的名字,卡拉富不但不娶公主,还愿意被处死,公主捉到了王子的父亲帖木儿和丫鬟柳儿,并且严刑逼供。柳儿自尽以示保守秘密。卡拉富借此指责图兰朵十分无情。天亮时,公主尚未知道王子之名,但王子的强吻融化了她冰般冷漠的心,而王子也把真名告诉了公主。公主也没公布王子的真名,反而公告天下下嫁王子,王子的名字叫“爱(Amore)”。

  在“爱”这个最核心的主题中,普契尼通过《图兰朵》表达的“爱”有三个层,第一层的“爱”是图兰朵被卡拉富感化以后所产生的爱;第二层的“爱”是卡拉富对图兰朵的爱,热情而执着,包容而温暖;第三层也是最值得世人讴歌的“爱”,是仆人柳儿对主人卡拉富的爱,忠贞不移,为了保守秘密甘愿牺牲自己的性命,成全主人的幸福。凡真正的音乐行家都清楚:普契尼在《图兰朵》中把最真挚、最动人、最抒情的唱腔恰恰给了微不足道的仆人——柳儿,其次才是卡拉富,继而才是图兰朵。也正因为如此,《图兰朵》在西方的演出史上,博得观众最多掌声的角色正是柳儿,如在卡雷拉斯任主角的一个版本中(1983年版),观众给柳儿的掌声远胜于卡拉夫和图兰朵。当柳儿在第一幕中唱完那首令人肝肠寸断的咏叹调后,全场掌声雷动。而卡拉富的扮演者卡雷拉斯唱完那首着名的《今夜无人入睡》时竟无人鼓掌。即便是由本世纪最伟大的歌唱家之一,着名男高音卡鲁索担当主角的《图兰朵》版本中(1958年版),观众给与“柳儿”的掌声也丝毫不亚于卡鲁索。

  事实上,普契尼的《图兰朵》中,真正的主角既不是图兰朵也不是卡拉富而是柳儿。据史料记载,普契尼正是在写完柳儿自刎后停笔的。因悲伤过度而留在总谱上的斑斑泪迹,显示出普契尼心中对柳儿崇高而伟大的爱情唏嘘不已。西方有音乐学家认为,普契尼生前未完成《图兰朵》,并非全因疾病缠身。相当意义上是因为他在写完柳儿之死后创作情感的终结。与柳儿的爱情相比,卡拉富抑或图兰朵的爱情已经显得无足轻重。作为一个在我们眼里微不足道的女佣,柳儿在那个漆黑恐怖的夜晚,以视死如归的勇气,严刑拷打下拒不说出卡拉夫的名字,并以自刎殉道的方式去成全自己心中暗恋的王子与图兰朵的爱情。这是何等伟大而高贵的情感。

  柳儿之死 图兰朵感情“再生”的关键在歌剧《图兰朵》中,对于柳儿之死的把握也非常重要。虽然主角是图兰朵公主,但综观全剧,更动人的音乐、观众更同情的人物都来自侍女柳儿,而她也是令公主转变、令全剧转折的关键。可以说,图兰朵情感的“再生”与柳儿的“死亡”有本质关联,如果处理不好这一点,柳儿的牺牲完全是种浪费。而柳儿死去五分钟后,图兰朵公主立刻因一个吻而爱上王子并欢天喜地结婚也让观众一下子难以接受。可惜的是只有萨尔茨堡音乐节的一个版本,让柳儿的尸身始终留在舞台上,令其献身的意义贯穿至尾声。张艺谋的版本是让柳儿拔出自己头上的簪子自杀,陈凯歌的版本则让柳儿用绸缎勒死自己。李卫提议说,还不如设计为柳儿拔出图兰朵头上的簪子自杀,等到最后王子和公主要结婚时,公主忽然想起来,到舞台侧面拿起那支簪子,交给王子,让王子给她戴上。意喻“柳儿化为图兰朵天性的一部分,意味着图兰朵内心中冰冷一面的消亡”。杨燕迪则提议,柳儿死后,如将其唱段旋律在图兰朵的歌声中也有所体现、延续,那么柳儿的“死亡”与图兰朵的感情“再生”就有了更自然的过渡。

  多版本《图兰朵》争艳中国舞台

  《图兰朵》这部经久不衰世界名剧,被各地艺术家不断演绎,产生了多个版本在舞台上争奇斗艳,在中国的舞台上更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普契尼经典歌剧《图兰朵》在中国的舞台回顾:

  1990年5月上海歌剧院在市府礼堂演出的中文版的歌剧《图兰朵公主》。

  1992年10月为纪念中日恢复邦交20周年,曾特邀日本指挥与上海歌剧院合作演出《图兰朵》。

  1998年3月22日,中央歌剧芭蕾舞剧院在世纪剧院演出了歌剧《图兰朵》。

  1998年9月15-23日,张艺谋执导的大型景观歌剧《图兰朵》在紫禁城太庙公演,先后于1997年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歌剧院、1998年在北京紫禁城太庙、2003年在韩国汉城演出,2005年5月在巴黎开始欧洲巡演。被誉为“这是西方世界从未见过的世界一流的最豪华的制作。”

  2003年11月23日,由中国京剧院演出的大型京剧《图兰朵公主》在长安大戏院正式登场,并一直演到12月4日,该剧由林兆华导演,“梅花奖”获得者邓敏扮演图兰朵,卡拉夫由杨派老生黄炳强扮演,该剧在表演形式上加入了芭蕾舞、流行歌曲、歌剧元素,颇具争议。

  2004年8月30日,上海大剧院举办为期一周的香港文化周活动,当晚香港芭蕾舞团演出芭蕾舞剧《图兰朵》。

  2004年10月北京长安大戏院演出魏明伦的交响音乐川剧《中国公主杜兰朵》,此后,该剧赴澳洲巡演,并做客悉尼歌剧院。这也是川剧艺术第一次登上世界级的音乐殿堂。

  2005年9月12日,台湾国光剧团豫剧队与郑州市豫剧院首次进京交流,在长安大戏院联袂出演新编豫剧《中国公主图兰朵》。

  2006年9月1日,由着名指挥家余隆执棒,国内着名歌唱家演绎的经典歌剧《图兰朵》在保利剧院为中国爱乐乐团2006~2007音乐季拉开帷幕。

  2006年10月12日,沈阳话剧团排演的话剧《我们的公主图兰朵》在南风国际剧场进行了三场演出。这部话剧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美丽善良的公主“图兰朵”形象。

  2007年2月9日、11日,上海大剧院将携手上海歌剧院、瑞士苏黎世歌剧院,把全新版本的《图兰朵》首次引进亚洲,成为最经典、最现代、最“上海”的时尚版《图兰朵》。

  2009年10月6日、7日中国着名导演张艺谋率奥运团队投资1.2亿重金打造的鸟巢版《图兰朵》在中国国家体育场鸟巢上演。2010年3月27、28日,张艺谋移师台湾,在台中上演鸟巢版《图兰朵》,博得台湾同胞的好评。据介绍,鸟巢版《图兰朵》借鉴奥运开闭幕式的经验,首次引入现代高科技视觉效果、用多媒体影像对经典之作重新演绎。

  2010年陈凯歌瓦伦西亚版《图兰朵》首次登陆中国, 5月6日至9日于广州歌剧院上演。陈凯歌曾经于2009年与西班牙瓦伦西亚歌剧院合作,推出了自己对普契尼的中国题材歌剧《图兰朵》的独特演绎。陈凯歌版《图兰朵》在国外观众反响热烈,已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连演了两次。着名乐评人何塞·伊鲁宗对陈凯歌制作的评论:“舞台布景丰富美丽,图兰朵公主的四套服装十分精彩,对于柳儿之死的把握也非常到位。从目前的舞美设计图以及演员的服装化妆的定型效果图来看,广州歌剧院版《图兰朵》都更精美更奢华。

  名曲扫描

  《茉莉花》

  《图兰朵》整部歌剧吸收了江南民歌《茉莉花》的旋律,使这部经典的欧洲歌剧带有浓郁的东方韵味。《茉莉花》原名《鲜花调》,最早属于扬州的秧歌小调,后经扬州清曲历代艺人的不断加工,衍变成扬州清曲的曲牌名《鲜花调》。后来逐渐来流行于全国,有各种各样的变调,她旋律委婉,波动流畅,感情细腻;通过赞美茉莉花,含蓄地表现了男女间淳朴柔美的感情,并在世界各地广为传颂。普契尼的《图兰朵》创作灵感也是来自于这首人们耳熟能详的民歌,衬托出歌剧的时代和地域背景。

  《今夜无人入睡》

  《图兰朵》歌剧中被广为传唱的、最着名的唱段是卡拉夫的咏叹调《今夜无人入睡》。第三幕中,图兰朵公主下达“如果在天亮前仍然不知道王子的名字,那么全城的人都要被处死”的命令后,鞑靼王子卡拉富高兴地等候着黎明到来,他期望着胜利,怀着激动的心情唱起《今夜无人入睡》。

  这首歌被称为男高音的试金石,一般都放在一场音乐会的最后做为压轴曲目。世界三大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曾以他明亮、圆润而富于穿透力“高音c”将这首曲子演绎得淋漓精致。

  (编辑:谭啸)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