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演出活动 舞蹈知识 舞蹈家 舞蹈评论 人物访谈 舞蹈摄影 编导日记 舞蹈视频 编导 舞蹈音乐 舞蹈家杂记
北京文艺网
 · Home  · 舞蹈  · 舞蹈家杂记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史晶歆:生活即舞蹈,舞蹈即生活

2013-08-05 09:48:04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

   

  出生年月:1982年8月

  职业:歆舞界艺术实验室艺术总监&北京舞蹈学院教师

  想说的话:如果你是那个被赋予礼物的人,那么就接受它,并承担它所赋予你的责任。

  成绩:我觉得现在是我比较满意的状态,就是歆舞界作为一个独立舞团,经过四年的创作和打造,在业界拥有着自己独立的声音,并有希望在未来成长为舞界的引领者,用身体去传达自己的态度。

  梦想:让歆舞界和我自己都能更加完整。

  结束了北京舞蹈双周展演,史晶歆又开始了每天单调而忙碌的生活。早上8点,收拾好装有练功鞋、练功服、梳子、发夹、笔记本、道具等一大堆东西的排练包,史晶歆离开宿舍前往排练厅,在那里她会一直待到晚上10点。对于这样的生活,史晶歆说:“我已经习惯了,反而感觉是一种享受。”

  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新加坡艺蕙节……自去年以来,史晶歆一手创办的独立舞团歆舞界频频收到国内外艺术节的邀请。就在8月16日至17日,由史晶歆担任编舞的歆舞界舞蹈剧场作品《双城》将参演国家大剧院“中国舞蹈十二天”的演出。

  身为歆舞界的艺术总监,过去的大半年中,史晶歆加紧了对自己创作的要求,“除了必不可少的外出和教学,我主要就是封闭创作和生产,我脑子里有太多想法了,我迫切需要把它们都创作出来。”史晶歆认为,“舞蹈需要不断有新东西出来。”

  声音、影像、戏剧表演、环境空间,所有能被引入舞蹈的元素,史晶歆都要试试。在有关介绍史晶歆的资料中,不乏“先锋”、“创新”、“大胆”等字眼,但坐在记者面前娓娓而谈的,却更像一个做着五颜六色舞蹈梦的实验家。

  坐小火车去上海学舞

  我出生在兰州,在上海长大。我的父亲是知青,曾经调到兰州支边,我就在那边出生。6岁那年,我们全家人一起回到了上海。

  离开兰州好久了,我对兰州的印象只有黄河。

  我父母在上海石化总厂工作,那是个独立的小城,就在海边,所以我对大海,对那种很宽广的东西记忆特别深刻。

  从小我就喜欢跳舞,小时候除了每天去少年宫学舞,每个周末爸妈都会带着我坐小火车去上海市区学习舞蹈,火车要开1个半小时。就这样,他们一直陪我到小学毕业,考上上海市舞蹈学校。

  从小喜欢“群魔乱舞”

  在上海市舞蹈学校期间,我的记忆中只有练功和上课。

  父母给我的定位是舞者,但我是个爱想事儿的人。看完一支舞,别人会觉得好或不好,而我会去想为什么这里要这样跳?这种念头从我刚开始学舞蹈就有,我不满足于只是学基本功、跳组合。

  我喜欢放着音乐,对着练功房的镜子,一个人随心所欲地舞蹈。过去我管这叫“群魔乱舞”,现在有了专业名词,叫即兴舞蹈。

  在舞蹈学院上课时,我问我的学生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们说没有。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一个舞者怎么能没有激情呢?

  16岁单枪匹马闯北京

  考大学是件蛮好玩的事情,当时上海还没有舞蹈编导系,而我一门心思想学编舞。在考编舞之前,我完全不知道编舞是什么。上海市舞蹈学校的老师说,“史晶歆胆子太大了。”

  在所有报考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的考生里,我年龄最小,当时只有16岁。我没有上过任何辅导班,也没有做过考前培训,就这么冲到北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学编舞,我坚信自己是被赋予这种才华的人。

  那次我们附中一共来了六七个人,只有我考上了。于是我一个人,单枪匹马来北京了。

  在巴黎真正接触当代舞

  小时候我学跳古典舞、民族舞;在上海市舞蹈学校的时候,我不满足于只做一个舞者,于是我来到北京;学了中国舞编导以后,我又不满足于中国舞的表达,于是我开始接触现代舞。

  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蜕变是2005年,我去巴黎进修。可以说我第一次去巴黎学习时,才真正接触到当代舞的思维。

  很多人分不清楚现代舞和当代舞。在我看来,一个可能跟区域有关,美国那里更喜欢称之为现代舞,欧洲则习惯于称当代舞;另外跟年代也有关系。我自己更愿意称之为当代舞。

  从生活中捕捉灵感

  以前有人问我,我最大的灵感是什么?

  我觉得最大的灵感就是每一天接触到的每一件事物,我觉得这也是艺术家最宝贵的东西。每个人接触到的东西是非常不一样的,我能从很普通的东西里面,捕捉到对自己有用的信息。我们每天同样要洗脸、刷牙,我会一边刷牙一边想,这样的动作引入舞蹈会是什么样?我会观察每一件新鲜发生的事情,去想这有没有可能形成一个舞蹈创意。

  我对自己的定位比较不确定。我属于舞蹈创作者里面特别爱写东西的,特别爱写自己的创作手记。一个舞蹈完成之后,我喜欢用文字来反观、分析。

  我第一次写比较长的东西,是我们大学几个女生一起写了一本《身体笔记》,是用非常感性的思想和文字来谈自己学舞的经历。

  不重复创作才好玩

  我的作品尝试运用了很多原本舞蹈中不存在的元素,因为我觉得那样才好玩。

  小时候,我住在新村里,总有那么一两个小朋友特别喜欢跟着我,我走到哪儿她们跟到哪儿,我干什么她们干什么,我就会特别着急,特别想冲着她们大喊:“不要跟着我,不要学我。”

  虽然在生活中,我天天被重复构思、构思……排练、排练……旅行、旅行……但我不喜欢重复,我会告诉我的学生,让他们不要模仿我,大到工作方式、处事态度,小到衣着款式、生活习惯,我希望他们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式。

  生活第二,北京最合适

  我是一个生活第二的人,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北京是最适合的。我曾经创作过一部有关北京的作品叫《空城》,我特别喜欢城市的东西。

  我觉得自己正处在源源不断的创作期,每次我和我妈说,“妈,我又创作作品了。”我妈就会说,“你就不能歇一段时间。”

  抱怨归抱怨,我的爸妈还是都很支持我的。前段时间,我爸在看了我的作品以后对我说,“我决定做你歆舞界的第一位资助人。”

  我其实特别信命,觉得什么时候做什么事都是注定的。

  之前,我一直给自己定位都是独立编导。但是到了2009年,我觉得可以组建团队了,就成立了歆舞界,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做到了现在。

  (实习编辑:刘颖娜)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