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理论家专栏 文艺理论 百家分析 每周调查 主编瞭望 著述连载
北京文艺网
 · Home  · 理论  · 著述连载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达.芬奇:《芬奇论绘画》(二)

2007-12-26 00:04:01来源:人民美术出版社     作者:

   

作者:达芬奇

    列奥纳多 达芬奇  著
    戴勉 编译
    朱龙华 校

     人民美术出版社   出版
     责任编辑  平野
     装帧设计   刘继明

     第一篇——绘画与他种艺术之比较

     1.绘画是一门科学

     〔题解〕:从古代到文艺复兴时代以前,绘画的地位一向低微。古希腊时代绘画和雕刻被认为是贵族所不屑为之的“技艺”。罗马人认为诗歌音乐等是“自由艺术”,比绘画高级,绘画被认为是一种手艺劳动。

      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将这种鄙视手工劳动的观点继承了下来,逻辑学、修词学、诗歌、算术、几何学、天文学和音乐是高尚的“自由艺术”,绘画和雕塑都被划入“机械艺术”之中。到了文艺复兴时代初期,这种传统的见解仍然根深蒂固,诗人和哲学家是宫廷中的上宾,而画家和手工业劳动者一样组织在行会里。可是在这一个生产关系大变动的时代,造型艺术家却和手工业者一样属于社会先进的阶层,他们中许多人都是多才多艺的人,既是高明的艺术家,又精通冶炼铸造,人体解剖以及几何、数学,他们的活动开了后日实验科学的先河。因此,画家自然不能忍受卑微的地位,起来反抗旧的传统观念。芬奇为绘画的辩护就反映了当时艺术家的呼声。

     芬奇将绘画和音乐、诗歌、几何、天文等“自由艺术”逐一比较,证明绘画绝不是什么“机械的手工劳动”,而是(第13页)一门科学,是自然的合法的儿子。

     芬奇认为:一门真科学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以感性经验为基础;二、能象数学一样严密论证。绘画以最高贵的感觉——视觉为墓础。视觉能最敏捷最准确地将外界的形象传给人的知觉,所以是最有用的科学。他以眼睛的功能阐明绘画的优越性,确认绘画是研究自然和表述科学知识最有效的手段,这是“比较论”中重要主题思想之一。他在不倦地探索自然奥秘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笔记,它们图文并茂,表述了当时科学观察和研究的最优秀水平。

     透视学、明暗学是应绘画的需要而产生的学问,能够象数学一样严密论证。

     绘画科学高于数学,后者只研究数量和大小,不关心自然界的美,绘画则能够将自然界中转瞬即逝的美生动地保存下来。

    “比较论”是以争论的语气写成的,仿佛是和某个假想的对手在进行辩论。芬奇的朋友,数学家佛拉·路卡·巴乔里在他的著作《神圣比例》的献词中,提到芬奇参加了1448年二月九日,在米兰的洛多维柯公爵宫廷里举行的一场有宗教家、医生、天文家等各界人士参加的关于各门科学高下的大辩论。“比较论”会不会是与之有关的提纲或记录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绘画是一门科学

       绘画科学的第一条原理:——绘画科学首先从点开始,其次是线,再次是面,最后是由面规定着的形体。物体的描画,就此为止。事实上绘画不能越出面之外,而正是依靠面以表现可见物体的形状。(第14页)

      绘画的第二条原理:——绘画第二条原理涉及物体的阴影,物体靠此阴影表现。我们将阐明阴影的原理,而后进一步阐明阴影如何使画面具备雕塑一样的凹凸感。

      绘画科学包含什么内容?——绘画科学研究物象的一切色彩,研究面所规定的物体的形状以及它们的远近,包括随距离之增加而导致的物体的模糊程度。这门科学是透视学(即视线科学)之母。

      透视学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单研究物体的轮廓线。第二部分研究距离增加时色彩之淡褪。第三部分研究物体在不同距离处之模糊程度。

[NextPage]

      单研究物体的轮廓线的第一部分叫素描,也即勾勒物体外形的学问,于是由此发源了另一门专研究光线与阴影的明暗学,这是一门需要长篇阐述①的科学。而视线的科学产生了天文学,天文学全是视线和锥体截面,所以是一种简单透视。
  
      哪些知识是机械的?哪些知识是非机械的?——人们说,从经验中产生的知识是机械的。从心中起源与完成的知识是科学的。起之于心而以手工劳作完成的知识则是半机械的。依我看,那些不从经验(一切无可怀疑的结论的母亲)中产生,又未曾被经验检查的知识,也就是无论在起始、中途与终了一概未经过感官知觉的知识,就全是虚假而极端谬误的。如果我们怀疑得自感性的知识的确切性,那么我们应当怎样去加倍怀疑那些与感觉背道而驰的东西,比如上帝的本质,灵魂以及诸如此类的事物,(第15页)在这些问题上永远存在无休止的争论②。的确总是这样,缺少理由的地方,牵强附会便占优势。有确切的知识的地方,就没有这种情况。

      因此哪里有强词夺理,哪里就没有真正的知识。因为真理只有—个结论,它一旦被人们知晓,争论便永远结束。如果争论又发起,就表明其中必有虚假混乱,真理并不再生。

      一切真科学都是通过我们感官经验的结果,从而使好弄口舌者哑口无言,经验不以幻梦哺育研究家,而是从确切无疑的第一原则出发,逐步循着可靠的程序达到切实的结论。从研究数和测量的初等数学、即算术和几何上面,就可见这一点。它们极其正确地处理不连续量与连续量③,在这里绝没人争论二乘二大于六还是小于六,或者争论三角形三角之和是否小于二直角。这一切争论早已不再存在,献身于数学的人因此可以安静地享受这门科学的成果。骗人的纯思辩的学问就不能作到这点。如果你说这些正确的科学因为非靠手工不能达到目的,所以应当归入机械类,那么我要说一切以文人的手完成的艺术也该归入机械类,因为文人就是一种书写家,而书写本是图画的一个分支。

      天文学和其他科学也有手工操作,虽然它们先在脑中产生,正同绘画首先在构思者的心中产生一样,但不动手就无法实现。

      科学的、真实的绘画原则首先规定什么是有影物体,什么是原生阴影,什么是派生阴影以及什么是亮光。也就是说,不须动手,单凭思维就足以理解明亮、阴暗、色彩、体量、形状、位置,远近和运动、静止等原则。这是存在于构思者心中的绘画科学,从这里产生出比上述的构想或(第16页)科学之类更为重要的创作活动。

      哪一门科学更有用,在什么方面有用?——一门科学,若其成果最容易传达,也就最有用处,反之,其成果较难传达,用处也较少。因为绘画依靠着视觉,所以它的成果极容易传给世界上一切世代的人。经由耳朵通向我们理智的道路和通过眼睛到达理智的道路迥然不同。绘画不同于文学,不须各种语言的翻译,就能象自然景物一样,即刻为一切人通晓,而且还不仅限于人类,动物也是这样。可举一幅画傲为例,画中人是一个家庭的父亲,那就不单是襁褓中的婴儿爱抚它,连家里的猫狗也尊重它,这确是一种奇观。

     绘画能比语言文字更真实更准确地将自然万象表现给我们的知觉。但文学比绘画更切实地表现语言。让我们来断定一下,到底表现自然作品的科学或表现人为作品的科学,哪个更奥妙?诗歌之类作品中的语言都是人的产物,并且通过人的唇舌表达的。    

      鄙视绘画的人,既不爱哲学,也不爱自然。绘画是自然界一切可见事物的唯一的模仿者。如果你藐视绘画,你势必藐视了一种深奥的发明,它以精深而富于哲理的态度专门研究各种被明暗所构成的形态(例如海洋、陆地、植物、动物、花草等等)。绘画的确是一门科学,并且是自然的合法的女儿,因为它是从自然产生的。为了更确切起见,我们应当称它为自然的孙儿,因为—切可见的事物一概由自然生养,这些自然的儿女又生育了绘画,所以我们可以公(第17页)正地称绘画为自然的孙儿和上帝的家属④。

      鄙薄绘画的人也就鄙薄了自然,因为画家的作品表现了自然作品,所以这种轻蔑者缺乏感情。

      绘画被证明是哲学,因为它也研究物体的运动及动作的速度,哲学也研究运动。

      几何学家把一切由线条包围的面积都简化为正方形,把一切物体的体积归结为立方形,算术在运算平方根立方根时也一样。这两门科学只限于研究连续量和不连续量,它们不关心质,不关心自然创造物的美和世界的装饰⑤。

      论  视  觉

      绘画涉及眼睛的十大功能:黑暗,光明,体积,色彩,形状,位置,远和近,动和静。我的小书将由这十种功能交织而成,它提醒画家依据何种法则,用何种方式,靠他们的艺术再现这一切,再现自然的作品和世界的美。

[NextPage]

      2.诗画比较

       〔题解〕  我国很早就把画看成无言诗,西洋人把诗画联系起来考虑也是很早的事。据史籍记载纪元前500年,希腊哲学家,基奥的西蒙尼德斯就提出了“绘画是哑诗,诗是能言的画”这—说法。嗣后希腊和罗马的著名作家论及诗和画的关系时,也多半着眼于它们的相似点上。把诗画等同起来的思想也支配着诗人们合画家们的实践,他们不曾意识到诗画各有各的特长,于是诗人们在描述有形物体方面(第18页)竭力和画家争雄,而画家在描述精神活动方面也努力和诗人竞赛,诗学中的原则和方法被认为可以同样适用于绘画,没有一本专门画论可循的中世纪画家,就常常套用诗论中的方法作为自己创作的指南。

         芬奇的画论第一次系统地分析了诗和画之间的区别。

         在艺术和自然的关系上芬奇是古代“艺术模仿生活”说的拥护者,在认识论上他继承了古希腊唯物论者的观点,认为“我们一切知识都起源于感觉”,所以他根据诗画所服务的感官的不同深刻地论证诗画的区别。这些区别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一、诗是听觉的艺术,画是视觉的艺术。二、诗的手段是语言文字,画的手段是逼真的形象,因此诗擅长表现词藻和对话,绘画表现有形物体的精确和快速非文字能比,诗的领域是伦理哲学,绘画的领域是自然科学。三、诗篇的词藻按先后次序排成一维的时间序列,完全不能描写形态美。和谐的比例就是美,是芬奇的美学信念,因为构成形态美的各部分必须同时作用于由和谐构成的灵魂使之共鸣,才能产生快感。诗用以描写形态美的各部分的词藻既然必须排成时间序列,势必割裂了和谐比例,听完整篇描写,在想象中将这些零碎的描写组成的形象又怎能及得上眼睛看见的形象?绘画则是二维平面上的艺术,加上透视和明暗就可以描绘三度空间的形体美,而且正是同时呈现在眼前,使眼睛看到一幅和谐匀称的景象,如同自然物一般。

       芬奇关于诗与画各自特点和领域的精辟分析,远远超越了时代。这些论点直到两个世纪后,德国文艺批评家莱辛在他的《劳孔》中才进一步加以发挥。(第19页)

  诗画比较

      论绘画与诗:——在表现言词上,诗胜画;在表现事实上,画胜诗。事实与言词之间的关系,和画与诗之间的关系相同。由于事实归肉眼管辖,言词归耳朵管辖,因而这两种感官之间的相互关系也同样存在于各自的对象之间,所以我断定画胜过诗。只因画家不晓得替自己的艺术辩护,以致长久以来没有辩护士。绘画无言,它如实地表现自己,它的结果是实在的;而诗的结果是言辞,并以言辞热烈地自我颂扬。

      论绘画与诗的区别:——想象与实在之间的关系犹如影子和投射影子的物体之间的关系,同样的关系也存在于诗与绘画之间。诗用语言把事物陈列在想象之前,而绘画确实地把物象陈列在眼前,使眼睛把物象当成真实的物体接受下来。诗所提供的东西就缺少这种形似;诗和绘画不同,并不依靠视觉产生印象。   
 
       诗与画之比较:——想象的所见及不上肉眼所见的美妙,因为肉眼接收的是物体实在的外观或形象,通过感官而传给知觉。但想象除了依靠记忆,就无法越出知觉的范围,假使被想象的事物无甚价值,那末记忆也会消逝和停止。诗在诗人心中或想象中产生,仅仅因为他和画家都表现同样的事物就想和画家分庭抗礼,但实际上他们是望尘莫及的,正如前面指出过的一样。因此,可以说,在表现方面,绘画与诗的关系正和物体与物体的影子的关系相似。差别甚至还要大些,因为影子能够通过肉眼为人所见,而想象(第20页)的形象却不能用眼见到,只在黑暗的心目⑥中产生。在黑暗的心目中想象一盏灯火,与用眼睛在黑暗之外的的确确看到灯火,两者相差多么悬殊!

      画家同诗人争辩:——恋人呵,有哪一位诗人能用语言将你心爱的人表现得象画家作的画像一般维肖维妙呢?谁能比画家更真实地将那体现了往日的欢乐的河川、树林、山谷与原野显示给你呢?

      如果你说,绘画如果没有人讲解它的内容,就是一篇哑诗,那么你没见你的诗比这还要糟么?因为纵使有人讲解诗,诗中内容却无一可见,不若讲解图画的人能够谈到可以目击的形象了。画所表现的人物神情只要和他们内心活动相适应,它就能被人理解,与能说话毫无二致。

      被称为灵魂之窗的眼睛,乃是心灵的要道,心灵依靠它才得以最广泛最宏伟地考察大自然的无穷作品。耳朵则居次位,它依靠收听肉眼目击的事物才获得自己的身价。你们史学家、诗人或数学家,假若不曾亲眼目睹某事物,那就很难用文字记述它们。诗人呵,如果你用笔来描写一个故事场面,那末画家用画笔绘画就更容易使人满意,让人看起来也不那么费事。

     如果你称绘画为哑巴诗,那么诗也可以叫作瞎子画。试想,哪一种创伤更重,是瞎眼还是哑巴?

[NextPage]

      绘画包罗自然的一切形态在内,而你们诗人除事物的名称以外一无所有,而名称不及形状普遍。假如你们拥有表现的结果,我们则拥有结果的表现。就一个例子看吧,一位诗人给一位恋人叙述他情妇的美,(第21页)再让画家来表现她,你就会看出情人在判断的时候,天性引他偏向哪—边。

      当然问题需要通过经验来证明。你把绘画纳入机械艺术门类,但假使画家也能象你们—样用文章来颂扬自己的作品,我相信他们一定不会容忍如此的屈辱。如果因为绘画是手艺,需要手画出想象中的内容,而把它叫作机械的,那么你们诗人同样也用手中的笔书写你们想象的内容。如果你说因为它是为金钱而画,所以是机械的,那么有谁比你们更经常患这过错呢(如果这能叫过错的话)?假如你去课堂讲学,你不是找报酬最高的地方去么?你可曾干过什么没有酬劳的工作么?我说这些,井非为了指责这种行为,因为一切劳动总希望报酬的。诗人会说:我能创作一篇意义重大的故事,画家又何尝不能,阿倍勒画《诽谤》时就是这样作的⑦。

      如果你说诗耐久,我说铜匠作品还要耐久,他们的作品比之你们或我们的作品更经得起岁月的磨蚀。但是他们缺乏想象。如果用磁釉画在铜板上,也可以使画更经久些。

      由于我们的艺术,我们可被称为上帝的孙儿。如果诗包容伦理哲学,绘画则研究自然哲学。假使诗歌描写精神活动,绘画则研究反映在人体动态上的精神活动。倘若诗以地狱的虚构使人惊恐⑧,画的描绘也不在其下。假使诗人和画家较量,描写美人、丑物或是狰狞可怖的妖怪,让画家按自己方式工作,随心所欲地变化形象,画家一定会更使人满意。我们难道没见过一些极其肖似实物的画,使人和动物一齐上当么?⑨

  诗人与画家争辩,以及诗画之区别:——诗人说他(第22页)的科学包含发明和度量,即题材的发明和诗韵的斟酌,这是诗学的基础,然后以别种科学加以装饰。画家对此作如下回答:绘画科学同样要求发明和度量,画的主题需要发明,画的物体也须加以度量方才不致比例失调。但绘画并不能纳入这三门科学中,恰巧相反,这些科学大部受绘画影响。例如,天文学不能缺少透视,透视正是绘画的一个基本要素。(当然,我指的是数学的天文学,不是荒谬的占星术——但愿那些以此欺骗愚人为生的见谅)。

      诗人说,他能用文句美妙的诗描写一件事象征另一件事。画家回答他也能,并且在这一方面他也是一位真正的诗人。

      绘画里包括的题材比文词所能包容的题材远为丰富,因为画家能够创造无数由于没有合适的字眼而无法用文字命名的事物。你不见画家若要表现动物,地狱的妖魔,他心中能够想出多少发明么?

      绘画能将艺术家的意图立刻展示给你,并且一如自然创造的任何事物一样,给予最高贵的感官以同等的快感。诗人利用了较为低级的听觉,传述同一件事,给耳朵的快感并不比听一篇普通介绍更多。

      诗画之区别:——“画是哑巴诗,诗是盲人画”。二者都各尽己能模仿自然,都能用来阐明各种道德凤习,象阿培勒画《诽谤》时所作的那样。

    绘画替最高贵的感官——眼睛服务。从绘画中产生了谐调的比例,犹如各个声部齐唱,可以产生和谐的比例,使听觉大为愉快,使听众如醉如痴;但画中天使般脸庞的协凋之美,效果却更为巨大,因为这样的匀称产生了一种和谐,(第23页)同时间射进眼帘,如同音乐入耳一般迅速。

      诗就及不上它们美妙。它在表现十全的美时,不得不把构成整个画面谐调的各部分分别叙述,其结果就如同听音乐时在不同时刻分听不同声部,毫无和声可言;也正如脸部一次只露出一点,看过的便遮没,由于眼睛不能同时将视野中的各部分一齐摄人,我们的健忘使我们不能形成谐调的比例印象。诗人在表现任何美丽的事物时就是这样,不同部分在不同时间分别叙述,以致记忆中感受不到任何谐调。

      画家是所有人和万物的主人⑩:——假如画家想见到能使他迷恋的美人,他有能力创造他们。假如他想看骇人的怪物,滑稽可笑的东西,或者动人恻隐之心的事物,他是他们的主宰与创造主。假如他愿意创造荒无人烟的地区,炎热气候中的浓荫之地或寒冷天气中的温暖场所,他也全能办到。要山谷,他可创造山谷。要从高山之巅俯览大平原或了望海的水平线,他是主人;若想从深谷仰望高山或从高山俯视溪谷和海滨,他也是主人。事实上,由于本质、由于实在、由于想象力而存在于宇宙间的一切,画家都可先存之于心中,然后表之手。他并且把他们表现得如此卓越,可以让人在一瞥间同时见到一幅和谐匀称的景象,如同自然本身一般。

[NextPage]

      画与诗之异同:——绘画通过视觉将它的主题立刻传达给你,它所借助的器官也就是将自然物传之子心的同一个器官。(第24页)在此同时,构成整体的各部分之间的和谐匀称使感官愉快。诗则借助较逊色的感官传达同样的主题,然后将事物的形态传与心灵,较之物和心之间的真正媒介——眼睛的作用模糊得多,迟钝得多。肉眼能将所见物体的表面和外形最准确地传于心灵,从这些形象之中诞生了以甘美的谐调愉悦感官的和谐比例,如同合乎比例的和声给予旋生旋灭,来也快去也速。视觉则不然,假如你将优美匀称的部分组成的人体美展示眼前,这些美不象音乐一样短促,不象它那样迅速消亡,正相反,画具有很大的永久性,可让你从从容容地欣赏,揣摩,无须象音乐一般不断再生,一遍遍地演奏。也不使人腻烦。不,它令你生爱,使你所有感官和眼睛同样渴望占有它,仿佛一切感官群起与眼睛竞争:嘴巴象是要把它整个吞下,耳朵喜听人谈论它的美,触觉似乎要把它从毛孔吸收进去,鼻子则不断呼吸它散发的气息。

     天生丽质的美,将随年月的消逝而迅即磨灭,除非有画家把它画下,方可保存永久。当眼睛见到画上的美时,将和看到真美同等愉快。如果将这美貌妇人的画像的和谐美,出示给他的爱人,毫无疑问,他定会如痴般地欣赏,快乐无比。因为视觉比其它感官优越。

  3. 绘画与音乐比较

    〔题解〕 芬奇精通音乐,传记家瓦萨里记载青年芬奇长于演奏七弦琴,井曾自制一银七弦琴,形如马的颅盖骨,声极洪亮。

    音乐虽然是听觉的艺术,但音乐和绘画有许多相似之处(因此和诗有许多相异之处)。(第25页)一、音乐和绘画都有节奏,音乐的抑扬顿挫的旋律相当于画中包围着物体表面的升降起伏的轮廓;二、音乐和绘画同样有比例,乐音之间音调高低之比,类似透视画中远近不同的物体之间长短大小之比;三、音乐和画都有和谐的比例,音乐的和声就等于画中和谐匀称的形体美,都能够同时作用于感官,产生极大的美感。没有和声是诗的一个弱点。

       绘画与音乐之比较

       音乐应当被称为绘画的妹妹:——音乐只能是绘画的妹妹,因为它依赖于视觉的听觉。音乐的和声产生于同时响出的、合乎比例的各部分的联合。它们势必在一种或多种和声的节奏中生灭,这些节奏将和声中谐调的成分包围,正如同人体轮廓包围着构成人体美的各个成分一样。

       然而绘画驾凌音乐,因为它不会方生即死,象可怜的音乐一般。相反,它经久不变,虽然事实上受限在一个平面上,但却栩栩如生。多奇妙的科学呵!你生动地保存了人们昙花一现的美,使它比那些随时光而变易,并且终于老朽的自然创造物还要经久,这样的科学和神圣的自然的关系,犹如它的作品与自然作品的关系,因此受人钟爱。

  画家测量离眼远去的物体犹如音乐家测量耳朵听到的人声音的间距:——虽然在物体离眼远去的时候似乎互相接触,但我令它们互相间隔二十臂,以建立我的法则,这就象音乐家对人声所做的一样。人声虽可联合,但它使声与声之间各有短的间隔,并称之为第一音,第二音,第三音,第四音,第五音,因此它一度一度地给人声的高低定名。(第26页)

      假如你们说绘画是一种机械的艺术,因为它依靠双手来完成,那么你们必须承认音乐须依赖口腔完成,而口腔也同样是人的一种器官,这时,口不替味觉工作,正如手不为触觉工作一样。

      文辞本不及事实重要,但是你们各门科学的作家,在表达你们心中的思想时不也和画家一样,用手抄写的么?同样的手段,你们将会看到这一点。

       能使最高感官满意的事物价值最高。因为绘画使视觉满意,所以比只能满足听觉的音乐高贵。

    最能经久的事物最可贵。音乐方生即死,故比不上绘画重要,画幅上了亮油之后便能永久不坏。

       内容最丰富而又变化多样的东西,可以说最为优秀。绘画能够创造自然中存在与不存在的形象,因而较其它各种操作为优;比单靠人声的音乐赢得更多的赞扬。

    绘画创造上帝的形象……。恋人们向绘画索取他情人的画像。绘画保存了美,否则它将被自然和时间磨灭。我们靠绘画保存了名人的相貌。

       如果你说音乐记录之后也能保存永久,但我们用文字也同榉可以办到。

       你们既然将音乐归入自由艺术之中,那你们就必须将绘画也—同列入,否则应取消音乐。

[NextPage]

       假如你们说贱人才习画,我说音乐也同样被一窍不通的人败坏。  ( 第27页 )

       诗人、画家、音乐家讨论之结局:——诗人表现人体与画家表现的人体之间的差别,犹如被肢解的身躯与完整的身躯之间的差别。因为诗人在描写人体的美或丑的时候,只能够零零碎碎告诉你,而画家则能同时而完整地表现它。诗人不能用文辞表达构成整体的各个部分的真实形状,画家则能够以只有自然才办得到的真实性表现它。诗人的作法可比之于一个音乐家将原来准备给四个声部合唱的曲子拿来单独演唱:先唱女高音部,再唱男高音,又唱次低音,最后唱低音部,如此演唱不能创造出安排在和谐的时间之中的和谐比例的美。

       诗人的作品又可比之一次只让你窥见一眉半眼的脸庞,使你永远无法欣赏它的美。美感完全建立在各部分之间神圣的比例关系上,各特征必须同时作用,才能产生使观者往往如醉如痴的和谐比例。
       音乐家也以各声部组成流畅的旋律,安排在和谐的节奏之中,诗人却无力达到类似和声的和谐。虽则诗与音乐同样经由听觉抵达知觉中心,但诗人无法同时叙述不同的事物,因此也不能提供任何类似于音乐和声的东西。绘画的和谐比例,由各个部分在同一时间组合而成,却具有这种能力,并且它的优美不论是整体或是细部都町同时观看。从整体看,是看它的构图思想,从细部看,是看它组成整体的各部分之意图。由于这些原因,诗人在描写有形物体方面远不及画家,在描写无形物体方面又难望音乐家之项背。

       倘若诗人向其他科学求助,他就象市集上的商贩,出售从各个制造者收来的物品。当诗人借用演说家、哲学家、天文学家、宇宙志家等等的学问时,他的作法和商人无异。(第28页)这些科学和诗人之艺术完全是两回事,因此他就象一个商贩,依靠各人的才能以完成一桩交易。若要问明诗人工作之真相,你会发现他专门把偷自各门科学的东西拼凑成信口雌黄的文章(如果用较文雅的名称,可说是虚构的文章)。在想象的自由方面,诗人可与画家比肩,但这是绘画最薄弱的一面。

   4.绘画与雕塑的比较

       〔题解〕  在古代,雕刻和绘画地位同样卑微,是一对难兄难弟。到了文艺复兴时代,这两门艺术又同样光辉灿烂,所以芬奇称雕塑是一门极有价值的艺术。

     但画家和雕刻家都热爱自己的艺术,都认为自己的艺术是最高超的艺术,因此不免发生争论,在当时,绘画和雕塑之争垂很热烈的。但重要的是这些争论与比较有助于揭示舷绘画和雕塑的异同。

       雕塑和绘画同是视觉的艺术,同样是空间的艺术,但有三维空间与二维空间之别。由这一区别引起了另一个区别:雕塑的光影和透视得自天然,而绘画则须要人为地创造它们,此外,雕是减法的艺术,塑是加法和减法的艺术,绘画则是加法的艺术,但前二者加减的是一种材料,后者加的是不同的材料。

    绘画与雕塑之比较

       雕塑不是一门科学,是一项最最机械的手艺。因为它使雕塑家满头大汗,混身疲劳。对这种艺术家,只要会简单地量量四肢,懂得动态和姿势的原理便足够了。作品完成之后,展示于眼前的也只是原物的本来面目,丝毫不能使观者如看画似的神往。(第29页)而绘画却以它的科学使一平坦的表面呈现出辽阔的风景和遥远的地平线。

      绘画与雕塑之区别:——除了雕塑比绘画花费更多劳力,而绘画比雕塑使用更多心思之外,我找不出两者还有什么其它区别。经证明确实如此,因为雕塑家在做作品时必须运动手臂,敲凿大理石戎其它石块,砍掉雕像之外的一切废石。这种极为机械的操作导致汗流浃背,汗水甚至与灰尘混成污泥。他满脸石浆和石粉,活象面包师;混身蒙着细石屑,有如挨了一场雪。住所污秽,布满石碴和石末。(11)

      画家则多不相同呵!(我们谈论的是第一流画家与雕塑家)画家衣装整洁,悠然安坐在画架之前,手挥一根蘸上悦目颜料的画笔,穿的是他爱好的衣裳,住房洁净,四周陈列着精美的画幅,时常有音乐伴奏(12),或者满怀喜悦地吟听人们朗读美妙的文艺作品,没有乱耳的斧锤声或其它噪声。   

       此外,为了完成工作,雕塑家不得不对每一个立体雕像画出许多轮廓,方能使雕像从各方面看去都完美。这些由高低起伏的线条连成的轮廓,只有在后退几步从侧面观看,使凹凸线条在空亮的背景上呈现剪影,方始能够画得准确。考虑到雕塑家也象画家一样对于物体各个方向的轮廓都要有精确的了解,画家和雕塑京都经常使用这种知识,那末就不能说这点会使雕塑家的劳动精深复杂起来。

       但雕塑家在企图表现肌肉的凹陷时,便削去石头,在表现肌肉的隆起时,又原封不动。这样,他非得上下俯仰,才能估计肌肉起伏的程度,才能在确定雕像的长宽大小之后,(第30页)塑造出正确的外形。他只有从这些位置看,才能判断轮廓的正误,从而予以修改,否则永远无法使塑像的轮廓和外形恰到好处。[NextPage]

      雕塑家管这叫心思之劳,其实这不过是种躯体之劳,因为在他勾轮廓时,他的思想或他的判断只不过帮帮他改正肌肉过分隆起之处,以使线条合适。通常雕塑家完成工作的正确方法,就是从各方面准确研究物体外形的轮廓。

       雕塑家说,假使他把材料的外层削去多了,过后就无法象画家一样的添补回去。关于这一点我们回答说,假如他的艺术到家,依靠着准确测量的知识,他应当把材料削去得恰如其分面不是削多了。削得过多或过少,都出于他的无知。

    不过我在这里不谈这一类雕塑家,他们并非是什么大师,纯粹是个大理石之糟蹋者。大师不依赖肉眼的判断,因它常易出错。这可以下列事实证明:当一个人单纯依靠眼睛将—根线条等分为二时,经验证明往往是不可靠的。由这种不可靠性,精于判断的艺术家总是兢兢业业,时刻堤防着那些无知之辈所不防的,不断地留心每—肢体准确的长度、宽度和厚度。这样做之后,就不会削除过分。

       画家经营作品,须考虑十个项目:光亮,暗影,色彩,体量,外形,位置,远,近,运动与静止。雕塑家则只须考虑体量,外形,位置,运动与静止。对他说来,明暗得自天然,无须考虑,色彩根本没有,至于远近他只须考虑一半,因为他只用得上线透视,用不着色彩透视,虽然物体离跟的距离不同,其色彩的轮廓与外形的鲜明程度也有不周。

  雕塑需要考虑的比绘画少,(第31页)因此不象绘画那样要求更多的心思经营。

      画家与雕塑家:——雕塑家宣称他的艺术比绘画高贵,因为它更经久,不象绘画那样容易受到湿气、火烧与冷、热的毁坏。我们对他回答说,这并不能抬高雕塑家的身价,因为经久性出于材料,并非出于他的艺术,只要在搪瓷或陶瓦上作画,送进窑里煅烧,再用各种工具磨光,磨出平滑闪亮的表面,同样可以使绘画经久不变。这些东西可在法兰西与意大利各地见到,佛罗伦萨的罗比亚家族发明的、那种在涂釉陶土上绘制各种大型作品再上釉的方法则更为普遍。固然,它容易敲碎,但大理石像亦然,可是它不象铜像,不怕煅烧。它的经久性比得过雕塑,但美观性则远胜雕塑,因为它结合了两类透视,而在圆雕中除了天然的透视之外,不存在着任何透视。

       雕塑家在制作圆雕时只需作两个图,一个正面,一个背面,无需从各方面制作无数图形。这是可以证明的,因为假若你制作一个浅浮雕的人像,从正面看,你不能说你比一个从同样角度作画的画家使人像显示出更多侧面,而从背后看,两者也是同样的。

      浅浮雕要求的构思,远比全浮雕为多(13),因而在构思的宏伟上更接近绘画。它利用了透视学,全浮雕则将它弃置一旁,利用直接测量。由于这缘故,画家学习雕塑比雕塑家学习绘画要快速。
      回到浅浮雕问题上头,我说,它比全浮雕耗费的体力操作少,但要付出的研究工作多。因为这时需要研究第一平面内的物体与第二平面内的物体之间距离的比例,以及第二平面之内的物体与第三平面内物体之距离的比例,依次类推。若是你对这些问题曾有研究,并精于透视,你就会发现没有一件浅浮雕作品,在物体各部分的浮雕程度应依照寓眼睛之远近而有区别这个问题上,不错误百出。全浮雕不会有这种弊病,因为自然帮助了雕塑家,所以专作全浮雕的雕塑家没有太多的困难可克服。(第32页)

      不论作全浮雕或浅浮雕的雕塑家都有一个死敌:假如照射在雕像上头的光线不是安排得与制作时的光线相同,雕像就分文不值。因为如果光从下方照上来,它们就变形得厉害,特别是浅浮雕,由于影子的投射方向与原意相反,几乎不能辨认。画家则不发生这种情况,将人物的四肢安排停当之后,转而注意两大自然律,即两类透视,以及第三种伟大的科学即光与影的明暗。雕塑家对此完全无知,在这方面,自然帮助了他们,就象帮助其它天然或人为的可见物一样。

      列在绘画之后的是雕塑,这是一门极有价值的艺术,但在制作时并不需要象绘画同等高超的智慧。因为在画家必须在他的艺术中处理到的两大艰深的问题上,雕塑都得到自然帮助,并且雕塑无须模仿画家努力寻求的颜色。雕塑中的阴影随着光线自然而生。
    
      雕塑要求的智巧比绘画少,并缺少自然的许多方面:——因为栽研究过雕塑与绘画,对两者同样精通,所以我以为我能够公正光偏地判断两者之间何者需要更多技巧,何者较难与较完善。

   首先,雕塑要求一种特定的光线,即从上方照射下来的光线。一幅画则随处携带着自备的光和影。光和影对雕塑也很重要,但在这方面,由于浮雕的光和影是自然而然产生的,从而大大帮了雕塑家的忙。画家则是利用自己的艺术,按着自然中的光和影的位置和规律创造了它们。

      雕塑家不能利用各种色彩使他作品丰富多采,绘画在这方面无所欠缺.(第33页)

      雕塑家的透视显得完全不真实,画家则可使画幅似乎延伸数百里之遥。雕塑家的作品毫无空气透视,他们无法表现透明的物体,发光的物体,也不能表现反射光,或是象镜子一类能反射光线的闪亮物体,不能表现雾霭、风暴,以及无数其它事物,为避免繁赘,在此无须一一列举了。[NextPage]

      绘画更美观,更富于想象,更便于理解,雕塑除了能够经久之外,再也没有其它优点。雕塑不费力气得来的东西,到了绘画里就成了奇迹,看不见的物体可见了,平坦的物体呈现出浮雕,使近物宛如远物。的确,绘画拥有雕塑不具备的无穷可能性。

       雕塑家与画家:——雕塑家的艺术比画家的艺术需要使用更多体力,也就是说,他的工作较机械,花脑力较少。与绘画相比,雕塑少费心思,因为雕塑家总是把材料往下削,画家则总是把材料往上添,并且雕塑家总削一种材料,而画家则添上不同的材料。雕塑家专门注意手下材料的轮廓线,画家除了研究轮廓之外,尚须研究光与影,色彩以及透视缩形。在这些方面,雕塑家都得到自然的帮助。画家须要运用智力来学习光、影与透视,要把自己化身为自然,雕塑家则总是发现这些东西现成摆着。

      如果你说;也有些雕塑家懂得的东西和画家一样多。我回答说,若是雕塑家通晓绘画,他乃是一画家,若不通,则只不过一雕塑家罢了。另一方面,画家必须通晓雕塑,因为自然事物象雕刻一样有凹有凸,能产生光、影和透视缩形。正由于这一原因,不少未曾学过光影理论及透视学的人便转向自然,抄袭自然,他们就这样不研究不分析,专靠抄袭得到一套办法。有些人透过玻璃、半透明的纸张或薄纱,观看自然物体,并在上面描下轮廓(14),  经修改使它合乎比例之后,再根据亮光与阴影的位置、数量与形状,添上明暗。这对于那些晓得如何凭借想象力描绘出自然的效果的人说来,乃是作为一种减轻疲劳的方法,以及使物体的真实的摹像极其准确,任何细节都无遗漏的一种权宜办法。就这一点而论,那是值得赞许的。但对于那些少了它便不能作画,也不能运用自己的思想分析自然的人,这一种发明应该受谴责。因为这类懒惰会毁掉人的才智,使他不用这法便不能制出好作品,这一类人在一切发明想象以及叙事画方面,总不免贫乏无力,而这方面正是本门科学的鹄的,往后将谈到这点。(第34页)

      绘画与雕塑比较:——雕塑缺少色彩美,缺少色彩透视、线透视,也没有远处物体朦胧的轮廓,因为在雕塑中近处的轮廓与远处韵轮廓之间并无区别。它不能根据物体愈远包围它的空气愈多来表现远处物体与眼睛之间的气氛。雕塑无法表现物体的透明和光泽,例如透过薄纱的肌肤,也不能表现清澈水底五色缤纷的石子 。

      绘画与雕塑比较:——绘画需要更多的思想和更高的技巧,它是一门比雕塑更神奇的艺术。绘画促使画家的心务必化为自然的心,方才能够担当自然和艺术之间的解释者,它解释着由规律制约着的种种自然现象的原因,说明眼前的物体的形象如何会集于瞳孔之内;并且要区分各种大小相同的物体之间,肉眼看去何者显得较大;各种相同的颜色之间,何者显得深些,何者较浅;区别同深处的物体之中,何者却较低;同一高处各物之中,何者显得较高;远近不同的物体之中,何以有的显得不及其它清晰。。(第35页)

      绘画艺术将一切可见的事物,诸如色彩及其淡褪包括入自己领域之内,雕塑则贫乏,不能包容。绘画能描绘透明物体,雕塑只能向你显示自然物体的外形,并无其它巧妙。画家能够依据物体与眼晴之间的空气所造成的颜色变化,表示不同的距离;他能画出难以透见物体形状的雾霭;能描画背后透露了云团、山峰和山谷的烟雨;能描画那为战斗的人群所搅起、并把这些人马包容在其中的尘土;能画出清浊不一的溪流;能画出在水面与水底之间遨游的鱼儿,以及河底洁净沙上绿色水草簇拥着的、五颇六色的光洁卵石;能画出头顶上高高低低的星辰,以外还有无数雕塑家不敢梦想的效果。

       绘画与雕塑之区别:——绘画显示的第一个奇迹乃是物体从墙壁或其它平坦的表面上凸出,使得精于判断者上当,因为事实上并无凸起。在这方面,雕塑家只不过按物体之本来面目雕塑作品。由于这个原因画家需要研究伴随光线的阴影,雕塑家不需要这一学问,因为大自然帮助他的作品正如帮助其它实体一样,这些物体若除去光线则都呈现一种颜色,有光线则现出明暗各色。(第36页)

       画家必须的第二门大学问乃是以细致研究估计光和影的正确的数量和质量,雕塑的光影则得之于自然。

    第三乃是透视,一门要求深奥计算和发明的数学研究,它利用线条使近物显得远,使小物显得大,在此雕塑又得天助,无需雕塑家再作发明。(第37页)


     (编辑:林青)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