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理论家专栏 文艺理论 百家分析 每周调查 主编瞭望 著述连载
北京文艺网
 · Home  · 理论  · 主编瞭望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与伊莎贝拉共进午餐

2012-09-11 19:12:09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范妮莎·弗瑞德曼

   

    她不喜欢被人评判、不喜欢为自己辩护、不喜欢上红地毯抛头露面、也不喜欢(当然不喜欢)接受采访。但她喜欢动物、各种昆虫以及它们稀奇古怪的繁育方式,这倒是个不太遭人待见的话题。

    我发现她的这一点是在很早之前的一次见面会,地点就在莫萨酒店(Mercer),这是SoHo区的一家酒店,按照本人以往的经验,几乎每个时尚达人都希望被记者采访。但与马克·雅可布(Marc Jacobs)及阿尔伯·艾尔巴兹(Alber Elbaz)这些时尚名流不一样的是,我与伊莎贝拉·罗西里尼却是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会面,她没在大厅里就坐,要知道,这儿是名流荟萃之处。说实话,虽然她是个红得发紫的名模,但称呼其为“时尚名媛”也许有些夸大她对时尚圈的兴趣。

    相反,她选择了咖啡区酒吧角落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长椅,那儿的装饰风格与其说是突出高档时装,倒不如说是为了服务高级食客。她走进来,身穿深蓝色套装裤,上身穿着深蓝及白色条纹T恤衫,瞧见我已就坐,就径直用脚后跟站定,并随手抽把椅子坐下来,周围是否有别人用餐,她一眼都没瞥。但那天是周四,于是决定不单吃午餐,而是早餐午餐放一顿吃。周四上午11:30时,即使在莫萨酒店,早餐午餐搁一块吃的人以及盘桓于酒店、向名人暗送秋波者也是廖廖无几。

    她说自己不喜欢在红地毯上抛头露面的说法不攻自破,原因是:虽说60岁的罗西里尼声称 “自己从根本上说,已经退休”,但任何最近读过时尚杂志者都知道她是珠宝品牌宝格丽(Bulgari)今年秋冬季的形象代言人。我俩会面时,她不时炫耀手上戴的宝格丽手表,只能说明这个身穿简单T恤与套装裤的女人个性中可能还有魅力十足的另一面,而不是象一开始所展示的那样。她还在刚刚公映的两部电影里担任主演——第一部是2011年的《大爱晚成》(Late Bloomers),该片由名导演科斯塔·加夫拉斯(Costa Gavras)的女儿朱丽(Julie Gavras)执导,伊莎贝拉与威廉·赫特(William Hurt)在片中扮演一对夫妻,讲的是两人人到老年相濡以沫的故事;另一部是加拿大导演盖伊·马丁(Guy Maddin)执导的《钥匙孔》(Keyhole),她在片中饰演杰森·帕特里克(Jason Patric)的亡妻(但仍是很关键的角色)。她还在纽约主持了为保护威尼斯遗产基金会(Venetian Heritage)筹款的特别活动,该基金会旨在修复威尼斯的艺术与建筑,并帮助加固威尼斯城池的陆地(罗西里尼的父亲有一半是威尼斯血统,虽然她本人在罗马长大)。

    在筹款活动中,播放了由圭多·托洛尼亚(Guido Torlonia)执导、理查德·基尔(Richard Gere)与蒂尔达·斯温顿(Tilda Swinton)解说、介绍意大利电影导演吕切诺·维斯康第(Luchino Visconti)生平的话剧。罗西里尼还专门作了简短致辞,还得耐着性子竭尽全力做好宣传活动。上述所有活动中,没有一项真正能与“退休”扯上关系。

    . . .

    “抛头露面上红地毯俨然成了另一门行当,”点完菜后,罗西里尼这样说。她为自己点了一个山羊奶酪煎蛋与新鲜橙汁,我则点了混合浆果,我打算一次吃一个,以便延长我俩的会谈时间,就象正常用餐时间那么长。

    “第二天,电视节目、杂志大肆报道,全是‘您对那件裙子喜欢与否?’以及‘她看上去胖了吗?’之类的内容。不断借穿赞助商的裙子与佩戴其珠宝似乎成了我的全职工作。我必须生活在如梦如幻之中,而这我永远无法企及,所以总是感到很郁闷。当名人很累不容易,远远超出演电影本身,有时付出与回报成正比,有时却并非如此。我记得1986年拍《蓝丝绒》(Blue Velvet)时,丹尼斯·霍珀(Dennis Hopper)刚从戒毒所出来。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未曾谋面,因此见面都说,‘哎哟,见到您真高兴,您可是个大腕,’他则说,‘大腕,什么大腕:谁给我买单?’”[NextPage]

    说到这,罗西里尼突然捧腹大笑,笑得整张脸都皱成一团了。她老是这样笑,举个例子,当她打算要份柠檬汁时(本人当时正喝),我则对她说:我点了一份压榨柠檬汁,把服务员整得云里雾里,对方一个劲地问我要的是不是柠檬汽水(保罗·纽曼(Paul Newman)生产的那种有机饮料),并劝她也许应该点橙汁,听到这,她捧腹大笑起来。

    说到柠檬汽水时,她对我说,“有一天,我去逛一家大超市,一个货架上摆的全是保罗·纽曼的产品,只不过他的形象各异:有墨西哥版、有意大利版、还有法国版。这样做很弱智,但你知道,他女儿是这一切的幕后操盘手,运筹帷幄出了这个商业巨无霸。我老买柠檬汁与狗粮,因为它们都属于有机食品,但从不买色拉调味汁,你知道……我可是意大利人。”她又哈哈大笑起来。

    五年前,罗西里尼离开纽约市,她1979年与电影导演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结婚后,一直在那居住,他俩于1982年离婚,她后来又嫁给乔恩·维德曼(Jon Wiedemann),并生下了女儿埃蕾特拉(Elettra),两人又于1986年分手。她移居长岛(Long Island),部分原因就是想躲避明星那种生活,过自己淡泊平静的生活。她指出自己母亲也是如此,离开好莱坞(Hollywood)回到欧洲生活,就是躲避没有任何隐私的美国名利生活。

    在长岛贝尔波特(Bellport),罗西里尼为导盲犬基金会(Guide Dog Foundation)饲养导盲犬——她在乡间精心照料、其演员搭档琳达·拉金(Linda Larkin)则在城里饲养导盲犬——一旦狗儿成年,就交由新主人收养。罗西里尼近日购买了30英亩土地,这块地原用于楼市开发,没想到随后经济危机重挫了房地产业,她目前正在申请把该地变成农场。她说自己如今多数时间都花在“农场小型会议”,正与当地政府机构进行洽谈,自己只是偶尔进城。

    然而,不管她愿意与否,罗西里尼依然是大明星,不是由于她那张被人津津乐道的亮丽脸庞,而是她的所作所为;她依然我行我素、离经叛道——尤其是好莱坞那一套。经营农场只是展示其性格特点的冰山一角;她还是位在面包上抹黄油的明星。上次与明星或模特同进餐,对方不但当众吃面包、而且当众涂黄油,本人已经不知道是猴年马月。

    “哈,”她轻蔑地说,把涂抹黄油的面包塞入口中,此时她点的煎蛋端上来了。“那些人(我猜她指的是那些吃面包不抹黄油者)断言我的演职生涯27岁就终结了。”想当初,她的演职生涯基本上还是在影视剧中饰演跑龙套的角色,其中就包括在她母亲1976年主演的影片《花落花开》(A Matter of Time)中饰演一个小角色。事实上,她的演职生涯才刚刚拉开序幕。

    罗西里尼28岁步入模特生涯,当时她的朋友、摄影师布鲁斯·韦伯(Bruce Weber)问她是否愿意为英国《Vogue》杂志拍摄封面照片,事后她与化妆品公司兰蔻(Lancôme)签了一份为期14年的合同(诸如此类的美事不胜枚举)。40岁那年,兰蔻单方面中止了合约,她公开表示谴责,此事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她在大卫·林奇(David Lynch)执导的《蓝丝绒》中首次饰演主角,此后又先后饰演了《亲亲表妹》(Cousins,1989年)、《飞越长生》(Death Becomes Her,1992年)以及蒂娜·费(Tina Fey)的《摇滚三十》(30 Rock,2007)电视连续剧。

    . . .

    虽然她出了名地长得漂亮,但她脸上丝毫没有涂抹化妆品后留下的常见迹象——脸上是老年女性的那种皱巴巴皮肤,腰围也已变粗变圆。相比演电影,她似乎更喜欢模特这行(或者说,相比出演大影片,自己至少更喜欢出任知名化妆品牌的模特),原因或许是没人希望模特清晰说出内心的动机,模特只需按部就班做好自己的工作。

    但是,也许意识到自己的模特生涯不会长久,六年前,罗西里尼涉足另一项职业——先是自己写剧本,然后是自己执导短片。她的首部影片是2005年的《我的父亲100岁了》(My Dad is 100 Years Old),该片由盖伊·马丁执导,她写此剧本是纪念自己的父亲,并亲自出演,在片中分别饰演费里尼(Fellini)、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以及大卫·塞尔兹尼克(David O Selznick)。该片随后被罗伯特·雷德福(Robert Redford)的圣丹斯(Sundance)频道买下,再之后,雷德福本人决定拍摄几部网络小短片时,给罗西里尼打电话,对方建议拍摄一部系列片,分别介绍不同昆虫的性生活。

    “从根本上说,本人希望拍摄喜剧片,因为可以从中学到一些知识;我对昆虫感兴趣,原因是它们远离人世生活:它们是雌雄同体,或者说能改变性别,”她说,把面包嚼得格格响。这部系列片取名《Green Porno》,罗西里尼在片中把自己装扮成蜜蜂、家蝇等动物;她随后又拍摄了一部名为《Seduce Me》的系列片,介绍海洋生物如何繁育后代的故事。2011年,她还为Discovery频道制作了一部名为《动物扰我注意力》(Animals Distract Me)的长片,介绍都市动物的一天生活。如今她正拍摄制作另一部介绍动物的母性本能的系列片,为此,她说自己阅读了雌性生物方面的大量材料。

    “生物学中最重大的问题是探究利他性的起源——即愿意为别人(甚至可能伤及自己)做出一定牺牲——达尔文(Darwin)推断根源可能是母性本性——甘愿为自己的后代牺牲自我,”她说,并用叉子叉起一块炒番茄。“但是,你若观察动物,就会发现有些母亲会吃掉自己的幼崽,有些动物则任由它们死去,所以还不能如此仓促下结论。”

    . . .

    当罗西里尼开始考虑拍摄介绍动物生活的影片时,她重新回到学校读书——在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攻读动物研究方面的学位——她将于明年五月毕业。“我想拍摄生物方面的影片,我觉得自己需要‘充电’,”她说。事实上,我俩在莫萨酒店会面的原因与时装毫不相干:酒店离纽约大学很近,会谈结束后,她还要急着赶去上课。有趣的是,她女儿埃蕾特拉(目前是模特)刚刚从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获得生物医学方面的学位(罗西里尼还收养了一个儿子罗伯托,今年正好19岁)。

    对于自己作为成年人重回学校读书,罗西里尼显得异常兴奋。“年龄大了重回学校读书,效果要好得多,因为自己知道需要什么,自己想学什么,也知道自己学习的原因,”她说,这时服务员走过来端走了我俩的盘子。罗西里尼不想喝咖啡,但要了苏打水。

    “你知道,上世纪50年代,我在意大利生活时,基本上是自耕自种,”她说。“当时食物很重要,农产品非常重要。大家都是自己榨橄榄油,我移居美国后,花了很长时间才整明白多数美国人远离食物生产地。我的意思是:小时候,复活节(Easter)吃羊肉前,我才知道羊是啥东西——尽管家里人不说这就是同一头羊。我总以为纽约汉普顿斯(Hamptons)所有居民都有自家菜地,嘿嘿!”

    在她长岛自家农场里,她打算自己种蔬菜、水果及养鸡;养更大的动物,农场面积有限。读完纽约大学的学位后,她考虑继续深造,以了解各种有害的昆虫。她的农场还雇了一些年轻小伙种地,其中一位还想要一头马用来犁地,因为动物对表层土的破坏要比金属犁小得多。[NextPage]

    “我买地、并希望把它改成农场的消息刚被公之于众,年轻人(通常受过良好教育)就不断联系我,这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罗西里尼说。“我们年轻时,若是受过良好教育,就想去城里,不愿当农民,但如今的年轻人很关心环境与食品,对他们来说,当农民只是选择了另一种生活方式——与当艺术家或技工相似,这是观念的改变。”

    “技工”——罗西里尼喜欢这样自称,她争辩道,若当了“技工”,别人评判依据是你的劳动与生产的产品、而不是你扮演的角色,当然也不是你代言的形象。这就是为何她总把工作重心偏向独立影片拍摄,而且这还需要“不断学习”。

    这就是她为何拍摄《大爱晚成》以及喜欢与先锋派导演马丁合作的原因——“我对拍摄老年人的喜剧片很感兴趣,而它们通常被视为悲剧片,而非喜剧片,”她说,她与马丁已经合作拍摄了五、六部影片,如今还共用了很多演职人员。(他俩的首部合作影片是2003年的《悲歌之王》(The Saddest Music in the World),片中罗西里尼传神地饰演了海伦·波特-亨特利男爵夫人(Lady Helen Port-Huntley),一位失去双腿的啤酒店老板娘。)

    “我与盖伊合作时,拍的与其说是影片,倒不如说更象是装置,”她说。“它们既能在博物馆放映、也可以到剧院播映。盖伊甚至可以制作出一部带有生动对话与现场乐队的无声电影。因为投资额不大,拍摄独立影片时,可以进行大胆尝试。然而影片的投资构成还是颇为复杂。”她叹声说道。“这就好比拯救威尼斯。”或者说也类似于偶尔参加访谈节目。

    她摇摇头,站起身来,对我笑了笑。“我得赶去上课了,”她欢快地说道。她就这样赶去上课了,去播洒思想的种子。

    罗西里尼生平年表:

    1952年6月18日出生于罗马;

    1971年入读纽约芬奇学院(Finch College);

    1976年:出演首部电影《花落花开》;

    1979年与斯科塞斯结婚;

    1980年:布鲁斯·韦伯为英国《Vogue》封面拍摄其写真,比利·金(Bill King)则为美国《Vogue》封面拍摄其写真;

    1982年,成为兰蔻形象代言人;当年8月,其母亲去世;同年11月,与斯科塞斯离婚;

    1983年:嫁给来自德克萨州的男模乔恩·维德曼(如今是微软高管),并育有一女埃蕾特拉;

    1986年:在大卫·林奇执导的《蓝丝绒》担任主演,饰演一位意乱情迷的歌手,同年与维德曼离婚;

    1992年:客串麦当娜(Madonna)的音乐电视《Erotica》;

    1994年:收养一位男孩、并以其父亲名字取名为罗伯托;

    1995年,推出自己的化妆品牌Manifesto;

    1996年:在一片争议声中与兰蔻解除合同;

    1997年:撰写半虚构传记《Some of Me》;因在《绑票疑云》(Crime of the Century)中的出色演技而获金球奖(Golden Globe)提名;

    2008年:她拍摄的《Green Porno》系列短片在圣丹斯电影节(Sundance Film Festival)上放映。

    (编辑:邵钰杰)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