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理论家专栏 文艺理论 百家分析 每周调查 主编瞭望 著述连载
北京文艺网
 · Home  · 理论  · 主编瞭望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英国藏家吃定中国艺术

2012-05-13 11:58:13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Claire Wrathall

   

    由于那一次的愉快经历,Eigner开始让其他的中国画家为他画像——张晓刚,王广义,杨少斌等。“我们都共进过晚餐。尽管我这样的要求有些突兀,但当他们知道其他画家曾经为我当场画过画像时,他们就不再拒绝了。”如今,这些个人肖像画被装裱好挂在了Eigner伦敦住所中。

    “他这么做真是太出乎意料了。”Michael Goedhuis感叹道。Goedhuis是著名的伦敦收藏家,对中国珍宝颇有研究,亦是Eigner艺术品收藏方面的顾问。“这些华裔艺术家的作品可价值数百万美元。”以曾梵志为例,2008年他所创作的一幅油画在香港佳士得拍卖场上以7540万港币成交;去年4月张晓刚的绘画三联作在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以7906万港币成交。

    根据2011年艺术品市场的价格排名,中国艺术品拍卖总额最高的要属中国水墨画,尤其是20世纪的画家的作品,去年5月张大千的一幅水墨画以2185万美元成交。同月,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5720万美元成交,刷新近当代中国艺术品世界拍卖记录。Goedhuis认为中国近现代的水墨画收藏价值很大,在2004年他替雇主买下的一幅张大千的画作仅花了10万美元,而三年后这幅画是以200万美元的高价售出的,最近又以600万美元的高价易主。

    斯坦福大学艺术史学家Britta Erickson教授形容当代中国水墨画画家为“最具理想主义色彩,智敏而果敢的中国艺术家群体”,比如仇徳树、高行健、谷文达、张欢等画家。而他们的一些作品至今还可以以五位数美元的价格买到。“从创新的意义而言,他们用过去创造了一种新的语言。目前,只有其中50位左右的画家跻身国际平台,而且他们并没有完全被大家熟知。所以我们仍能通过画廊或代理买到他们的画,并不需花费太多。”

    Eigner很关注当代中国水墨画的作品,1994年去北京和上海的旅程中,他第一次欣赏到中国画,深深地被它们的魅力迷住。那时他还是伦敦商学院MBA课程的学生,如今他已是商学院的管理者,商学院的办公室中也挂满了Eigner收藏的中国画。

    而Goedhuis自1980年开始就常常去中国,对中国收藏品市场颇为熟悉。1995年,Goedhuis的收藏品交易所在切尔西开张后,Eigner立刻找到了他,请他做收藏咨询。“Michael(Goedhuis)可能认为我是在浪费时间,但是我仍很坚持,买了一幅又一幅中国画。”

    “恰恰相反,我当时想,这应该可以维持我的生机了。”Goedhuis打趣说。他又补充道:“如今,至少就我的观察而言,对于艺术的热情已不再被大多数收藏家放在第一位了。艺术性确实重要,但是作品的历史成交记录和投资潜力变得同样重要。”而Eigner却始终如一坚持自己。“Saeb(Eigner)还是最重视一件艺术品的深度。这点很多人已经不在乎了,只依靠数据,所以他们做判断很果断。说买就买,这对于交易商而言最开心不过。而Saeb不是,他需要花时间考虑,有时会买下来有时会放弃,因为他在用自己的审美取向做判断,这样的过程他很享受,这点我很敬佩。”

    同时,Eigner认为Goedhuis对他的收藏爱好影响很大:“Michael让我知道了在书画领域有如此多的佳作。我非常相信他的判断,他很有眼光。中国的艺术品市场非常复杂难懂,你必须要尽可能多得了解资讯,兼听则明。”

    除了对于中国艺术品的兴趣,Eigner和Goedhuis还有很多共通点:他们都是被领养的孩子,生在国外(Goedhuis生于荷兰,Eigner生于奥地利),长在伦敦而且他们的事业都起步于投资银行(Eigner最初供职于ANZ Grindlays,Goedhuis则供职在First Boston Corporation)。

    两人的共通点不止于此,他们还都对中东地区的艺术很感兴趣。因为母亲是黎巴嫩人,所以Eigner能流利使用阿拉伯语,他最初对于现代艺术的兴趣也源自于此。而Goedhuis则一直与科尔纳吉画廊有生意往来(Colnaghi Gallery,建于18世纪的英国著名画廊。20世纪时科尔纳吉画廊以大师画作闻名于世),所以他对绘画作品都很是了解。他说:“若干年后,我俩都在穆斯林艺术鉴赏方面颇有造诣,在西方国家我们算得上是佼佼者。现在我开始对穆斯林的书法艺术非常感兴趣。”

    工作的原因使两位朋友无法经常见面。“Saeb(Eigner)总是很忙,经常飞来飞去。不过他常常努力把工作跟艺术连在一块儿。”Goedhuis说道。今年5月Eigner将要去北京参加国际证监会组织的会议(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Securities Commissions, 简称IOSCO),会议结束后他打算赶往香港去看看艺术拍卖会。上月他参加英国金融服务监管局迪拜办事处的会议后,也不忘看看迪拜的艺术市场。

    “我希望我俩能多联系联系,因为Saeb的太太和儿子也很出色。小男孩像他爸爸一样,对艺术很感兴趣。”Goedhuis补充道。

    确实,Eigner的儿子似乎遗传了父亲的爱好,在Eigner被中国最出色的画家当模特进行速写的时候,这六岁的小男孩却把画家当模特,大胆地画了起来。画家杨晓斌就被画过,不知是不是巧合,小男孩把他的头画得特别大,而杨晓斌本身就是以画巨头像出名的。所以,是不是一个艺术品收藏家正在养成?抑或是个艺术家?

    (编辑:邵钰杰)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