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理论家专栏 文艺理论 百家分析 每周调查 主编瞭望 著述连载
北京文艺网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搞个私家音乐会?

2012-02-06 10:47:45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Ben Anders

   


Shunke Sato

    慈善家的公益聚会

    美籍日本小提琴演奏家Shunke Sato在伦敦首次表演的地点不同于往常的顶级音乐厅,而是英国文化委员会主席、Vernon Ellis爵士家中华贵典雅的会客厅。这场私家音乐会的受邀来宾约100余人,包括爵士的亲友、慈善家还有音乐圈的大人物。

    “这种演出没有报酬,不然会牵涉到其他因素如税费等。这只是一个家庭活动,唯一的目的就是做些善事。”Ellis先生介绍道。前段时间青年小提琴家Jennifer Pike在他家举办独奏会,筹得的款项都用于慈善。“我们没有收取入场费,但我们请求人们自愿捐助。最终我们从约120名听众中筹得了9000英镑。这笔钱相当于30多个孩子至少一年音乐课程的学费,还相当于100个1/2尺寸的小提琴。”演出的筹办者Victoria Sharp女士说。值得一提的是,这笔钱都是纯利润。“我们不需要什么成本:开胃菜是自制的,红酒是捐赠来的。我们筹到的钱全部可以支出,多好啊!”

    作为英国带头的艺术支持者之一,Vernon Ellis爵士的近年捐赠累积超过7百万英镑,被授予了“音乐贡献奖”(for service to music)”新年荣誉勋章。在他家另一场由癌症慈善机构发起的罗马尼亚钢琴家Alexandra Dariescu的独奏会,邀请了超过100人前来参加,其中八成以上没有来过任何古典钢琴独奏会,而演奏会的精湛品质让他们大开眼界。Ellis先生认为,这样的家庭演奏会是多赢的,不仅有利于艺术家和观众,还有助于筹集基金。

    艺术家的新秀舞台

    对于音乐家来说,私家演奏会的机会可谓有利无弊,尤其是他们面对的观众通常是Ellis先生这样有头有脸的人物时。也难怪有名的小提琴家们,比如“伦敦音乐大师”奖(London Music Masters award,简称LMM)的三位得主,虽然历经各种国际赛事、大型演出,仍然活跃在各种私人演奏会、学院研讨会中。

    去年夏天,年轻的波兰小提琴家Agata Szymczewska在举行皇家音乐厅的首场演出前,先在LMM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Victoria Sharp充满艺术气息的客厅里让为数不多的听众一饱耳福。“我是私人音乐会的拥护者,”Symczewska这样说,“这里感觉自在多了;尽管听众们离得很近,我还是更容易放松。”

    “这种氛围真是相得益彰,”对于青年小提琴家Jennifer Pike来说,私家音乐会也是美好的经历。年仅22岁、还在牛津大学攻读本科的她,早已是这些场合的常客,因为正是这种资助方式使她拉得起1708年的Gofriller小提琴。“如果在离观众几丈远的大舞台上,你就要用尽浑身解数靠近他们,而在Vernon Ellis这儿,气氛确实融洽亲密多了。”

    作为Ellis先生在信托会Leopold Trust理事会的同事,Bob Boas也是私家音乐会的拥簇者。过去十年间,这位华宝投资银行前理事董事与妻子Elisabeth在伦敦的家中举办了多次私人演奏会。

    “当我们最小的儿子Nicholas在1998年死去时,我们出售了过去买给他的公寓,并用他的名义把这笔钱资助给一个基金会,将第一个项目用于资助建筑学院的艺术系学生在罗马一个月的游学费用。”Boas先生回忆道。随后,为了告别伤心地,他们一家变卖了全家的住所,搬到了伦敦中心一间新古典主义的双层公寓。一楼的会客室长宽15*8米,天花板高达5.5米,能轻松容纳75人,“有了与朋友们一起听管弦四重奏乐队的空间”,于是他们产生了为年轻音乐家举办演奏会的想法。“对于音乐家来说,这种在一部分听众前预演的形式比私下的排练要有价值多了。”

    几个月之内Boas一家举办的演奏会就达10场之多,往往是与相关机构一起资助青年音乐家。从独奏者到室内管弦乐队,这些艺术家的水准可不是一般的出众。这些演奏会都没有出场费,而是请客人们自愿捐赠钱给相关基金会,以继续赞助艺术家的音乐课程。

    乐迷的现代“沙龙”

    “我一直很推崇19世纪的沙龙,那是聚集知识分子谈天说地和共赏音乐的场所。”在伦敦北部的汉普斯蒂德,小提琴经销商Florian Leonhard举办私家演奏会,大多数时候只是单纯为了满足音乐家和音乐迷。

    Leonhard承办的独奏会规模大约在40-50人,来宾包括朋友、客户以及一些业内人士。“我认识很多人比如律师,都喜欢工作后到这里欣赏音乐。”他说。其中的一些听众还会抱团投资购买小提琴,并且将它们租给新兴的艺术家们。“通过近距离推介新兴艺术家,甚至于创造小型乐迷俱乐部,我也感觉自己在为伦敦的音乐氛围做一些贡献。”

    Victoria Sharp也对于私人音乐会的经历激动不已。去年,著名的古钢琴演奏师Melvyn Tan和Skampa Quatet在她家为30名听众演奏了《德沃夏克五重奏》,作为在伦敦惠格摩尔音乐厅演出前的预演。“坐在家里聆听时,我简直全身战栗。家庭环境下,艺术家和听众间的互动果然非同寻常。”她这样形容。

    现场演奏会很大程度上关乎交流,因此任何有过私家音乐会体验的艺术家都会用“和谐”来形容演出的感受。古典戏剧公司(Classical Opera Company)的创始人Ian Page很擅长辨识培养有潜力的歌手,他说道:“我们很注重(与艺术家)个人间的交流,而私人的咏叹音乐会就是很有效的渠道。”通过这种方式,不仅可以和表演者们在招待酒会上和演出后的晚宴上进一步沟通,还能借此培养一批稳定而具传播力的忠实听众。

    “除此之外,时不时逃离出庄严神圣的传统音乐会场合,享受随兴和亲切的气氛的感觉也很不错。”Page先生补充道。

    坐在一间气氛融洽的舒适客厅,近距离欣赏动听的私家古典乐,甚至能看见演奏家们的表情,更何况事后还能帮助公益筹款……看来,私家音乐会的兴起只是时间问题。

    (编辑:邵钰杰)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