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戏剧写真 演出动态 戏剧视频 戏剧教室 戏剧文本 札记随笔 理论家专栏 戏剧名家 戏剧评论 人物访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戏剧  · 戏剧文本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夜来麻将声

2013-01-16 11:24:33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

   

  乙:今儿个观众来的不少。

  甲:嗯,行,够手儿了。

  乙:够手儿了?这回该我们俩来了。

  甲:来呀!来几圈都行。

  乙:我们俩往这儿一站,大伙儿就看出来了!

  甲:位置很清楚。

  乙:唉。

  甲:他是上家儿,我是下家儿。

  乙:我们这门儿艺术啊,讲究四个字。

  甲:对!四个字!

  乙:说学逗唱。

  甲:不,吃碰杠胡。

  乙:走!外边遛哒去!

  甲:怎么啦?怎么啦?我说的不对也没关系呀!咱们研究啊!别这模样儿啊!您看他俩眼瞪的跟二饼似的 !

  乙:你掉到麻将堆儿里头啦你?这场是相声。

  甲:相声?

  乙:唉。

  甲:不爱听,不听相声。就是打麻将。

  乙:跑这打麻将来?

  甲:唉。

  乙:找别人去,啊。

  甲:找别人?有的是人,我们财务科里头好几位呢!想来啊?招之即来!

  乙:都听你的?

  甲:当然了!

  乙:嗯。

  甲:我比他们资格老啊!他们都算那(音内)个麻坛新秀。

  乙:麻坛新秀?

  甲:唉。

  乙:都有谁呀?

  甲:有业务员老洪 。

  乙:老洪?

  甲:嗯。

  乙:叫什么名字?

  甲:“红中”。

  乙:有叫这名字的吗?

  甲:麻坛新秀嘛,老洪代号叫“红中”。

  乙:哦,代号?

  甲:代号。

  乙:就为叫的省事。

  甲:对对,对对对对对对。

  乙:还有谁呀?

  甲:有个统计员。

  乙:啊?

  甲:老白!

  乙:“白板”哪?

  甲:唉,你也知道?

  乙:啊。

  甲:“白板”, 对对,“白板”。

  乙:还有哪?

  甲:还有个女的!

  乙:哦。

  甲:女出纳员 “小幺儿”!

  乙:准是“幺鸡”! 好好好。

  甲:知道啊? 几个人儿了?

  乙:仨人了啦!

  甲:仨啦。

  乙:啊,算上你四个人,正合适。

  甲:唉不行不行。

  乙:怎么这?

  甲:这得富裕点儿。

  乙:还有富裕?

  甲:唉!还有一个哪!

  乙:还谁?

  甲:一直借调到我们科里帮忙的 “老阚”

  乙:哦,这位姓阚?

  甲:嗯。

  乙:他的代号叫什么?

  甲:“卡档儿”啊!

  乙:嘿!都有代号啦!

  甲:全有啦!

  乙:那么您的代号是?

  甲:唉!我是财务科的科长,能给我起代号吗?我这官衔就是代号。

  乙:那么您贵姓啊?

  甲:我姓“马”。

  乙:哦,“马科长”。[NextPage]

  甲:不, “麻科长”。

  乙:“麻将科长”啊?!

  甲:唉,对对对,这不是一共五个人吗?

  乙:啊,是是。

  甲:每次玩儿牌呢,上四个。

  乙:是。

  甲:那个呢轮休。

  乙:唉,倒着歇。

  甲:唉,倒着歇是倒着歇啊。

  乙:嗯。

  甲:那个,小幺儿不能歇。

  乙:为什么呀?

  甲:她是我的助手,玩儿牌的时候,她在上家儿,我在下家儿,我需要什么牌呢我告诉她。有暗号。我一 给暗号她把牌打出来,我是连吃带碰,容易胡!

  乙:一合手啊?

  甲:合作,嗯。

  乙:小幺儿一直坐你上家?

  甲:诶(阳平)!

  乙:固定座位?

  甲:啊。

  乙:那二位干吗?

  甲:我是科长啊!我说了算哪!

  乙:嗯呵!

  甲:行了行了行了!甭打风头啦! 老挪座儿多麻烦那!小幺,你还坐这儿。

  乙:就为让你胡。

  甲:唉!

  乙:这小幺图什么呀这是?

  甲:唉呀!小幺啊!玩儿牌的瘾大嘞!

  乙:嗯。

  甲:你算吧!

  乙:嗯?

  甲:打盯天亮,我们仨人全累了,小幺儿愣不困!

  乙:这可不好。

  甲:嗯?

  乙:几个人凑到一块儿玩儿几把可以。

  甲:啊。

  乙:哪有一打一宿的呀?

  甲:我愿意呀!

  乙:你愿意?

  甲:啊。

  乙:你爱人不管?

  甲:她管哪!那是去年。

  乙:嗯?

  甲:我一玩儿牌她就唠叨,今年你再看?我整天打麻将她都不管啦!

  乙:你爱人没意见了?

  甲:跟我离婚了。

  乙:那是不管了!

  甲:可那(音内)“卡档儿”不行。

  乙:怎么着?

  甲:“卡档儿”这人太软弱,怕婆儿。

  乙:怕…能都跟你一样吗?!

  甲:这不是,上星期六的事儿嘛。

  乙:嗯。

  甲:上星期六,快下班的时候我通知他们几个人,下班以后都到我办公室里取齐。

  乙:“取齐”?[NextPage]

  甲:“红中”提出来了,“不玩儿了,今儿得睡觉,眼疼。”

  乙:嗯,打麻将熬夜熬的。

  甲:“红中”一走。

  乙:嗯?

  甲:“卡档儿”又提出来啦。

  乙:提什么啊?

  甲:“先得回家说一声儿。”没出息! 我说“行了行了,快去快回,等你啊!”他走了,仨人等一个, 浪费时间!这个时间是金钱哪!效率是生命啊!你算嘛,现在不都提倡那(音内)个 “满负荷麻将法” 吗?

  乙:麻将法呀!

  甲:啊。

  乙:“满负荷工作法”!

  甲:甭管什么法呀,为等他,少打了好几圈牌。

  乙:嗯,分秒必争。

  甲:还算不错,半个多小时他回来啦。

  乙:嗯。

  甲:我说“行了行了 回来啦?啊,甭解释甭解释,快坐快坐,咱们还是老规矩,我先起庄,本风两番, 走,(比划撒色子)五,五自手,走,八,八五一十三,留四两把抓干,别楞着,抓牌呀!真是!”

  乙:这就开上啊?

  甲:什么?六万?吃!

  乙:挨的着吗?!

  甲:九条啊,碰一个!

  乙:中国话你懂不懂?

  甲:你打五饼?五饼归我我听了“!

  乙:你有完没完哪?

  甲:你”诈胡“不给钱哪?

  乙:谁”诈胡“啦?

  甲:嗯?

  乙:你怎么回事?

  甲:告诉你我要玩牌的时候别理我。

  乙:嗯!(瞧不起的口气)

  甲:我是全神贯注啊! 别的我也听不进去。

  乙:啊!

  甲:嗬!那(音内)天那 我手气大壮 是我用的那牌呀 唉 ”小幺儿“那都有

  乙:嗯。

  甲:连着胡啊!刚打了八圈 ”卡档儿“又要回家。

  乙:又干吗去?

  甲:拿钱去(音切)。

  乙:嗯?

  甲:带钱太少不够输的。

  乙:你们打麻将还动钱的?

  甲:费话!这不挂点儿彩谁费这工夫,真是!

  乙:我告诉你啊。

  甲:啊?

  乙:打麻将本来是一种娱乐活动。

  甲:啊?

  乙:一动钱就叫赌博!

  甲:这怎么赌博呢!这是变向储蓄!

  乙:胡说八道!

  甲:”卡档儿“要走?

  乙:嗯。

  甲:我不让走!

  乙:对。

  甲:我说”唉唉唉!别走别走!还等你是怎么这?不没钱了吗?好办那!借给你点儿!

  乙:你借给他?

  甲:我借他干吗呀!咱这财务科呀![NextPage]

  乙:啊。

  甲:那屋那(音内)保险柜里头有的是钱!

  乙:什么钱?

  甲:就是全厂职工啊,救济灾民那(音内)两万块钱捐款都在里头哪!

  乙:哦!

  甲:我说“先给老卡拿二百,输了再借,有的事!”卡档儿“你写个借条儿,我盖章批准,写。”

  乙:这老卡写了吗?

  甲:写啦!

  乙:哦。

  甲:写完我一瞧:“今借公款二百元” 这那行啊!

  乙:嗯?

  甲:得写上借款理由啊。

  乙:理由不是现成的嘛!

  甲:啊?

  乙:因打麻将输了。

  甲:起哄。

  乙:借…

  甲:起哄是怎么着?

  乙:嗯?

  甲:这理由能借出钱来吗?

  乙:那什么理由啊?

  甲:要充足一点那!

  乙:怎么写?

  甲:怎么写呀?

  乙:嗯。

  甲:嗯?这么写吧,你就说呀,因为你父亲哪,大出血,住院开刀,急需用钱!

  乙:我说你缺德不缺德呀你?

  甲:就这么写吧!唉,行了,写完了吗?写完了?好,我盖章生效!盖!

  乙:等会儿。

  甲:啊?

  乙:等会儿!

  甲:怎么着?

  乙:你这叫挪用公款!

  甲:先http://www.wmxa.cn/救个急呀!真是。写完了,得, “小幺儿”给你这个,(比划把借条递给小 幺),打开保险柜给“卡档儿”拿钱!快去快回呀 我先替你抓牌 “好嘞”!(模仿“小幺儿”说话)  “小幺儿”拿着借条儿奔那屋去了。 “小幺儿”办事最麻利! 一溜小跑儿把钱拿回来了。那(音内)个 速度啊,真快啊!前后才用了“九秒七八”,跟约翰逊一样!

  乙:这位也吃了兴奋剂啦!

  甲:有钱了,行,接着玩儿!刚立起牌来,那天该着不顺。

  乙:怎么着?

  甲:冷不盯的进来一人吓我一跳。我以为抓赌呢。

  乙:谁呀?

  甲:我一瞧啊, “卡档儿”的媳妇儿!

  乙:哼哼。

  甲:进来就着奔老卡啦,揪住他耳朵提(音迪)了起来 “呵!卡档儿”!

  乙:她也知道,嗯。

  甲:“你可真行啊!嗯!你真说瞎话不带眨嘛眼的!”

  乙:天津人。[NextPage]

  甲:刚你在家怎么说的?嗯?今儿晚上加班学文件,136号文件。你看看这是文件吗?这不136张麻将牌吗 这不!“

  乙:嗬!人家这瞎话编的多俏!

  甲:”你拍拍心窝你想想你对得起谁呀,啊?!成天的在外边打麻将,工资也不交,家务活也不干,孩子 的功课你问过吗?咱那个“色子”学习一直就跟不上啊“

  乙:别说了!

  甲:”闹了半天…“

  乙:别说了别说了 这”色子“怎么还学习呀?

  甲:哦 那个”卡档儿“的孩子小名叫”色子“

  乙:呵!什么名字啊这是?

  甲:这名多好听啊!我给起的。

  乙:你给起的?

  甲:我给起的名字。

  乙:你那孩子也叫”色子“?

  甲:我那是女孩子,不能叫”色子“呀!

  乙:叫什么呀?

  甲:叫”卉儿“

  乙:”卉儿“!

  甲:嗯 我一瞧”卡档儿“媳妇儿真急啦?

  乙:嗯。

  甲:我得劝劝哪!

  乙:那是啊

  甲:”唉呀!“我说,”坎大嫂!坎大嫂!撒手!撒手!撒手!唉呀!别生气!别生气!老卡不对我批评 他,您请坐,喝点儿水,休息休息,啊?!等这八圈打完喽,两口子早点儿回去吧!“

  乙:还打呀!

  甲:”八圈打完了天亮了!“

  乙:嗯。

  甲:”少跟我来这套,唉!老卡!说痛快的吧!怎么这吧?是跟我回家呀还是跟你们科长学(音淆)?干 脆咱一刀两段!“

  乙:这是最后通牒。

  甲:要说老卡这人就是差点儿,害怕啦,乖乖儿的跟他媳妇儿走啦。

  乙:走啦?

  甲:走啦!

  乙:走啦好啊!

  甲:啊。

  乙:别玩儿啦

  甲:什么?

  乙:别玩儿啦!

  甲:不玩儿?

  乙:啊。

  甲:不玩儿哪行啊?!

  乙:那三缺一不够手啦。

  甲:想法子我也得凑一个。

  乙:这黑经半夜的找谁去(音切)呀?

  甲:找谁呀? 唉(上声)!收发室值夜班儿那(音内)老刘头儿在那呢。

  乙:老刘头儿?

  甲:啊,老刘头儿啊,白天不上班儿,天快黑才来呢。

  乙:哦,夜班儿。[NextPage]

  甲:天一亮走。

  乙:啊,啊啊。

  甲:个儿不高,小圆脑袋瓜儿,推着平头,细眉毛小眼儿,一眨一眨老乐不丝儿的。

  乙:呵呵,老刘头儿。

  甲:老刘头儿!

  乙:他会打牌吗?

  甲:呵!那是老麻将啦!

  乙:啊。

  甲:从解放前就打呀 那(音内)时候他总跟日本人在一块儿。

  乙:瞧瞧。

  甲:听说他还有个日本名字。

  乙:叫什么呀?

  甲:叫”对倒三六条“!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

  甲:就找老刘头儿!

  乙:嗯。

  甲:我找他去(音切)!我说”诶!诶!老刘头儿!老刘头儿!“”什么事儿?“ ”一块儿玩儿两把? 玩儿不玩儿啊?“”诶! 好! 这就去!“

  乙:答应来了。

  甲:说过这话,拉门儿进来了。 ”谢谢!谢谢!谢谢三位!谢谢三位!“

  乙:怎么还谢谢呀?

  甲:我说”老刘头儿,你坐在“卡档儿”那(音内)位子吧,啊,咱可是来真的啊?你腰里一共带多少钱 那?“”我?我没钱,没没没没钱。“

  乙:没钱?

  甲:”哦,没带钱?啊,好办,借给你点儿“”甭甭,甭借,甭借,来着看。“

  乙:来着看?

  甲:等一打上麻将我才知道。

  乙:怎么着?

  甲:他是甭带钱哪。

  乙:嗯?

  甲:我们仨人不是他个儿,没打四圈,仨人的钱全让他赢去(音切)了。

  乙:我说进门就道谢呢!

  甲:嗬,这老刘头儿,得意呀!

  乙:嗯。

  甲:啊,一边儿玩儿着牌还气人,气人哪!他唱这气我们。

  乙:唱什么?

  甲:”都输吧!都输吧!你们仨人都输!“

  乙:东芝广告!

  甲:他这一唱啊 我这手气全让他给唱没啦!

  乙:呵呵。

  甲:眼瞅着这把牌。

  乙:嗯。

  甲:嗬!太好了!这是满贯的牌呀 就差一张胡不了。

  乙:差什么牌?

  甲:差一个”八万“

  乙:让小幺儿打呀,你们不是有暗号吗?[NextPage]

  甲:给她暗号啦。

  乙:嗯。

  甲:连着给暗号。

  乙:是呀

  甲:她不理我,把我气的!嗬!我拿眼瞪她。

  乙:瞪她干吗?

  甲:让她快打那(音内)”八万“

  乙:她哪?

  甲:”小幺儿“一看我拿眼瞪她呀,不好明说,冲我唱上啦。

  乙:唱上啦?唱什么呀?

  甲:就是那(音内)个”黄土高坡“那(音内)个。

  乙:嗯。

  甲:(唱)”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就这个。

  乙:那管什么用啊

  甲:不是,是这调儿,不是这词儿。

  乙:改词儿啦?

  甲:嗯。

  乙:她怎么唱的?

  甲:(唱)”科长不要拿眼瞪我,“

  乙:嗯?

  甲:”八万我从未摸过。“

  乙:那你有什么牌呀?

  甲:”我全是西北风还有东南风,“

  乙:都没用。

  甲:”这回我没辙,我没辙——“

  乙:呵,得你也胡不了了吧?

  甲:她没辙,就得看我自个儿的啦!

  乙:啊,呵。

  甲:我呀,我来个”自摸儿“。这张怎么样?

  乙:嗯。

  甲:嘿呀,不是。

  乙:还不是?

  甲:这手气太背了!

  乙:嗯。

  甲:再看这张。

  乙:这张?

  甲:嗯!(比划用力的抓牌)(唱:”一无所有“的调)”我曾经等了很久——“

  乙:这回?

  甲:”八万它还没到手。“

  乙:又不是。

  甲:”可我这兜儿里已然一无所有,“

  乙:输光了。

  甲:”我恨我的手太臭!“

  乙:是够臭的!

  甲:”我恨那刘老头,“

  乙:你恨人家干吗呀?

  甲:”为了把钱捞回来,我跟他拼一宿,哦哦,哦哦——(比划在桌子上找烟头)“

  乙:你这是干什么呀?

  甲:”我找一个烟卷头儿——“(唱完)

  乙:烟…呵!抽上烟头儿啦?!

  甲:先省这点儿过吧。

  乙:是啊?

  甲:就在这工夫儿,”嗙“”嗙“”嗙“有人敲门。

  乙:又谁呀?

  甲:进来俩民警 ”别打了!别打了!你们四个马上到公安局走一趟!“

  乙:这回是真抓赌来啦!

  甲:不光是抓赌啊。

  乙:嗯?

  甲:民警说看看你们保险柜就知道啦。

  乙:嗯?

  甲:我跑到那屋一瞧啊,唉呦!可要了我亲命啦![NextPage]

  乙:怎么啦?

  甲:那(音内)保险柜里头除了”卡档儿“写那(音内)借条,别的也是一无所有啦!

  乙:什么时候丢的?

  甲:就在我们打麻将的时候,收发室又没人哪,这个小偷翻墙进屋打开了保险柜。

  乙:保险柜没锁?

  甲:能不锁吗?刚才”小幺儿“取钱那锁的是结结实实的。

  乙:锁上就开不开呀?

  甲:锁是锁了,钥匙忘在上头了!

  乙:跟没锁一样!

  甲:这怎么办呢你说?

  乙:你可是财务科长。

  甲:啊。

  乙:聚众赌博又挪用公款这是犯法!

  甲:就是啊!我拿着这借条儿啊我仔细这么一看”嘿嘿嘿“我又乐啦。

  乙:乐什么呀?

  甲:要说聚众赌博我承认。

  乙:啊 。

  甲:挪用公款这里没我的事。

  乙:怎么没你的事啊?你批的条子。

  甲:谁说的?

  乙:有证据上边你盖了章啦。

  甲:当时一忙活我盖的不是图章。

  乙:盖的什么呀?

  甲:”白板“!

  乙:嗨!

   (编辑:王日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