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戏剧写真 演出动态 戏剧视频 戏剧教室 戏剧文本 札记随笔 理论家专栏 戏剧名家 戏剧评论 人物访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戏剧  · 戏剧文本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歪批三国

2013-01-14 10:18:54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

   

  郭德纲、李菁经典相声歪批三国台词剧本

  郭:来了很多的朋友来听相声啊!

  李:唉

  郭:太好了!常听相声对身体有好处!

  李:是呀?

  郭:哈哈一乐,身体健康,听相声听的是什么呢?

  李:您说说呀!

  郭:我得教给您,

  李:啊

  郭:听相声主要听的是贯儿

  李:哦,就是那贯口,

  郭:镗镗镗镗镗镗,无论多少句,一气呵成!

  李:大段的台词

  郭:嘴里干净

  李:唉!

  郭:听相声主要听的是贯儿!

  李:唉!

  郭:听评书呢?

  李:啊!

  郭:听的是这个赞儿!

  李:人物赞儿

  郭:人物赞儿!花鸟赞儿!盔甲赞儿!听的是这个赞儿!

  李:对!

  郭:指挥呢?

  李:听的什么呀?

  郭:看的这范儿!,

  李:哦!

  郭:跳舞!

  李:啊!

  郭:看的这伴儿!

  李:瞧!

  郭:手表!

  李:这是……

  郭:讲究这带儿

  李:没错!

  郭:怀表!

  李:啊!

  郭:看的这链儿

  李:哦

  郭:包子!

  李:啊!

  郭:吃的这馅儿

  李:是!

  郭:唐装!

  李:这个……

  郭:看的这扣(古代的扣儿,音“派儿”)尿炕!讲究那片儿,买王八!

  李:啊

  郭:看那盖儿,这多大学问这玩意儿,啊?

  李:这有什么学问呀?

  郭:一般人说不出来,

  李:是,也没人瞎琢磨这个!

  郭:也就是我!

  李:啊!

  郭:有这么大能耐!

  李:这能耐不怎么样!

  郭:我是个文豪哇!

  李:您呐?

  郭:啊?

  李:没看出来

  郭:你闻闻我,闻完了你好嚎去

  李:这文豪是一个词,您别给拆开

  郭:我是一个大学问家!

  李:哦?有学问[NextPage]

  郭:唉!你扫听啊

  李:啊!

  郭:都知道!诗词歌赋

  李:得,得,您先站好了说话得了,啊?

  郭:在家上炕上惯了!

  李:这还住土炕呢这

  郭:诗词歌赋、古典文学都得学,

  李:唉!

  郭:金银财宝价最高!光阴似剑斩人的刀!日月穿梭催人老!太阳佛三道金光把人熬。唐诗这。这个啊?这个唱着说也行!

  李:是呀?唱啊?

  郭:(唱,北京琴书调)那金银财宝价最高哇!光阴似剑斩人的刀!日月穿梭催人老哇!太阳佛三道金光就把人熬,(琴书过门)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李:这您还给鼓掌呢?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

  郭:这个?唐诗,太阳佛三道金光,把人熬

  李:唐诗里没这首。

  郭:这个多了啊!

  李:啊

  郭:马要是有膘算好马!人要想致富多勤劳!在外休交无意友,他摆下窟窿让你瞧!花开花谢年年有!月缺月圆有几遭!忍又忍,饶又饶,忍字头上三把刀!这咱们都会啊!

  李:这叫“百忍图”

  郭:唉!渔樵耕犊都得忍,听我把几样个忍说个根苗,砍柴的樵夫也得忍,忍的是山中无有虎狼嚎,打鱼的渔夫也得忍,忍的是风平浪静好把鱼虾抄,当了王八也的忍,睁一眼闭一眼假装瞧不着。你看这个。啊。这个啊,瞧着了吗?

  李:没瞧着。

  郭:假装瞧不着!

  李:别找补你还找补一句干吗呀?

  郭:啊!唐诗,唐诗宋词!

  李:没有这首

  郭:这大伙都瞧见才子了吧?这?

  李:才子就这学问啊?

  郭:这学问大了,说实在的。什么都得研究!

  李:还研究什么了?

  郭:唉?这都得研究,古典名着!都得研究,东西汉、西游记、三列国,啊?

  李:你要说三国,水浒古典名着那您研究研究,这个有点意思

  郭:三国、水浒你都知道?

  李:知道呀?

  郭:不?可以呀这就!

  李:啊

  郭:都说说相声的没什么知识,你使我改变了这种看法。可以呀!小鬼!啊?呵!

  李:谁是小鬼?

  郭:还知道三国!我很兴奋!

  李:啊?

  郭:唉?你?呵?这?呦?呵!他还知道三国?你看看!?

  李:什么毛病啊?您这是?

  郭:我很欣慰呀!中国相声界后继有人了。啊?三国你也知道?!

  李:知道三国不怎么露脸

  郭:我是这方面的专家呀![NextPage]

  李:哦,专研究这个!

  郭:有关三国方面的事,你得问我呀!

  李:是呀?

  郭:我净研究那个三国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的事儿!

  李:哦,那您都研究什么给我们说说。

  郭:我知道的别人都不知道。

  李:哦!

  郭:知道借东风吗?

  李:有这出戏呀

  郭:呵!这戏你也看过????

  李:啊

  郭:呵?!?!?好呀!好!好!还灵啊这玩意儿啊?三国里面借东风,京剧有这个呀!京剧!有这借东风这戏!

  李:对

  郭:(唱)我料定,甲子日东风必呀降!对吗?

  李:有这句呀!

  郭:魏容源唱这最好啊!你知道吗?

  李:谁?!?!?!?

  郭:啊?

  李:魏容源?魏容源唱评戏的!

  郭:这,这是谁?

  李:马连良啊!

  郭:马连良?

  李:唉!

  郭:唱这最好!但是我问你啊!甲子日东风必降,借东风这天是甲子日

  李:对

  郭:这天,礼拜几?

  李:礼拜几???

  郭:礼拜几?

  李:那……谁知道呀?

  郭:不知道?!?

  李:不知道!!!

  郭:礼拜四!

  李:礼拜四?

  郭:建安13年,11月20号!公元208年!按日子算好了,加上闰年最后拿7一除,这天礼拜四!谢谢啊!谢谢啊!

  李:还行,真下功夫还!

  郭:礼拜四!我准备把这个啊!卖给北京京剧院!

  李:唉?人家要这个干什么用?

  郭:以后搁到戏里边呀!(唱)我料定,甲子日礼拜四,东风必呀降!这好这,多好这啊?!

  李:这么唱非得把乐队带沟里去

  郭:多好啊,京剧带天气预报,这玩意儿,啊?

  李:这没什么这!

  郭:大伙能不爱看吗?想知道什么天儿看戏去咱们!

  李:就知道那天呀?

  郭:贡献很大!知道吗?

  李:也没什么贡献!

  郭:别人不知道,咱们知道呀!

  李:哦,还研究什么了?

  郭:嗯,关羽知道吗?

  李:当然知道了!

  郭:关云长,他师傅是谁?

  李:他师傅?!?

  郭:您知道吗?

  李:关羽还有门户?

  郭:你瞧!?!有师傅有徒弟[NextPage]

  李:哦!

  郭:不知道?

  李:不知道!

  郭:完了啊,这完了啊!

  李:啊

  郭:不求甚解!

  李:那您给我们说说。

  郭:关羽的师傅谁呀?

  李:啊!

  郭:谁知道?没人知道!先问你一个小问题,关羽爱看什么书?

  李:唉?这个瞒不了我!

  郭:嗯

  李:春秋-孙武兵法!

  郭:对!孙武兵法!为什么爱看孙武兵法?

  李:为什么呀?

  郭:那是他师傅留下来的

  李:哦?

  郭:知道吗?

  李:啊

  郭:孙武!后面还落一字儿呢!

  李:什么呀?

  郭:空!

  李:孙悟空?

  郭:唉!

  李:猴儿?!?!?

  郭:对!对!对!对!!!

  李:这是关公他师傅?

  郭:关公他的老恩师!啊?孙悟空!师叔猪八戒,你知道吗?

  李:对

  郭:沙和尚你知道吗?

  李:唉!沙和尚

  郭:他师爷,唐僧,是啊!

  李:对,那也不对呀?

  郭:怎不对呀?

  李:这孙悟空是猴儿呀?

  郭:对,这关羽也是猴儿呀!

  李:关羽是猴儿???

  郭:汉寿亭-猴儿!是吧?

  李:您这点儿学问都糟践这上面了

  郭:三国之后是两晋。两晋完了南北朝,南北朝完了是隋朝,最后又唐朝统一天下,你算把,这当中500年,三国的时候啊,孙悟空教完的关羽,给压在五行山下,500年后给弄出来取经去了,你看看……是吧?

  李: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呀?

  郭:你瞧?!知识嘛?知识嘛!

  李:除了这个您还研究点什么呀?

  郭:涨能耐啊!

  李:啊

  郭:曹操,你知道嘛?

  李:曹操知道

  郭:曹操,的父亲是谁呀?

  李:曹操,他爸爸?[NextPage]

  郭:啊!

  李:我知道!

  郭:谁呀?

  李:曹子高(点心名)

  郭:你看?胡说八道了吧?我不作兴你们这样的啊!

  李:你甭作兴这个

  郭:这个学(Xiao)习这个知识的时候啊!

  李:啊!我知道!

  郭:你不认真那种,不知道就问。什么叫曹子高呀?胡说八道呀这。啊?

  李:叫曹嵩呀这

  郭:不是……我告诉你啊,我研究学问这么些年了,啊?

  李:您老没站像

  郭:腿没地儿搁,你知道这,你知道嘛!曹操的父亲不是曹嵩!

  李:谁呀?

  郭:真想学嘛?

  李:我还真想学!

  郭:拿本儿都记上点儿啊!我告诉你,曹操的父亲!叫香蕉!

  李:香蕉???

  郭:香蕉!!

  李:还不如我这曹子高呢!

  郭:你那多干的哼啊?

  李:对!您这有水儿呀!哪俩字呀?

  郭:相好的相,交情的交。曹相交。

  李:不是那水果呀?

  郭:不不不,跟那没关系,

  李:哦

  郭:曹相交,这有来历,

  李:有什么根据你说说。

  郭:看过京剧“捉放曹”吗?

  李:看过呀!

  郭:里边有个老头叫吕伯奢

  李:哦

  郭:见了曹操说了这么句话。

  李:哪句呀?

  郭:我与你父相交不假!我跟你爸爸曹相交-关系不错

  李:还有不假呢?

  郭:真的呀!

  李:您这是“狗带嚼子-胡擂呀”

  郭:曹相交,知道吗?这你不知道吧?

  李:我是不知道!

  郭:这涨多大能耐?通过我们的研究,发现三国里边,对男女方面感情的处理,有不同的方式。

  李:哦,都有什么呀?

  郭:比如说这里边有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李:叫什么

  郭:刘备,刘玄德。刘备这人不怎么样,

  李:啊

  郭:尤其对自己的媳妇儿,不好!在这个三国里面,曾经有三次把自己的媳妇儿给抛弃了

  李:哦?

  郭:这叫刘备撇妻[NextPage]

  李:都什么时候啊?

  郭:你看!吕布打小沛,他跑了,媳妇儿(糜竺)扔下,不管了。

  李:啊

  郭:打徐州,他又跑了,媳妇儿怎么办呢?让这个关云长弄两辆车给拉走了,躲着吧

  李:对

  郭:后来屯土山的时候,约三事儿,有这么一段儿吧?

  李:屯土山,约三事

  郭:后来张文远来了,了这个事儿,张文远事儿挺多,这是刚从乌龙院出来,知道吗?

  李:唉,这这……

  郭:说,我也忙着呢!

  李:张辽张文远,不是那张文远

  郭:啊?跟那(不一样吗?

  李:不一样

  郭:他那个脾气还管什么朝代呀?啊

  李:那也得管,那也得弄明白了。

  郭:啊,这是一回,到后来,弃新野,走樊城的时候,又把媳妇儿扔了。

  李:哦?

  郭:后来多亏这位大将军,赵云赵子龙,七进七出,把幼主阿斗才救出来,

  李:是

  郭:刘备接过孩子来,邀买人心这劲儿大了

  李:啊

  郭:眼泪下来了,一看这阿斗,都因为你!

  李:这刘备说话跟我一个味儿啊?

  郭:他,他特点嘛

  李:什么特点呀?

  郭:就因为你,险些损失我一员大将呀!这倒霉孩子我留你干嘛呀?我摔死你我!---扔地下了

  李:扔地下了还不摔死?

  郭:这是坏呀!坏门儿呀,能摔死嘛?第一啊,刘备毛着腰呢!

  李:哦

  郭:第二,他这胳膊又长,跟猩猩似的,

  李:是

  郭:第三,沙土地儿,孩子直接撂地上了。没事儿!真想摔死,真想弄死,有的是法儿,

  李:都有什么办法?

  郭:攥着腿,往树上抡

  李:这太狠了

  郭:两下就完了,是不是啊?这是刘备撇妻

  李:邀买人心

  郭:还有这吕布恋妻

  李:吕布恋妻怎么回事?

  郭:吕布了不起呀!

  李:啊

  郭:人中的吕布,马中的赤兔!

  李:有这么句话,

  郭:所有的马里头都干不过他,

  李:对

  郭:跑的快!嚯,这一圈出去好几百里地,

  李:是[NextPage]

  郭:而且不累,一拽驷缰稀溜溜暴叫一声,战马四蹄抬起来,呵!跟别的马还说话呢!

  李:啊

  郭:我跑的最快!

  李:没完了是吧?这马也这味儿?

  郭:就这意思啊

  李:什么意思呀?

  郭:马中赤兔,人中吕布!了不起呀!能耐大了,可就有一样,贪恋美色,喜欢貂禅,白门楼的时候让曹操把他杀了。吕布恋妻

  李:唉!

  郭:还有刘安杀妻

  李:这是怎么个故事?

  郭:也是刘备逃出来小沛,一路上也没吃饭,肚子饿的难受。荒郊野外发现一所小房子,里边住着一个人叫刘安,跟这儿弹剑而歌,

  李:唉

  郭:什么叫弹剑呢?过去的人呐,有时候坐在屋里,宝剑抻出来,拿手指弹着这剑,一边弹剑一边唱歌,

  李:过去兴这个

  郭:解闷儿,是啊,(唱)春天里这个百花香,朗里个朗里个朗里个朗。

  李:那有这歌吗?

  郭:解闷儿呗!刘备来这儿啪啪啪一砸门,门分左右,刘安出来了。你找谁呀?

  李:你要再学这个我抽你啊!

  郭:我就这番儿瓷实,你知道吗?

  李:你怎么哪段里都有这个呀?

  郭:让进来了,往这儿一坐,刘备说还没吃饭呢。不要紧的,我给你准备饭去吧!来到后面把媳妇儿杀了,做了几道菜,弄出来,刘备全吃了,打这儿跑出去遇见曹操了,时方才有一个叫刘安的人,请我吃饭,吃的他媳妇儿,曹操很感动,派人送去纹银一千两,打这儿起,刘安陡然而富,

  李:富了

  郭:可是呢,精神很空虚,

  李:啊

  郭:一辈子打光棍儿,

  李:怎么的

  郭:谁家的姑娘都不敢给他当媳妇儿,

  李:为什么呀?

  郭:怕他请客。

  李:对,再给宰了?

  郭:是不是,你看这些个知识,你看三国,看不出来,

  李:那也没有呀

  郭:就得跟我这儿来学,

  李:对,您净琢磨这个

  郭:是不是啊,再问你一个问题,

  李:什么问题呀?

  郭:整个三国里谁能耐最大?

  李:唉?这个您难不了我,我知道!

  郭:谁呀?

  李:诸葛亮!

  郭:诸葛亮,能耐不小,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盾甲,自比管仲、乐毅之贤,抱膝委坐,未出茅庐便知三分天下

  李:能耐不小!能耐多大呀!

  郭:能耐大可是大呀?五丈原、七星灯,怎么让司马懿挤兑死了?

  李:那就是司马懿能耐大。[NextPage]

  郭:对了!司马懿能耐大。统领千军万马!啊?手底下大将有千员之多,了不起的英雄,战街亭的时候,派张合一战成功。司马懿能耐大!

  李:多大呀!

  郭:那怎么在街亭让赵云给吓跑了呢?这怎么回事而?

  李:那就是赵云能耐大!

  郭:对!长胜将军,在长板坡七进七出救出来幼主阿斗。

  李:唉!

  郭:赵云能耐大!为什么当阳桥的时候,让张非断后呢?

  李:那就是张非能耐大!

  郭:虎牢关,三英战吕布,哥儿三打一个人?

  李:吕布能耐大!

  郭:白门楼,曹操,杀吕布!

  李:那就是曹操能耐大!

  郭:哦?火烧战船的时候,把胡子都切了,一人儿就跑了,谁能耐大?

  李:不知道!

  郭:全三国谁能耐大你不知道?

  李:不知道!

  郭:我呀!

  李:这里还有您呢?

  郭:你瞅,没我,这几番?能说这么痛快吗?

  李:这不怎么露脸

  郭:多大能耐呀!研究,就得研究它外延的东西,你光琢磨故事没意思了。三国演绎这些个英雄人物,难道现如今社会来,也有他们不同的用处!

  李:哦?都有用武之地!

  郭:唉!

  李:我要提几个人呢?

  郭:我能给他们--再就业!

  李:哦,您给安排个工作。

  郭:没有问题。

  李:刚才您说的那个,张辽张文远,大将![NextPage]

  郭:张辽张文远,

  李:他能干什么呀?

  郭:搁到幼儿园当老师去。专门管小孩儿,

  李:这为什么呀?

  郭:逍遥津一战的时候,百万小儿都不敢哭,张辽止啼,搁到幼儿园看孩子最合适。

  李:他能把小孩儿都镇住了。

  郭:都害怕他。

  李:大将张非,张翼德能干什么呀?

  郭:张非,张翼德,搁到银行当保安。

  李:这怎么回事呀?

  郭:一个是他睡觉打呼噜,二一个睡觉的时候瞪着眼。这样,当保安最合适了。

  李:对,防小偷。曹操

  郭:曹操,当整容师呀!割须弃袍,把这自己的模样全改了。整容最好!

  李:左慈能干什么呀?

  郭:左慈是个了不起的人,半仙之体,想当初,弄各种的戏法儿,是不是?当魔术师呀!

  李:魔术师?

  郭:大卫。左慈菲尔

  李:大卫·科伯菲尔

  郭:嗯,他不磕巴

  李:什么叫不磕巴呀?

  郭:就是手快,嘴没事。

  李:能当魔术师

  郭:魔术师

  李:好。我再提一个,刘备刘玄德

  郭:演电视剧去

  李:演电视剧?

  郭:说哭眼泪就来,刘备最合适

  李:感情充沛

  郭:没问题

  李:张松能干什么呀?

  郭:张松,哦,献西川的张松呀!

  李:对

  郭:当主持人去,嘴尖舌快, 不给人留面子, 让他挤兑嘉宾去

  李:哦,孔明

  郭:孔明开网站,

  李:开网站?

  郭:这么聪明的人,不开网站,啊?冤枉。www.诸葛亮。com

  李:对对对

  郭:是吧?

  李:赵云赵子龙

  郭:快递!

  李:啊?

  郭:快递!七进七出,不耽误事儿。快!

  李:速度快?[NextPage]

  郭:速度快!

  李:弥衡

  郭:弥衡,击鼓骂曹,脱一光膀子跟曹操干仗的?

  李:对,对,对!

  郭:送到美术学院,裸体模特啊

  李:怎么琢磨来的

  郭:那儿脱去,那儿脱去

  李:关羽关云长,

  郭:WTO谈判代表,过五关斩六将,他去这最合适这个。

  李:有一个叫曹冲的

  郭:自由市场,管那公平秤去

  李:对,曹冲称象

  郭:他对这有研究

  李:庞统?

  郭:演小品,那模样准红,我告诉你吧。

  李:嗯,庞统长的不好看,

  郭:丑星吗!

  李:杨休能干什么?

  郭:幸运52,替李永,猜谜语,噎……这个,多好!

  李:孙权?

  郭:演话剧,演外国人,不用化妆

  李:哦,

  郭:绿眼珠子,红眉毛

  李:孟获能干什么?

  郭:孟获,七擒孟获?甲A甲B当教练去啊!不过就是7次啊!

  李:要过七次呢?

  郭:过七次就下课了。

  李:别说了。 

  ( 编辑:王日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