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 - 文艺的力量
戏剧写真 演出动态 戏剧视频 戏剧教室 戏剧文本 札记随笔 理论家专栏 戏剧名家 戏剧评论 人物访谈
北京文艺网
 · Home  · 戏剧  · 戏剧文本
自媒体注册
北京文艺网自媒体发稿指南:
1、登录北京文艺网,点击北京文艺网会员注册,根据要求完成注册。
2、注册完成后用户名和密码登录北京文艺网。
3、登录后,请点击页面中功能菜单里的我要投稿,写下你要投稿的内容,后点击确定,完成投稿。
4、你的投稿完成后需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显示在北京文艺网,审核时间需要一到两天,请耐心等待。

《于无声处》(十一)

2012-11-23 10:35:03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

   

  何 芸:欧阳他就是……

  刘秀英欲呼,何是非恶狠狠地攥住了她的手。

  何 芸:欧阳就是——全国通缉的那个“反革命”!(蒙面跑下)

  何是非、刘秀英都愣住了。

  何是非:是这样。(来回急急地踱了两步,转身想出门)

  刘秀英:(突然跳起来以少有的敏捷拦住何是非)你上哪儿去?

  何是非:秀英,你今天是怎么了?(推开刘秀英)

  刘秀英:(固执地不让)你上哪儿去?

  何是非:别捣乱!我有要紧事!

  刘秀英:(显得十分清醒)什么要紧事?

  何是非:你——(想硬推开刘秀英)

  刘秀英:(寸步不让)你不能再干那种事了!

  何是非:不能干什么?

  刘秀英:不能……不能再干九……九年前那种伤天害理的事!

  何是非:(震惊)什么?你说什么?九年前我干什么了?(突然惊慌起来)你,你怎么知道的?!

  刘秀英:我知道,我都知道……

  何是非:秀英?

  刘秀英:我求求你,他们母子已经让你害得够苦的了!要不是梅大姐,你的骨头都早就不知道烂到哪儿去了,我求求你,别再害他们了!

  何是非:原来这几年你……(坐倒在沙发上)

  刘秀英:我心里什么都明白。我不疯,我不傻,我就是憋了一肚子委屈没地方说,我难受(哭了)……

  何是非:秀英,我也是被逼出来的啊!当时我好不容易才取得了造反派的信任,和唐有才他们挂上了钩,他们逼我说梅大姐是叛徒,我敢不说吗?而且那是上边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意思。只要我敢说半个不字,顷刻之间他们就会叫我粉身碎骨哇!

  刘秀英:可你把梅大姐弄得多惨啊!

  何是非:不,她不能怨我,她只能埋怨政治斗争太残酷!这些年跟着唐有才他们转,真跟过去在洋行、交易所里混饭吃一样的紧张、危险、可怕。我算认准了,只有闭上眼睛,豁出一切,不怕拼光血本,把什么都赌上,也许还能闯出一条路来,不然……

  刘秀英:什么?你说的是什么?

  何是非:(发觉失言)啊!随便瞎说。秀英,这些你就都别管了,我包你能过个舒舒服服、太太平平的晚年,你放心,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办到。

  刘秀英:这辈子,我什么也没跟你要过,什么都听你的,顺着你,今天,我就求你这么一件事,救救欧阳![NextPage]

  何是非:救了欧阳,我怎么办?一会儿唐有才就要来,要是他知道这么重要的一个现行反革命犯窝藏在我家里,那我几年来费尽心机、惨淡经营起来的这一切,就全完了!

  刘秀英:可你就不顾欧阳的死活吗?

  何是非:那是他自己找死!难道他看不出来吗?大局已经定了!他一个跑堂的充什么英雄好汉?欧阳反正是跑不掉了,可这一出一进对我是天壤之别啊!(出门)

  刘秀英:(追上去拖住他)不行,你不能……

  何是非一脚把刘秀英踢翻在地,跑下。

  刘秀英:(捂住胸口,趴在地上)小芸,小芸!

  何芸上。

  何 芸:妈妈!您怎么了?(欲扶她)

  刘秀英:快,替我叫欧阳!

  何 芸:妈妈!

  刘秀英:(发疯似的捶着何芸的腿)你叫!你叫!

  何 芸:欧阳!欧阳!

  欧阳平上。

  欧阳平:刘阿姨?这是怎么了?(帮何芸把刘秀英扶到沙发上)

  刘秀英:欧阳,快走,背着你妈快走,家里有鬼,鬼……(晕过去)

  何 芸:妈妈!妈妈!(架着刘秀英上楼)

  欧阳平转身进屋,片刻,拎了个旅行袋出来。在门口痛苦地站

  了一会儿,转身欲走。

  何芸下楼。

  欧阳平:我本来想等大为的化验报告,现在,只好不等了。告诉大为,明天我要到医院去找他。——还有,我妈妈到现在昏迷不醒。

  何 芸:啊?!

  欧阳平:我实在不忍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儿!

  何 芸:梅伯母我负责照顾,放心,你快走吧。

  欧阳平:她床头有个小包,这几年妈妈从来不离身,你千万替她留心保管。[NextPage]

  何 芸:知道了,你去吧!

  欧阳平:谢谢你!

  何 芸:从小到大,我们之间从来不说一个谢字啊!

  欧阳平:我走了。(欲握何芸的手,发现了她手中的诗集)

  何 芸:这是你编的吧?我看了,我很喜欢它!瞧这首:

  清明洒泪究何罪?

  血雨腥风卷地飞!

  党心民心不可侮,

  于无声处听惊雷!

  欧阳平:我只希望同志们看到这把匕首的闪光以后,能够坚定这样一个信念:人民不会永远沉默!

  何 芸:人民不会永远沉默!——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对我的估计错了,跟九年前一样的错了!必要的时候我也会化作匕首的!

  欧阳平:(紧紧地握住何芸的手)我走了!(欲下)

  何 芸:欧阳!(追上去)让我再看看你!

  欧阳平欲走,何芸抓住他不放。

  何 芸:你,快走吧!

  欧阳平转身出中门。

  何芸痛苦难言。

  何是非迎面上。

  何是非:欧阳!你怎么一个人走了?

  何是非拉着欧阳平复上。

  欧阳平:何伯伯,我妈昏迷不醒,实在走不了,请您原谅,我一个人先走。

  何是非:什么?梅大姐昏迷不醒?会不会因为……唉,都怨我一时糊涂,说了几句气话,万一梅大姐……我真浑啊!……来来(夺过欧阳平的旅行袋)欧阳,你们谁都别走了,这儿就是你们的家,刚才都怨你何伯伯老糊涂了……

  欧阳平:(夺回旅行袋)我仔细地考虑过了,我留在这儿是不太合适。

  何 芸:爸爸,你就让他快走吧!

  欧阳平欲出中门。

  何是非:(急忙堵住门)就要下大雨了,你妈又昏迷不醒,叫你走,我于心不安。小芸,我的意思,出去也不一定——方便,留下来,我们另想办法。[NextPage]

  何 芸:也好。

  欧阳平无可奈何地回来。

  电话铃响,何是非接。

  何是非:喂,老张啊?……什么?报临时户口?哈哈,我的老朋友你还信不过?……不,不,误会,误会……好!老唐那儿我去打招呼!好好,麻烦你!——瞧,全解决了。来来,歇会儿。欧阳,千万别生你何伯伯的气呀!

  刘秀英出现在楼梯口。

  刘秀英:欧阳,你还没走?

  何是非:哎呀,你这个疯病可怎么了得!(把刘秀英往楼上死命推着)

  刘秀英:我没有疯!你刘阿姨没有疯!(挣扎着,但无济于事,终于被何是非推上楼去)

  何是非:欧阳,你可千万别走!(上楼)

  欧阳平下决心拎起旅行袋欲走。

  幕后传来梅林的呼喊声:“平儿,平儿!快来呀!”

  欧阳平进屋。

  何芸呆然。

  何是非下楼。

  何是非:欧阳没走吧?

  何 芸:没有,爸爸,我们怎么办呢?

  何是非:你说呢?

  何 芸:连夜送他走,送到外婆家去!

  何是非:这么做,好吗?

  何 芸:那儿是乡下,比较安全。

  何是非:(淡然一笑)你听错了我的问题,我是说,这么做,好吗?你我可都是共产党员。

  何 芸:梅伯母、欧阳是比我们更好的共产党员!

  何是非:你在说胡话了,梅林九年前已经被开除了党籍,欧阳也被取消了

  预备期!

  何 芸:可他们都是党的最忠诚的战土!

  何是非:“党的忠诚战士”,却会受到党的通缉,这如何解释呢?

  何 芸:不是党通缉欧阳,是“他们”!党不是“他们”的,党会战胜“他们”的!欧阳说得多好!(把诗集捧在胸前)

  何是非拿过去贪婪地看着。

  何 芸:(突然清醒过来)爸爸!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何是非不答,继续翻着。

  何 芸:爸爸!回答我!

  何是非:我回答你,我们应当坚决检举揭发现行反革命分子欧阳平!

  何 芸:什么?!(一把夺回诗集)

  何是非:小芸,我知道你对欧阳有感情,可是,革命利益高于一切,我们必须大义灭亲,把他交出去![NextPage]

  何 芸:(挥着诗集)可他是悼念周总理……

  何是非:悼念周总理也不行!

  何 芸:什么?!

  何是非:唐有才没向你交底?周恩来已经成了某些人心目中的一面旗帜,一面用来对抗中央首长的旗帜,我们就必须(恶狠狠地做了一个砍伐的动作)……

  何 芸:啊?!我明白得太晚了!

  何是非:明白就好。小芸,坚强些,既然欧阳平成了扛黑旗的急先锋,我们就要恨他,铭心刻骨地恨他。

  何 芸:(冷笑几声)铭心刻骨?

  何是非:(毛骨悚然)小芸!你,你疯了?

  何 芸:妈妈疯了,哥哥疯了,我——也疯了!

  何是非:小芸!

  何 芸:从小,我就把你当成老革命、老干部,我为自己有这样一个父亲而感到高兴,自豪;这么多年哪,特别是在欧阳不在自己身边的这些日子里,我一直把你当成生活中最可信赖的人。我爱你,我崇敬你,有了什么高兴的事,我第一个告诉你,有了什么矛盾,痛苦,我又是第一个向你求救……有时候我也怀疑你的某些做法,可你总是偷偷地向我诉苦,说你也热爱周总理,你心里也十分矛盾,十分痛苦。我,全相信了你……难道,这一切你都是在演戏,演戏?!

  何为从中门上。

  何 为:好家伙,这场大雨!哎,咱们家周围怎么净是些黑影子在晃来晃去啊?(进走廊)

  何 芸:(出门向两面张望,然后回来)是你?

  何是非:(冷酷地)是我,我打了电话。唐有才想亲自来抓他,可是考虑到你的名誉,他决定送你一个现成的立功机会。(看表)现在六点,命令你在七点之前亲手逮捕欧阳平!否则……

  何 芸:卑鄙!

  低沉缓慢的钟声打六点。

  (转暗)

  (编辑:王日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协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