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如何写好影视剧中的“工具人”?

2020/03/24 10:58:01 来源:影视独舌  作者:文朔朔
   
什么是工具人?为达成某种目的而被当成工具使唤的人。影视剧中也有工具人,他们是单纯为主角服务的配角,起到加强戏剧冲突的作用。

image.png

  
  什么是工具人?为达成某种目的而被当成工具使唤的人。影视剧中也有工具人,他们是单纯为主角服务的配角,起到加强戏剧冲突的作用。


  《安家》中房似锦的妈妈潘贵雨可谓是典型代表。只要她出现,立刻把独立女性房似锦打回原型。随之而来的是观众气得不行,话题讨论度持续走高,流量带来的关注度又为收视添一把柴。


  类似的角色还有很多。《欢乐颂》中樊胜美的妈妈刘美兰,《完美关系》中邦尼的母亲,《都挺好》中苏明玉的舅舅一家……他们能量十足,搅得主人公六神无主。工具人好用,但不免有同质化现象,如何才能在影视剧中写好“工具人”呢?


  《安家》播出之后,很多观众就将潘贵雨和刘美兰联系在一起,因为他们共同的做法就是“剥削女儿,贴补儿子”。“你赶紧给家里寄点钱来。”更是挂在她们嘴边的一句话。


  从方式上来看,刘美兰还会以偶尔娇弱的姿态来死死巴住女儿樊胜美。潘贵雨则永远盛气凌人,手心朝上,给钱应该。难怪观众评价说,潘贵雨的出现“洗白”了刘美兰。

image.png

  
  归根结底,作为工具人他们的作用是相似的。以潘贵雨的所作所为为例,53集的剧情中她重点出现五次,每一次都与主角产生直接冲突。


  潘贵雨首次登场,只有一通电话的表演时间。却将“稳准狠”三字决发挥到极致。上来就是“房四井你胆大了”,紧接着不接电话的罪名一安,对方气势上便落了下风,进而直奔主题,下最后通牒,索要100万。活脱脱一个讨债人。

微信图片_20200324105923.jpg

  
  第一次交锋,房似锦以20万稳住,却也埋下后患。


  这边,房似锦刚跟同事的关系有所缓和,潘贵雨便突然而至,门店闹完出租房闹,哭天抢地、打地铺,让房似锦的面子和里子都丢了。

image.png

  
  极致的工具人构建出不同反响的母女关系,潘贵雨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危险系数高,何时爆炸,全看房似锦这台ATM机吐钱痛不痛快。第三次交锋是房似锦父亲出车祸,潘贵雨顺理成章地要钱。这是一次冲突爆发的小高潮,房似锦既要解决受害人家属对爷爷的围堵,又要把父亲驾车肇事的案件解决。


  在房似锦疲于应付的同时,徐文昌也没闲着,经历了前两次的小试牛刀,他明白房似锦的痛点,亦有应对方案。叫来老同学为房似锦提供法律援助,给出解决问题的最优解,进而表露对房似锦的爱慕。一个操作,引发两位主角联动,前后配合,事件得以顺利解决。

微信图片_20200324110001.jpg

  
  每次矛盾都会让徐文昌和房似锦走得更近,毕竟工作上的互动只能增加彼此好感,而真正的困难才能推动两颗心靠近。由此可见,潘贵雨作为工具人不仅是制造矛盾、增加戏剧看点,更大的影响在于引发连锁反应。


  到了第四次冲突时,隐瞒爷爷去世真相,妄图继续骗钱的潘贵雨暴露了。房似锦在爷爷出殡那天赶回老家,与潘贵雨当面对质,扯掉最后一层遮羞布。气急败坏的房家人作势要找房似锦麻烦,陪同前来的徐文昌守护所爱。至此,工具人真正引发徐姑姑和房似锦联动,两位主角情感根基得以扎实。

微信图片_20200324110019.gif

  
  说到这儿,不妨宕开一笔,回答两个疑问。如果房似锦一次性付清了那100万,是否就能消除后患?未交代的母女结局,是否是大团圆结局?


  两个问题可以合并回答,在最后一次冲突中得到答案。


  潘贵雨病重,房似锦本能抵触不想探望,毕竟再不和房家有任何瓜葛是她曾经立下的Flag。经由徐文昌劝导,房似锦还是去看了潘贵雨,只不过她躲在门外。直到徐文昌把两万块钱的信封送到潘的面前,潘贵雨才起身,嘴里依旧不饶人,说着“等我病好了,还能揍她”。两个细节过后,房似锦转身离去,我们知道,这次她彻底死心了。

image.png

  
  潘贵雨的欲望房似锦永远无法满足。这是一个隐藏结局,它并不圆满。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潘贵雨作为工具人的本职工作完成了。


  要想写好工具人,其实更要想好人物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心想要靠钓得金龟婿走上人生巅峰的樊胜美,极力装点自己。却被母亲刘美兰吐槽,“你哥给樊家生了个孙子,你呢?只有一堆衣服。”即使樊胜美的工作是外企资深人力资源,外表光鲜亮丽,却难以盖住家里无底的漏洞。

image.png

  
  归根结底,是工具人要和主角产生什么样的价值冲突。比如一心求死的倒霉蛋准保遇上一个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人,想要独立的女性却怎么都甩不开原生家庭的牵绊。简而言之,主角越想干什么,就越得让工具人跟他反着来。


  回看家庭伦理剧流行的那段时间,麻辣婆婆和傲娇儿媳之间的冲突不也是如此。媳妇是想要组成小家庭,而婆婆往往是想将儿子和儿媳掌握在上一辈的家庭当中,价值诉求不同,必然产生冲突。


  影视作品中类似的传统观念冲突,往往能唤起观众较大共鸣,但这只是工具人的一种可能。更多情况下,我们更加熟悉“黑化”反派,他们天然承担着“工具人”的重任。谁还没有过被容嬷嬷毒针支配的恐惧呀。

image.png

  
  主角决定了工具人的模样,如果主角们的核心诉求都是为了摆脱原生家庭,工具人大抵逃不过潘贵雨、刘美兰的模样。时间一长,观众难免疲惫。与其一条路走到黑,把工具人写得愈发扭曲变形,不妨跳脱出来,从主角身上入手,为他们赋予不同的价值诉求,这样为之配备的工具人也才会新鲜。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斯达克(北京)艺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9076号-1 Email:artsbj@artsbj.cn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MA01P1D42Y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