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青春剧想突破更需“贴地飞行”

2020/03/22 08:39:52 来源:影艺独舌  作者:一树
   
对青春时期喜怒哀乐的书写,是影视创作经久不衰的母题。另一方面,青春题材的作品,也反映着特定社会阶段中青年人的形象和文化符号。

微信图片_20200322084059.jpg


  如果从1998年播出的《将爱情进行到底》算起,青春剧已经走过了三十多年的发展期,成为了国产剧中相当成熟的类型。


  对青春时期喜怒哀乐的书写,是影视创作经久不衰的母题。另一方面,青春题材的作品,也反映着特定社会阶段中青年人的形象和文化符号。因此,青春题材的影视作品不仅吸引着青少年群体,还会引发其他年龄层对青春记忆的怀念。


  从这个角度来说,青春题材可算是剧集市场中的“刚需”之一。2020年的待播剧中,青春剧数量依旧可观。从以网剧起家的年轻制作公司,到深耕市场多年的头部制作公司,青春剧都是不可或缺的储备类型。


  天生与“偶像”“流量”更为贴近的青春题材,随着近十年流量经济的发展,也迎来了创作的高峰。然而,数量的急速上涨,“速食”型青春剧的出现,让这一类型本应承载的文化意义逐渐变得稀薄。


  应当说,青春剧就像是一面镜子,年轻人能通过镜子看到自己的形象,镜子同时也反映着周遭环境的变化。如今,当视频网站深度参与剧集的开发制作,网台审查标准也更趋一致时,青春剧又将如何应对大环境的变化?


  抛去偶像包袱,“青春+”趋势仍旧火热


  相比起日韩与台湾地区风靡一时的青春偶像剧,大陆的青春剧在选题角度、人物设定,以及表达手法上整体都显得更为平实。以赵宝刚的“青春三部曲”为代表的本土化创作,比起营造梦幻而夸张的爱情氛围,更注重表达年轻群体的成长过程和自我诉求,也是大陆青春剧从一开始就有的“现实主义基因”。

image.png

  
  观达影视副总经理,多部青春题材作品的制片人周丹表示,“青春剧是青春剧,偶像剧是偶像剧。所谓的‘偶像剧’,可能更注重人物质感和行为的夸张化,但青春剧是不需要的。”


  抛去“偶像包袱”之后,青春剧所需要的,便是拓宽自己的题材边界,“青春+”的概念便也应运而生。


  “青春+校园”依旧是待播青春剧中比较常见的搭配,《致我们甜甜的小美满》是企鹅影视与编剧赵乾乾合作的第三部。芒果TV的《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则在“青春+校园”的基础上,再加上奇幻的元素。


  优酷与观达影视合作的《上游》是一部具有“怀旧”气息的青春校园题材作品。据制片人周丹介绍,《上游》的故事背景设置在1998-2007年的十年间,与当下现实有一定差距,这种年代感也使得剧作具有独特的气质。

image.png

  
  《上游》从2016年开始策划,剧本写作用时两年,拍摄将近四个月,加上后期制作的时间,在青春校园题材中,属于制作周期相当长的一部。据周丹介绍,《上游》从剧本到后期制作,都希望呈现出一种细腻的情感氛围,后期不完全是特效,更有镜头语言上的补充,并通过剪辑补充剧情。


  “拍摄的时候,很多场景我们都是拍了A面和B面两种视角,这些镜头不同方式的串联,所呈现的故事都会不一样。”周丹道。


  “青春+竞技”则是近年来产量明显增加的一种题材。线上的电子竞技与线下的运动竞技都成为剧集体现“青春”和“热血”的主要元素。同时,训练场景与比赛场景也成为创作者发挥创造的空间之一。

微信图片_20200322084224_副本.jpg

  
  与青春剧一贯的“小而美”有所不同,“青春+竞技”类型更倾向于选择具有一定讨论度的运动项目,以形成强概念,增加剧集的可看度。比如由耀客传媒和企鹅影视共同出品的《穿越火线》,便选择了以枪战类电子竞技为背景;稻草熊影业出品的《穿盔甲的少女》则以新兴的冰球运动为题材。由爱奇艺主导的《荣耀乒乓》选择以“国球”乒乓球的发展史为背景,并以男乒运动员为人物原型创作。


  将于今晚(3月19日)播出的《冰糖炖雪梨》也是一部“青春+竞技”类作品,且不只展现一项运动,而是结合了短道速滑、冰球、花滑等多种冰上运动。据完美世界影视的制片人刘宁介绍,原著小说对于冰上竞技细节描述不多,需要在剧本阶段大量填充专业内容,竞技与日常的反差,也得以让改编出来的效果更加精彩。

image.png

  
  对于“青春+竞技”类型,刘宁则表示,这一题材并不算新,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除了《女篮五号》以外,中国并没有出现现象级的竞技类作品。因此这一类型在市场上,是有空缺的。


  在刘宁看来,青春+竞技题材具有相当的操作难度。“第一从剧本上,有许多专业知识要补齐。第二在拍摄过程当中,需要有专业运动员的辅助并参与拍摄,很多动作是一般的演员,或者临时演员做不到的。”


  此外,冰上拍摄还需要有专业的拍摄器材和场景,这也是难点之一。“除了摄影机以外,其他冰上拍摄器材都没有现成的,最后都是自制需要的器材。”刘宁表示。同时,剧组搭建了一个完全符合国际赛事标准的冰场,从修建到维护,一共使用了两个月。

image.png

  
  冰场的搭建使用与专业技能的培训,使得《冰糖炖雪梨》在成本上要比同类型的剧作更高。“总投入在1亿多左右,冰场花费比较多。”刘宁道,“从回报来看,目前的价格能够达到我们的预设,是合理的。”


  体量小、数量多,青春剧成平台“战略储备”


  因为有大批年轻用户聚集,视频平台一向对青春题材青睐有加。而排播上的相对灵活自由也使得平台能够一次性推出一系列的青春剧,形成规模化效应。例如爱奇艺在2018年推出的首个互联网剧场,便是定位于青春剧的“爱青春剧场”。

image.png

  
  2020年,随着会员规模逐渐扩大,平台开始尝试剧集单集付费和点播模式,推动网络剧集进一步朝C端模式发展。这两年一直以“会员可看全集”的“福利”模式存在的青春剧,越来越成为网络自制剧和定制剧的首选。


  此外,在几大平台愈发需要差异化,以形成独特竞争优势的当下,在体量小的青春题材上的试水,也更为便捷和安全。


  爱奇艺便通过与小糖人接连合作 《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独家记忆》等多部网剧作品,将其打造为具有口碑保证的“青春第一厂牌”。从2020年两方合作的《棋魂》和《了不起的女孩》(取材自《绯闻女孩》)两部作品来看,不管是在题材还是将国外IP进行“本土化”的操作上,爱奇艺在青春题材上的布局更加大胆。

image.png

  
  腾讯则将青春题材主要交于企鹅影视负责,多选择与中等规模的影视制作公司合作,并仍旧保持“青春”与“偶像”的结合。《穿越火线》与《仲夏满天心》两部作品的主演吴磊、鹿晗、杨超越等均是有大量粉丝的流量偶像演员,而在体量较小的作品里,也不乏曾在《创造101》等选秀节目中出现的年轻“偶像”。


  优酷则在储备量上占有优势,有超过10部青春题材的待播作品。虽然主要发力于青春校园题材,但优酷与凯柒传媒合作的《皮囊之下》,却是独特的“青春+悬疑”模式。此外,阿里影业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合作的《公园没有年轻人》则让人非常好奇,定位于青春荒诞喜剧的《公园没有年轻人》或许会是优酷出“奇”制胜的关键。

image.png

  
  对于中小规模的制作公司来说,接受视频平台的投资,并通过平台发行自身的作品。各大平台建立自己的IP池以后,也更需要通过与制作公司的合作,将储备IP进行变现。


  IP与网剧同属网生,近年绝大多数的青春剧都由IP改编而来,网站在与制作公司的合作中,除了提供资金,也在相当积极地参与版权资源、宣传营销与剧集衍生等环节。


  “中小型公司在我看来会更青睐与网站合作。”周丹表示,“而且我觉得,其实跟和卫视合作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网络平台如今对于剧作的参与可说十分深入而完整。


  在《上游》的剧本创作阶段,优酷便已经参与到剧本的编写创作之中,并会派出编剧,与制作公司的编剧合作对剧本进行修改。


  而在拍摄时,为了还原当年的社会风貌,《上游》对现实存在的一个社区进行了改建,并搭建了几乎所有的室内场景,这都是同类型剧作中不常出现的隐性成本。

微信图片_20200322084428.jpg

  
  “优酷也会希望我们更贴合平台自身的风格。”周丹道,“包括现在后期制作的阶段,具体要用怎样的剪辑手法呈现故事,我们也在和平台进行讨论。”


  “上星”要看卫视选择,得失在于现实关照


  几年前,青春剧还是卫视黄金档的“常客”,而如今,或许是因为网络的崛起,或许是因为卫视自身诉求的变化,青春剧的“上星”次数,似乎也在逐年减少。


  从2019年青春题材在卫视上的排播情况来看,在卫视播出的青春剧仅有《青春斗》《初恋那件小事》《我的机器人男友》《夜空中最闪亮的星》四部,其中《我的机器人男友》是浙江卫视周播,而《夜空中最闪亮的星》则属于先网后台,二轮在湖南卫视上午时段播出。

微信图片_20200322084457.jpg

  
  进入2020年,《冰糖炖雪梨》成为第一部顺利“上星”的青春剧。从项目之初,刘宁便始终坚持以“网台同播”为基准进行创作。“未来也是一样,如果是我们自己孵化的项目,都是以电视台和网络同步播出为规划。”刘宁表示,“但如果是平台方有好的项目,提出合作的想法,我们也会考虑合作。”


  2022冬奥会举办在即,冰上运动成为新兴潮流,契合这样的大方向,《冰糖炖雪梨》的选题就很具吸引力。据刘宁介绍,优酷在剧本阶段,就已经有了合作意向,而卫视则是在剧集杀青之后,通过观看粗剪的成片,来进行评估。

image.png

  
  在刘宁看来,纯网剧与卫视剧在选材范围上始终有所区别。纯网剧在选材范围上可以更广阔,但如果要保证能在卫视播出,在选材和制作上都需要制作方更加谨慎。


  “我们从小说的选取阶段起,就会做大量的市场调研。在编剧的阶段,也会收集目标群体的反馈。”刘宁介绍,“通过播出期的数据跟踪和之后的复盘,来验证我们最初在决策时做的一些判断。”


  对于《冰糖炖雪梨》来说,除了制作,题材自然也是其能顺利进入浙江、江苏两家卫视的黄金档的优势所在。因此,在审查上也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从递交到通过,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image.png

  
  “卫视也同样需要一批有品质的青春剧,来留住年轻的观众。”在他看来,由于卫视也需要保证剧集的多元化,保证观众群体有一个正常的配比,所以也会积极接触青春剧。


  在《香蜜沉沉烬如霜》播出时,刘宁曾经也认为卫视不太适合年轻向的作品,但后来看了电视台的后台数据,他惊讶地发现,在剧集播出时,会有很多年轻的观众群体选择在电视上观看。


  “必须考虑到,中国很大,中国还有很多城市的人可能还不方便用视频网站,不是平台的vip。因此,他们如果想看一部剧,卫视仍旧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刘宁表示。


  而在现实主义的青春剧之中,卫视所倾向的,也更多是与当下政策贴近,并按照主流正剧思路来进行创作的作品。一方面,这可以理解为风险规避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也有意重新将青春题材传统的“引领”作用发扬光大。


  然而,这种思路也要警惕可能导致的“青春剧中无青春”。把年轻人放在老一辈的视角下,标签化、符号化的表达,很容易让与剧中角色同年龄的观众不满。


  体量小,成本较低,市场需求大,制作取景相对容易,再加上如今有网站为其拓宽发行之路,这使得青春剧成为了许多小型制作公司进入电视剧市场的“敲门砖”。


  青春剧始终是一种具有“飞翔感”的类型,围绕年轻群体展开的成长故事可以开拓或深挖的领域相当丰富,而以大陆的创作环境和题材基因来看,在政策现实与创作想象之中的“贴地飞行”或许能成为一种方向。

image.png

  
  “如果能有更多的空间,我们会很愿意开展青春题材在世界观上的探索。”在谈到这一点时,周丹表示,她提到了如同台剧《想见你》一类的剧作,用新的视角和视点对青春的内核进行阐释,或许才是让“青春”真正进入“青春剧”的方向。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斯达克(北京)艺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9076号-1 Email:artsbj@artsbj.cn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MA01P1D42Y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