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任家萱:我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为了“讨好”

2020/11/27 13:53:15 来源:新京报  作者:周慧晓婉
   
十年前,一场发生在片场的意外改变了任家萱的后半生。时间,给了她与自己和解、坦诚面对自我的勇气。在她看来,自己都过不好的人,是没有能力去帮助别人的,她不想卖惨、不想与眼泪作伴,活得爽快,才是对生活最好的回报。

image.png

  
  采访者:周慧晓婉

  受访者:任家萱

  
  39岁生日的前夕,任家萱(Selina)许下的愿望是顺利攀登台湾玉山前峰,电话这边的记者好奇,你的愿望怎么这么简单?任家萱却用极其认真的语气答道,眼前最看重的就是这一趟。


  这些年,爬山、跑步成了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她一直把山视为上天赠予的礼物,山给了她太多的自信和力量。尽管每次攀爬的过程都是抬头看不到边际,到了顶峰后又会由衷地佩服自己:“那个时候真的是自信爆棚,觉得自己超酷,付出有了回馈,简直就像‘神奇女侠’。”她提高了音调,“我之前曾对自己说,‘任家萱,山都可以爬,人生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十年前,一场发生在片场的意外改变了任家萱的后半生。时间,给了她与自己和解、坦诚面对自我的勇气。在她看来,自己都过不好的人,是没有能力去帮助别人的,她不想卖惨、不想与眼泪作伴,活得爽快,才是对生活最好的回报。


  问她如今和自己相处得好吗?伴随一串清脆的笑声:“超好的,我现在和自己相处得超好”,任家萱说。


  唱歌无法让她自在只剩下沮丧


  2018年,正在录制个人第二张专辑的任家萱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出现了状况。


  唱歌,对她而言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种绿叶元素,更是陪伴她多年、可以让她获得快乐的事情,在家、去公司、行车途中,她习惯有音乐的陪伴,无论曲风和曲种,只要有音乐在,生活就好像拍电影:“这是存在于我的生命里、不能被剥夺的东西。”但彼时,唱歌再也无法让任家萱感到自在,甚至带给她的只剩下沮丧。


  在确认自己声音出现问题的初期,她想着大概是由于连续录了七八首歌,需要休息。然而,停工一个月后,没有好转,两个月后,没有改善。她发现自己没办法控制音准,一个念头萌生:我是不是不能再唱歌了……


  那之后,任家萱只参加了两次公开演出,一次是S.H.E出道17周年音乐会,她鼓起勇气,面对粉丝,在姐妹们的帮助下,完成了表演,也将此事公开,并在社交平台上向粉丝致歉。但种种迹象表明,对于唱歌这件事儿,她的内心变得更加恐惧了。


  另一次表演是参加金曲奖30周年颁奖晚会,表演之前她需要补录一些唱段,进棚前,对于能否完成眼前的工作,她没有任何信心。最终,是陈嘉桦(Ella)陪她一起录完的,那一天,她哭了……正式表演的当天,她开口的第一句就不在状态,田馥甄(Hebe)与陈嘉桦一同拿起话筒陪她唱完了《我们》《十七》和《美丽新世界》。


  任家萱也曾四处求医,看过耳鼻喉科、做过喉镜,不断寻求歌唱老师的帮助,大家的结论一致——声带没有问题,结构也没有问题。这个结论对她而言,更难了:“如果真的是机体上的问题很好解决,因为你知道问题在哪儿。”但医生都说没有问题,她蒙了,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渐渐地,任家萱连讲话的音都拉不上来了,她真的慌了。

image.png

  
  《四季》上线那天她坐在家中大哭


  从最初选定Demo、修正歌词、参与制作编曲,到见证混音的过程,刚刚推出的单曲《四季》帮任家萱实现了突破,让她不再只是一名单纯的歌者,“我好像可以第一次开口说自己全部参与其中,你会发现音乐的世界里,有很多东西可以去学习,并从中发现乐趣”。


  时间拉回今年录制单曲《四季》的前夕,伴随对自我的不断否定,任家萱“既期待又害怕”。


  失声之后,她去看过心理医生,梳理了自己一路以来看待事情的想法,即使她认为自己已经与过去的很多事情做了和解,声音还是没有改变。直到她联系到了一位唱歌老师,他告诉任家萱每个人的声音都有变声期,她不是不能再唱歌了,而是现在的音域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可能能唱到哪一个高音,现在会往下移,但只是一个变声期,依旧可以控制,我很认同这个说法,然后就是去接受它。”任家萱认真地说,既然是在变声,为什么要去责怪自己,为难自己,“可能是我和自己新的音域还没那么熟悉,处于一种磨合的状态。进录音室录《四季》时会有一些害怕,也是因为我担心万一进去表现不好、不能掌控该怎么办,所以不抱期待。”


  《四季》中有一句歌词,有时候你会忘了/你曾经拥有过的梦想/抚平心里的皱褶/忘了经历的风沙……上线的那一天,坐在家中的任家萱大哭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是这样一种状态,可能是觉得一切都来之不易,终于唤回了很久没有光临的那种对唱歌的自信。


  她说,自己曾被这首歌治愈,也希望特殊时期,这首歌能够给大家一些温暖,一些治愈。

image.png

  
  直面社会是件痛快的事


  当下,围绕在任家萱身边的是越来越多的自信,你问她怎么练就这么好的心态,她会答“不知道”,“我这个人其实挺现实的,就算再难过、再沮丧,只要我觉得于事无补,就会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去接受这个现实。每个人都不会喜欢走不舒服的路,也不喜欢自己处于一种不舒服的状态。可能你今天会被上司责骂或者和另一半吵架,有些人会生气很久,这其实就是在不断地折磨自己,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放弃这一切,放宽心。”


  对外界的声音,任家萱也越来越看得开。她很清楚,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为了讨好谁,你需要关注的只是喜欢自己的人,无愧于他们,自己的存在能给他们带来快乐与力量,就值得了。


  面对人生的不如意,她也从来不会选择逃避,她会坦诚分享自己的感受,在声音受损的时候她敢于求医致歉,对婚姻的看法,她也不怕在公众面前曝光……


  她说,人活得坦荡的时候,就犹如在大热天喝了一口冰可乐,那种感觉真爽:“你可以忠于自己,但前提是先要了解自己,忠于自己的选择,直面社会的种种,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每个人都应该这样。”


  这几年,让她最安心的就是自己开了公司,重拾起唱歌的自信,听到歌迷催歌的请求,她也会直白地给出回应:“虽然这样讲好像有点无情(笑),我的意思是,我对自己的人生方向、事业方向会有全盘的考量,也会更仔细审慎地思考,不会因为外界的期待或是不想让谁失望而去特地做些什么。”任家萱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笃定:“我认为现阶段的自己很舒服,也很自信,我想我应该会用这个步伐,继续前进。”

image.png

  
  戛然而止的第二张个人专辑


  录到第七首便戛然而止的第二张个人专辑,一直被很多歌迷翘首以待。任家萱说,“我希望自己能在没有压力,也没有时间限制的状态下去完成作品。再加上现在的趋势都是线上发行,一首一首单曲地推出对我来讲是最好、最舒服的状态,每一首歌都可以去尝试自己想玩的东西,也可以换不同的曲风,光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很兴奋,很愿意继续这样唱。”

image.png

  
  S.H.E何时再合体


  似乎S.H.E的成员都不可逃避地会被问到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时候这个组合才会合体?


  任家萱说,这也是她妈妈每天都会挂在嘴边儿的话,“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连我妈都总说‘希望我有生之年还可以再看一次S.H.E的表演’,我听到就会反驳她你要干吗,你长命百岁,时间还长着嘞(笑)。”


  对于这个意料之中的问题,任家萱说,其实三姐妹的日常联系非常多,像家人一样,联络、见面、聚餐都很频繁,而且经常在私下合体。不过,对于大家期待的表演方面的合体,目前是真的没有计划,“今年的状况太特别了,现在很少有人去规划半年或一年后的事情,大家都着重眼前,很多都是短期计划。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三个人合体确实没有在短期的规划中,这是事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被问到受疫情影响,演出没有恢复,会不会和姐妹私下去KTV消解过瘾,“我们大部分聚会都是吃饭聊天,好像已经过了会去唱K的年纪了(笑),我自己也很少去。”

image.png

  
  十九年姐妹淘


  2001年S.H.E发行组合首张专辑《女生宿舍》正式出道,十九年后,姐妹三人即便选择单飞,但友情从未变质。在竞争如此激烈、世界都在比较的时代,羡慕这段姐妹情的同时,更好奇她们维持长情的秘诀是什么。“我觉得这真的超难”,任家萱感慨:“可能最重要的还是我们三个人都很真心对待彼此,也很珍惜我们的每一次对话,每一次见面。每一次有心事想分享,都是姐妹帮你解答,在我们之间时刻发生的都是很真心的互动。其实任何情感一旦过了度,变得渐渐没有那么尊重之后,很容易在对方心里留下一些疙瘩或是阴影,但我们一直都是很尊重对方的想法,也在很真心地相处中。”


  记者:每次推出一首新的作品时,会不会担心看到不太好的评价?


  任家萱:我不怕,因为我的眼睛好像会自动屏蔽不好的留言(大笑),我看到的都是很多歌迷的赞叹,他们都了解我这一路以来的想法。以前他们都觉得我大概这辈子不会再唱歌了,所以不少人一听到《四季》,明明那么欢乐,MV明明很朝气,但他们却在狂哭。


  其实世界上本来就会有各种不同的评价,就算你再怎么正能量,再怎么讨人喜欢,也不会被所有人喜欢;相反,你再怎么讨人厌,也不会被全世界的人讨厌。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评价不会影响到我。


  记者:“演员任家萱”也是很多人的期待,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可能也让很多人抱憾,对于表演,现在的你会抗拒吗?


  任家萱:现阶段对于任何事情,我都没有特别抗拒过,纯粹就看自己是否想要做这件事。任何邀约来的时候,我都会想下自己到底想不想做,喜不喜欢,能不能从中获得什么。近来也的确有剧本来邀请我,让我非常心动,但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都被无限期延后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重启。但我一直以来都保持着很开放的心,没有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记者:都说现在要创造经典作品很不容易,无论是S.H.E还是你自己都曾是经典的创造者,那现在对这方面有没有要求?


  任家萱:经典之所以能成为经典,很大程度上是需要时间的,我们以前也是用了很多的时间才可以成为经典。


  但对于现在的作品,我没有想要,也不会给它任何的压力或框架,《四季》这首歌就是出于我自己的喜欢,没想过那么复杂,也没有那么多层面的思考。


  记者:听说你最近瘦了,也经常看到你去爬山和户外运动,在减肥这件事上做过什么改变?


  任家萱:之前我的体重会有上上下下的起伏,因为好几次都用比较用力、比较牺牲自己的方式做改变,其实那样会给我的身体带来不好的副作用。譬如之前为了某个节目很认真地控制饮食、疯狂逼自己运动,一旦这个目标达成就会立刻有一个报复性拒绝运动的心理。很像念书时填鸭式的教育,一旦你不用念了就抛开了束缚和拘束。后来我想应该找一个方式是让身体自在舒服的,长时间地维持一种良性的习惯,这样反而是比较长久的,我也在慢慢调整。


  记者:可以跟我们分享两个田馥甄与陈嘉桦的小秘密吗?


  任家萱:既然是秘密,搞不好我都不知道(笑)。但是我真的想不到有什么秘密(大笑),因为我们太熟了。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斯达克(北京)艺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9076号-1 Email:artsbj@artsbj.cn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MA01P1D42Y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