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黄永玉手书讣告的背后:因为你,世上将流传我和孩子们幸福的故事

2020/05/11 15:07:23 来源:综合  
   
据人民文学出版社消息,著名画家黄永玉妻子张梅溪,于5月8日逝世于香港,享年98岁。黄永玉手书讣告,携子女向亲朋转达了这一消息。

image.png


  据人民文学出版社消息,著名画家黄永玉妻子张梅溪,于5月8日逝世于香港,享年98岁。黄永玉手书讣告,携子女向亲朋转达了这一消息。


  这份讣告虽然仅5行,却饱含了70多年的深情。


image.png
黄永玉妻子张梅溪

  张梅溪出生于广东新会,1942年逃难至江西信丰民众教育馆工作,与黄永玉结识并结婚,1947年居香港,任教于中学,1953年全家迁居至北京,开始儿童文学创作,著有《在森林中》《好猎人》《绿色的回忆》等。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创作水墨和油画作品,在国内外各地写生作画,此后一直在北京、香港、意大利等各地从事绘画创作。


  1924年,黄永玉出生在湖南常德,半岁后随父母回凤凰老家。


  十八九岁时,黄永玉来到了江西一个小艺术馆里工作。在那里,他碰到了一个漂亮大方的广东姑娘张梅溪。姑娘的天真纯朴以及聪明伶俐深深地吸引了他。


  张梅溪的父亲是一位将军,她从小酷爱艺术和文学。当时有好多人都在追求张梅溪,其中有一个在航空站工作的青年,人长得很潇洒,他知道梅溪很喜欢骑马,每次都要牵一匹马来邀请她出去到大树林里游玩。


image.png
黄永玉与妻子张梅溪


  黄永玉心想,这下麻烦了,自己连自行车都没有!


  但他没有放弃对女孩的追求。通过侧面打听,黄永玉了解到这个航空站工作的青年人品不怎么太好,爱表现、爱炫耀自己,梅溪倒有点反感了。


  为了打败竞争对手,赢得芳心,黄永玉选择定点吹奏小号,向姑娘展开了攻势。


  每次意中人出现的时候。黄永玉都在楼上吹起小号,虽然吹的技术不怎么高,但是定点吹奏很奏效,终于打动了姑娘的芳心。


image.png
黄永玉与妻子张梅溪


  他们俩相爱的事不久传到了张梅溪的父亲耳里,将军将女儿狠狠地教训了一番,她家人也没有一个人同意的,都很反对,他们苦口婆心地劝她不能跟一个流浪汉结婚。


  黄永玉感到很沮丧,伤心地离开了张梅溪,只身一人来到了赣州。在那里,他很快找到了一份报馆的工作。


  有一天,正当他难过之时,忽然接到了她从赣州打来的电话,告诉他自己从家里跑出来了。黄永玉听了惊喜万分。


  她没有钱怎么跑出来的呢?原来,张梅溪以出去看戏为由从家里跑了出来。她把金链子拿出来卖了,然后坐了黄运车(一种运货的车子)来到了赣州。


image.png
张梅溪绘画作品


  黄永玉马上从朋友那借来了一辆自行车,骑快车直奔60公里外的赣州。离赣州还有10公里路,已是晚上10点多,天黑了,完全不能骑车了。他便找了个鸡毛店住了下来。店里没有被子,他只好用散的鸡毛盖在身上当被子。他太兴奋了,无法入睡,只觉得全身都在被跳蚤咬……


  第二天一大早,他把身上的鸡毛拍干净,然后再骑车赶路———去接自己的新娘。赶到赣州,她一见到头发上全是鸡毛的他,笑得差点流出了眼泪。


  黄永玉对眼前的幸福不免有些担忧,试探地问她:“假如有一个人爱你,你怎么办?”


  她故意说:“要看是谁了。”


  黄永玉说:“那就是我了。”


  她回答:“好吧。”


  两人相约从此永不分离。黄永玉把她领到一个朋友开的旅馆里安置了下来。一些文学界、艺术界的朋友都撮合:“结婚吧,反正她不要回去了。”


  就这样,他们在那个小旅馆里举行了一个简单却很有意思的婚礼。


  大雅宝胡同的岁月


  1947年,黄永玉在上海参加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从事木刻运动与创作活动。1948年夫妻俩来到香港,那时黄永玉在画坛上还没有名气,整天干着木刻———那是需要心和力交融的。而爱情的滋润使黄永玉勤奋耕耘,他的艺术灵感也随之奔涌而出,他的木刻画在香港渐渐有了名气,很多人争相购买。


image.png
黄永玉(右)与表叔沈从文


  1953年2月,黄永玉服从了表叔沈从文先生的劝告,与妻子张梅溪抱着7个月大的儿子从香港来到北京,在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科任教。张梅溪是一位很有爱心的女人,她和先生一起悉心饲养了一大堆的动物。家里不仅有狗,还有猫头鹰、火鸡,甚至还有猴子、狗熊、小梅花鹿……当他们一家子带着这些动物一起住进美院宿舍的大杂院时,让许多人都感到非常意外,真不知道他们夫妻是怎样应付那些可想而知的麻烦的。


image.png
左起:黄永玉夫人张梅溪抱着黄黑蛮,张仃夫人陈布文抱着张寥寥。


  住进了美院这个大杂院里,他们结束了长期的漂泊,至此似乎应该安定下来了。这个“大杂院”就是大雅宝胡同,当时黄永玉一来,大雅宝胡同甲二号立马欢天喜地,因为他是天然的“孩子头儿”。


image.png
20世纪50年代,黄永玉带领大雅宝的孩子们外出郊游时留影(左起:李小可、董沙雷、彦冰、董沙贝、张郎郎、程芙山、袁骢、袁骥、李燕、黄永玉、李琳)


  据李苦禅之子李燕回忆:“我们都尊称他‘黄叔叔’,其实他在美术界跟谁也论不上辈儿。第一,他不是国立艺专出身,美院教授全非他的师长。第二,他未入某某门下,也跟谁都跨不上师兄弟。到现在我也不知他曾拜师何门,简直就是个无师自通的‘天纵之才’,不论国、油、版、雕、书法、篆刻以及诗文之类,他一学就会,一会就高尚,连自制烟斗,也可以办个大展。他巧用原料,出奇制胜,有专门收藏烟斗者欲出高价换之,他一个也不卖,完全自得其乐。他特别会玩儿,一辈子又会挣大钱又会神玩儿,永远发明乐趣。”


image.png
 黄永玉一家在大雅宝胡同


image.png
20世纪50年代,张梅溪与大雅宝的孩子们


image.png
黄永玉与万曼两家人在葡萄藤下合影


  这段日子里,黄永玉夫妇生活安定,黄永玉创作的木刻《春潮》、《阿诗玛》轰动了中国画坛。而后,他又开始学习国画,他喜欢上了梅与荷花,他笔下的荷花,在形态、色彩、风韵上独具一格,令人眼前—亮。对于黄永玉来说,没有什么比自由和创作更重要,然而这位自称“湘西老刁民”的黄永玉,他的特立独行、敢怒敢言、宁为玉碎、不求瓦全的倔强性格,没给他少惹麻烦。


image.png
黄永玉在大雅宝工作室做木刻


  黄永玉的生命历程中,有一次名震全国是因为北京的一个“黑画展”。上世纪70年代装修北京饭店,周总理把李可染、李苦禅等当时一批所谓下放的画家都请回来做装修、配画工作。当时把黄永玉调到北京饭店去负责18层的整体设计。到快过年的时候,黄永玉和吴冠中、袁运甫、祝大年四个人到了重庆旅行、写生,听人说“北京不得了了,北京现在批黑画了,有个人画了个猫头鹰,结果出大事了”。他不以为然地说:“画个猫头魔有什么了不起呢?我也画过。”大家也不知道就是在批他。后来,他自己跑去看展览,看看到底是幅什么画。一看,他的猫头鹰挂在中间,批得最大的一个就是他。很快,他被关进了“牛棚”。


image.png
袁运甫、吴冠中、黄永玉、祝大年、张梅溪(右起)在重庆旅行写生


  在那些风雨飘摇的岁月里,和黄永玉患难与共相依相伴是他的家人。一家人被赶进一间狭小的房子,房子紧挨人家的墙,光线很差。张梅溪的身体本来就弱,加上这一打击就病倒了。黄永玉心急如焚,请医生治了也不见好,他灵机一动,在房子墙上画了一个两米多宽的大窗子,窗外是绚丽的花草,还有明亮的太阳,顿时满屋生辉。后来。黄永玉下放到农场劳动了三年,在这段时间里,妻子张梅溪一直默默地承受着一切外来的打击。


image.png
张梅溪绘画作品


  黄永玉很感激妻子,他曾写下长诗《老婆呀,不要哭》。在诗中,他大胆对她说“一百年不变”。


  1970年,黄永玉给夫人张梅溪又写了一首情诗。诗中说:“我们相爱已经10万年。”他一本正经地对夫人说:“不是说人生百年结为一世夫妻吗?10万年也就是千世夫妻吧!”


  后来黄永玉又在一幅画上题诗:“嫁与老夫只一好,凡有好画留下来。他年翻开箱底看,取为儿孙剪新鞋。打油诗一首,梅溪老伴一笑。”


image.png
黄永玉作品“小屋三间,坐也由我,站也由我。老婆一个,左看是她,右看是她”


  在张梅溪眼里,夫君黄永玉又是什么呢?是一只“小黄牛”,一个“无愁河的浪荡汉子”。


  婚后半个多世纪里,张梅溪默默地伴随着黄永玉,漂泊中有她的身影,成就中有她的祈福,患难中有她的分担……


  本文据李燕《黄永玉在大雅宝》、《画家黄永玉的爱情传奇》、《黄永玉吹着小号,找了一位能写会画的漂亮媳妇!》等相关文献资料综合整理。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斯达克(北京)艺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9076号-1 Email:artsbj@artsbj.cn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MA01P1D42Y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