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为什么是东野圭吾,成了中日韩共享的悬疑IP大户

2020/06/23 08:46:05 来源:影艺独舌  作者:一树
   
《十日游戏》高分收官,总算是给日本IP在国内的影视化改编进程争回了一口气。

image.png

  
  《十日游戏》高分收官,总算是给日本IP在国内的影视化改编进程争回了一口气。


  从2007年《白夜行》中译本进入国内,到2017年《嫌疑人X的献身》《解忧杂货店》上映,日本最畅销的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用了十年时间,成为了中国最畅销的推理小说家之一,也在同时,成为了内地影视市场中的IP富矿。


  最适合被影视改编的小说


  作为第一部由东野圭吾的作品改编的国产网剧,《十日游戏》可谓非常诚实地将“东野圭吾”小说易于进行影视改编的优点,和弱推理的短处都展现了出来。


  因为文化背景和创作环境不同,从小说《绑架游戏》到如今的网剧《十日游戏》,主创花费了3年的时间来创作剧本。


  相较于《嫌疑人X的献身》所在的“伽利略”系列,《绑架游戏》虽然相对冷门,对于国内创作者来说,却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原作出版于2002年,影视化的作品也只有2003年的一部日本电影版。没有“珠玉在前”,《十日游戏》在创作和改编上所受的限制也更小,不需要像当年的《嫌疑人X的献身一样》,还要规避掉日、韩两部经典影版当中所做的修改。

image.png

  
  与纯粹的推理小说有所不同,东野圭吾作品的本质是具有推理元素的流行小说。人物鲜明,用语平顺,并加入了社会派推理小说的特点,以推理展现人性和情感。不仅追究“是谁犯了罪”,更讲究“为什么要犯罪”。


  这与中国观众对于一部悬疑剧的期待是相符的,《十日游戏》也尤其强调了这点。


  从1986年在富士电视台播出的日剧《放课后》开始,东野圭吾的作品就在不断地被改编成影视作品。2006年,《白夜行》在TBS电视台播出,平均收视率12.28%,并横扫当季的日剧奖项,在电视剧播出后一年间,《白夜行》小说的销量增加到了120万册。

image.png

  
  从《白夜行》之后,东野圭吾的小说与影视化作品之间形成了更为紧密的联动关系,改编的频率和速度在逐渐加快,这也让其作品的商业化程度水涨船高。


  除了将已出版的小说卖给电视台进行改编,据日本媒体报道,东野偶尔也会采取与电视台或者电影制片人合作的方式,在小说面世之前,便签订影视改编的合约。


  这一点在2008年尤其明显,这一年的《流星之绊》与“伽利略”系列的第二本《伽利略的烦恼》出版时,依据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同步播出。

微信图片_20200623084949.jpg

  
  因此,与其说东野圭吾的作品“适合”影视化改编,不如说其后期的许多作品就是冲着影视化改编去的。但这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东野圭吾的小说在质量上多少有些参差不齐。


  在坊间流传着一句玩笑话:东野圭吾的一流作品,拍出来的都是二流电视剧;反而他的二流作品,拍出来的反倒是一流电视剧。这或许便与东野圭吾的作品与影视制作之间的深深羁绊有关。


  这种独特的合作方式,除了具有独特手速与商业号召力的东野圭吾以外,其他人想要照葫芦画瓢,并不是那么容易。而东野本人对影像化的天生喜爱,也使得他格外热衷于将自己的作品放入大小屏之中。


  短篇幅+强卡司=稳赚不赔


  在多次成功的商业尝试之后,东野圭吾作品的影视化,已经形成了其特殊的改编公式。


  首先是篇幅。到今天,日本已经有33部电视剧,25部电影改编自东野圭吾的小说。在电视剧中,10集以上的连续剧只有11部,大多数都是SP特别篇。


  为了照顾读者的阅读体验,东野圭吾的作品本身篇幅便不长,因此,要将其扩充成10集以上的连续剧,已经需要在其中加入不少原创内容。《流星之绊》中便增加了一名女性角色,《神探伽利略》也将男性警察的角色改成女性,增加主角之间的互动。

image.png

  
  其次,是有份量的演员阵容。人物细腻是东野圭吾作品的优点之一,在原作小说中,就不乏大段的人物心理描写,要将这些在画面上呈现出来,优秀的演员不可或缺。


  “伽利略”系列的福山雅治,“新参者”系列的堤真一,都是让这一系列电视剧能够一部接着一部拍下去的关键所在。


  2017年,中日两国同时拍摄了《解忧杂货店》的电影版。情节大致相同,也不存在诡计设计上的高低,两部电影在观感上的差距,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两方在角色上的选择。


  有趣的是,两方在主角小波/翔太的选择上,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一名娃娃脸的年轻偶像。国版将其中的一名男性改成了一个“假小子”,将三人组变成了两个男孩一个女孩的经典青春电影的组合。

image.png

  
  同样的,在阿杰/敦也的选择上,两边也同时选择了一位年轻的演技派,并让演员将自己的更多的个性融进了角色之中。日版的敦也看起来更加文静,而国版的阿杰则相当憨直。


  最大的区别出在对杂货店老板——浪矢老人的选择上。国版选择了成龙,这明显有了某种和彩蛋类似的效果。不演喜剧,不拍打戏的成龙,以白发苍苍的形象出现,这样的元素组合足以让观众对影片中的成龙印象深刻——却忘记了他所扮演的浪矢老人。


  日版中的浪矢老人由西田敏行扮演。1947年出生的西田敏行首先并不需要太多的化妆或体态上的设计,自然而然地便表现出了浪矢老人颠簸大半生之后,以杂货店为自己生活和心灵寄托的复杂情绪。

image.png

  
  国版《解忧杂货店》背后有英皇影视,也许对于浪矢老人这个角色,成龙的“咖位”与角色的重要性最般配。但在本身剧本就对老人的刻画不算太完整的前提下,一个个人风格过于强烈的演员,反而让人出戏,倒是西田敏行这样的“变色龙”演员,要更加合适。


  在这两部《解忧杂货店》先后上映的时候,中日几乎在同时进入了“东野年”。在这两年中,东野圭吾的小说改编成了四部日本电影,两部日本电视剧,以及两部中国电影。


  2017年底,国内便掀起了一波东野圭吾的“版权热”。


  优酷拿下了《秘密》的改编权;贾樟柯的暖流文化拍下《悖论13》;新华前锋在2017年曾宣布将拍摄网剧《十一字杀人》;游族影业则购买了东野圭吾短篇小说集《那时的某人》的影视改编版权。据相关媒体统计,与东野圭吾相关的版权作品有90部之多。


  可惜的是,这一系列当年高调的项目,如今大多都难以寻到踪迹。

微信图片_20200623085110.jpg

  
  近来,由《回廊亭杀人事件》改编的网剧《回廊亭》,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彷徨之刃》先后开机。《回廊亭杀人事件》出版于1991年。当时的东野圭吾,沉迷于在作品中设置叙述陷阱来误导读者,这部以旅馆为背景的小说也是如此。


  《彷徨之刃》则又是一部日韩先后改编过的大热作品。围绕少年犯罪问题,提出“正义到底是什么?”“到底由谁来裁判犯人”的尖锐质问。在中国的环境中,这种尖锐的质询会如何表达,难度不小。

image.png

  
  以流行的方式来写小说的东野圭吾,成功地在小说领域跨越了中日之间的文化障碍,成为了两国的畅销作家。比起文学性较弱的本格推理作品,以及社会性太强,不适合被移植到其他国家的社会派推理作品,自成一派的东野圭吾,担得起“IP大户”这个评价。


  而从影视化操作的实际角度上来说,放弃最热门的东野圭吾作品,寻找同样出自他笔下,却风格更强烈的作品,也不失为一种做法。


  在《嫌疑人X的献身》上映前三年,新片场发行了一部只有28分钟的短片《尸台社区》。在一个社区中,发现了一具来历不明的尸体,而小区的居民在权衡利弊后,决定抛尸到隔壁社区。隔壁社区发现了之后,又把尸体扔了回来。

微信图片_20200623085150.jpg

  
  这是一个具有相当荒诞色彩和讽刺意味的故事。影片中出现着形形色色的普通居民,为了保证小区的房价,想尽办法抛尸。理由非常现实,情节却十分魔幻。


  而这个故事,选自东野圭吾的短篇集《怪笑小说》。


  若是不看海报,你或许并不会感觉到这是一次跨文化的改编。


  就像《十日游戏》在剧本创作时,编剧更多地从美剧中找感觉一样,《尸台社区》在创作时,也没有太执着于东野圭吾写的是不是一个“日本故事”。


  跨越文化障碍的捷径是寻求作品中体现的共通人性,成熟的商业化运作让相应的发掘和包装更为简单。日剧日影翻拍虽然仍旧不得法,但从东野圭吾的书,到国产影视剧集,这一段路上的“水土不服”,却似乎没有那么难解。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斯达克(北京)艺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9076号-1 Email:artsbj@artsbj.cn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MA01P1D42Y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