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刚需大年,什么样的主旋律剧最紧俏?

2020/03/26 09:49:47 来源:影视独舌  作者:铁皮小鼓
   
2020年是重大题材规划剧的出炉年,也是脱贫攻坚决胜年。为了走近今年的重点待播主旋律剧,影视独舌与《最美的乡村》《温暖的味道》《吉他兄弟》的主创们展开了深度对话。

微信图片_20200326095111.jpg

2019年以来播出的主旋律剧不完全统计

  
  自2018年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后,主旋律与泛主旋律剧集的创作曲线,就一直在逆势上扬。


  2018年是现实主义回归年,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的纪念年。《最美的青春》《大江大河》这样纯正的英模、改革叙事,与《橙红年代》《归去来》代表的类型剧主旋律化,齐头并进成就了泛主旋律创作小高峰。


  2019年是“三个重大”提出年,也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年。百日展播中,全景展现共和国外交画卷的《外交风云》,讲述原子弹研发英雄集体的《激情的岁月》表现突出。但像《破冰行动》这样兼顾主旋律的类型佳作却不多。


  2020年是重大题材规划剧的出炉年,也是脱贫攻坚决胜年。为了走近今年的重点待播主旋律剧,影视独舌与《最美的乡村》《温暖的味道》《吉他兄弟》的主创们展开了深度对话。


  “脱贫攻坚”与“第一书记”领跑第一方阵


  由于宣传主题与播出节点的客观存在,主旋律剧创作大多面临两项竞争:都是命题创作,谁能找到新切口?都要定点抢滩,谁能保质又保速?

微信图片_20200326095152.jpg

  
  由长信传媒出品的《最美的乡村》,是《最美的青春》原班人马奉上的新作。这部剧继续在承德选材、取景,以三位身份、个性完全不同的“第一书记”为主角,讲述了一组北方乡村脱贫的故事。


  “第一书记”扶贫的题材并不少见,总编剧郭靖宇、杨勇为《最美的乡村》找到的创新切口是三段式的结构。“这部剧打破了一个主线故事讲到底的结构,按照脱贫攻坚主题,编创了不同主角、不同内容的三个故事。无论是故事内容、演员还是拍摄场景,各有不同、独具特色。”杨勇介绍说。


  三位书记,一个复员军人出身,一个是电视台新闻主播,还有一个是在发达地区创业的大学生。三个北方乡村,一个是长城脚下有山有水的村落,一个是地处两山之间的传统乡村,还有一个新农村建设的示范村。如此搭配组接,便可能容纳更多元的田园风貌,塑造更丰富的“第一书记”群像。

微信图片_20200326095224.jpg

  
  不过,三段式的创新结构也为拍摄带来了不小的难度。


  “三段戏,除了幕后工作人员没换,主演、群演都得换一波,置景也是要做三套。三个村子之间还涉及到来回转场。所以我们这看起来是一部戏,但其实是三部戏的工作量。”导演巨兴茂说道。


  《最美的乡村》总共36集,每个故事的篇幅大概在10多集。为了保证在冬天景色凋敝前完成拍摄,9月份开机后,巨兴茂、来牧宽两位导演分工合作,巨兴茂承包前两段,来牧宽负责第三段,分率两组开工,终于在11月前完成了拍摄。


  虽然拍摄节奏非常紧张,但《最美的乡村》的孵化期却并不短。据杨勇介绍,从2018年7月,也就是《最美的青春》开播前后,郭靖宇和他就开始谋划设计《最美的乡村》的故事主题、主要人物和故事框架,然后便开始了采风。


  从案头落实到成片,《最美的乡村》的团队虽然熟门熟路,但还是用了快两年的时间。


  同样由“第一书记”领衔的故事,还有山东影视制作公司出品的《温暖的味道》。这部剧是《马向阳下乡记》的兄弟篇,由靳东主演的“第一书记”孙光明,将继续带领大槐树村的村民,脱贫致富奔小康。

image.png

  
  “虽然写的还是‘第一书记’的故事,但《温暖的味道》要更深入。它讲的不只是修路、土地流转这样下乡工作的基本动作,还有精准扶贫、基层党建、生态农业的系统发展。”


  在山影制作总经理吴雪松看来,从《马向阳下乡记》播出的2014年到今天,“第一书记”的工作制度、职责范围已经逐渐发展完善,扶贫只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所以《温暖的味道》要更多探讨深层次问题,这是这部剧扎根的基础。


  为了提高独特性和区分度,《温暖的味道》在主角孙光明的塑造上,下了很大功夫。

image.png

  
  “他不是一个简单的干部。在下乡之前,孙光明是报社美食版块的编辑,还是一个美食大V。这样的身份跟剧中的很多情节,比如解决毒蔬菜危机、搞生态农业、直播打开销路都能很好契合。”在吴雪松看来,《温暖的味道》能够打动靳东,让他突破此前城市精英的荧屏形象出演农村题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角色的独特性。


  在此前的公开采访中,靳东也曾表示,在孙光明身上,他能看到新时期农村干部的特质,对工作、人民发自肺腑的爱,而这种爱的传导,能够带动更多人乐观向上。

image.png

  
  《温暖的味道》同样于去年9月开机,但与《最美的乡村》相比,它的酝酿时间要更长,仅剧本创作就经历了三年时间。


  小棕熊影视出品的《吉他兄弟》则在脱贫主题中融入了创业、音乐等年轻元素。


  这部剧取材自贵州贫困县正安县的吉他制造业,故事讲述了一对年轻兄弟通过开办乐器厂、建立产业园,带领当地百姓脱贫致富的故事。


  “在全国大力提倡建设美丽乡村、回乡创业和脱贫攻坚的大环境下,很多扶贫类的影视作品应运而生。但这些作品大部分讲的是种植、养殖、文旅,像《吉他兄弟》这样乐器制造工业的题材很少。”在小棕熊影视CEO、《吉他兄弟》总制片人范冰心看来,这个题材更新颖且具有艺术气息,能更好地与年轻人对接,市场价值相对较高。

微信图片_20200326095336.jpg

  
  剧本架构时,《吉他兄弟》尽可能在主线清晰的前提下,辐射了更多在年轻人兴趣点上的情节。


  “这部剧我们在西班牙取了景。因为那里是吉他的发源地,主角虽然是在贫困县做吉他的匠人,但他有志做自主品牌,并且让中国制造走出去。” 为了体现正安吉他产业园的国际化,电视剧的结尾还做了一场正安国际音乐节。


  “正安吉他广场本身就会经常举办一些音乐会。那场戏有一千个人在现场弹吉他,加上群众演员和剧组的工作人员,一共有将近两千个人。我们还请来了正安的代言人,世界指弹大师莫勒。这也与剧集中民族品牌走向世界的主题相契合。”

image.png

  
  《吉他兄弟》2018年11月开机,去年3月杀青,是小棕熊影视的第一部电视剧作品。目前这部剧已经完成了后期制作和初期发行工作,处于央视备播的状态。


  政策戏三宝:灵活结合、专业呈现、喜剧表达


  既然是主旋律创作,尤其是以国家战略目标为表现对象的扶贫剧,不管是把方针政策表现放到前景、中景还是背景,政策戏都是创作的重点与难点。


  如何既弘扬主旋律又让观众不失带入感,既让政策发声又避免喊口号的嫌疑?归结下来,以下三点不可或缺。


  首先,是戏剧性与政策大势的灵活结合。


  “戏到不到位,要看剧本的根扎得深不深。中国是农业大国,农业人口基数大。人多的地方自然故事多。这是我们做了这么多农村戏的经验。”


  在吴雪松看来,政策戏不是死的。一来,真正走下去跟农民和基层干部交流,并不存在写不出、写不活的问题。二来,创作过程中,随着政策的变化,剧本故事处理方式也要不断地调整,这样才能保证最终的作品是符合政策要求的。

image.png

  
  《温暖的味道》的剧本创作周期较长,吃透政策变化并对应调改剧本走向,也是谷凯老师和青年编剧刘海,经常要做的一个工作。


  《吉他兄弟》的总制片人范冰心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剧本创作的时候,中美贸易战形势正紧,这给我们的触动很大。中国是一个手工业制造大国,包括吉他在内的各国产品都会在中国设代加工厂。一旦贸易冲突,中国一些做代加工的厂家,就会面临着倒闭危机。要想真正做强,民族品牌必须崛起,所以我们在剧中对此浓墨重彩地进行了表达。”


  《吉他兄弟》中男主角方清华从给各个国家做代加工,到自己发展民族品牌,然后又慢慢从低端、中端到高端,最终让中国吉他在世界舞台上拿了制作大奖。这样的故事走向,便是与政策大势灵活结合的结果。

image.png

  
  其次,是具有代入感的专业呈现。


  《最美的乡村》是导演巨兴茂第一次拍摄直接表现扶贫政策的戏。他把自己解决此类戏“落地”问题的经验,总结为“真、小、实”三个字。


  “我们都怕的是‘假大空’,那就往它的反方向做。比如,这次我们的演员面临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就是台词中有很多政策类的词语、文件性质的要求,一个字都不能错。那就要费尽心机地记,把‘建档立卡’‘两不愁’‘三保障’……这些扶贫术语,要说得像‘你今天吃了没’这么自然。这样观众才可能相信。”


  严格来说,拍“第一书记”扶贫也是行业戏。因此,把小处做实也是增加代入感的良方。在拍摄《最美的乡村》时,主创团队细致到连墙上的扶贫标语,都是由总编剧杨勇专门联系当地宣传部的干部来牵头把关。

image.png

  
  “其他包括办公室面积、设施有没有超标,吃饭一顿能有几个菜,有没有公车私用的问题,开会的座位应该怎么坐,甚至‘第一书记’的办公室要不要有床,这些细节都在我们考虑范围内。”在巨兴茂看来,精准的细节不仅容易让观众有真实感,还能承担一些表意功能,这样就能为台词减负,避免口号嫌疑。


  《吉他兄弟》讲的是吉他制造业的故事,吉他制作的工艺和吉他厂的布景自然也要追求专业性。


  “兄弟俩从打工,到创业初期再到回乡办厂,我们在置景上都做了区分。打工的卡门吉他厂更有广州特色,中期创业的小吉他厂是在一个小祠堂里搭建布景的。后期的产业园则更气派也更有艺术性。”范冰心解释道。

微信图片_20200326095506.jpg


微信图片_20200326095522.jpg

  
  除了场景上的区分,包含186道工序的吉他制作手艺也是表现的难点。假如乐器制造的环节不能让观众信服,那么创业致富的昂扬精神也就无从依附。


  “现实中的吉他厂的每道工序都是在一个独立的空间完成。我们为了增加作品的可看性,把他们融合在一个工厂空间里,这是为了保障最终效果做出的些许改动。但每个技术环节,我们都请专业人员全程顾问,就是为了保证这部剧的专业性。”


  最后,是用喜剧表达增加“适口”性,让观众喜闻乐见。


  “趣味性是吸引观众看下去的很重要的‘佐料’。只有看下去,才谈得上后面的政策理解和思考。”


  今年春节期间,巨兴茂执导的扶贫题材网络电影《过年好》《铁锅炖大鹅》,凭借轻喜剧的风格收获了热烈的反响。在他看来,《最美的乡村》中的人物也有一定喜剧成色。

image.png

  
  “比如剧中的贫困户,大多都有一个共性,就是特别轴,只相信自己的不相信别人的。这有时表现出来就挺逗。”指导演员表演时,他就会尽可能地抓住这种特点,让戏有一定喜剧效果。


  “《最美的乡村》的喜剧特色不是搞笑,而是由人设差异造成的。”总编剧杨勇进一步解释了剧作上的喜剧设计。


  “第一段中的唐天石是复员军人身份,后来担任主抓扶贫的镇党委副书记,‘兵’与‘民’形成了差异。做农村工作只靠军人的硬朗作风不行,还要用小智慧去解决一个个贫困村里绕来绕去的问题。同样,第二段中的辛兰、第三段中的石全有,也都面临着工作环境的改变,思维方式的碰撞,这都容易产生一些喜剧效果。”


  主旋律剧刚需年


  献礼大年的接踵而至与电视台集中排播的规定动作,确保了今明两年主旋律剧的基本需求。不过,相较2019年献礼电影动作的整齐划一,主旋律电视剧的生产确实存在资源、人才分散,难点题材鲜少攻关的现象。


  自总局明确“三个重大”的题材规划方向后,主旋律的创作局面开始有了新动向。如果一定要界分,如今的主旋律剧至少可以划为三类:重大主旋律、一般主旋律与泛主旋律。


  重大主旋律剧,是指由总局牵头,集中规划、聚拢资源、优先创作的一批重大题材剧。这其中既包括原有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也涵盖新纳入的重大历史、重大现实题材。


  一般主旋律剧,则是重大题材规划剧目之外的主旋律创作。它大多以表现英模事迹,响应重大宣传节点,反映国家重大政策为选题方向,创作力量来源更广,题材范围也相对更大。


  泛主旋律剧,大致可以理解为其他类型剧集与主旋律要素的融合。一般来讲,英模叙事、政策叙事的痕迹在这类剧中相对较淡,但基本都带有弘扬时代精神、民族传承,歌颂国家力量的底色。


  这三类主旋律剧中,重大主旋律剧的规划项目还未正式出炉,不算待播范畴。泛主旋律剧外延太广,在此前的军旅、公安、特情剧的调查中都有所涉及,也不再重复。今天重点讨论的剧目,都属于一般主旋律剧。


  综合来看,这三部剧的制作标准、成本预算均属于主旋律剧中的第一梯队。


  《最美的乡村》因为涉及到三组演员、三套置景和三地拍摄转场的因素,制作成本达到了亿元层级。《吉他兄弟》 在国内外六地取景,8次转场,拍摄场景超过300个,耗资同样不菲。《温暖的味道》为了实现清新田园的影像风格,在整体美术、置景上也有质的突破与升级。


  不过,因为主旋律剧的特殊性,这些电视剧都得到了相关地区政府的扶持,在制作资金、资源配给、发行渠道上都给予了较大力度的帮助,缓解了制片方的压力。


  目前,《最美的乡村》已经完成后期制作,进入完成片审查的阶段。《温暖的味道》还剩少量戏份等待复工后拍摄,目前正在提前展开后制工作,预计在第三季度完成制作。这两部作品,都在22部总剧脱贫攻坚重点剧目推荐名单中,且均属进度推进靠前的,发行前景紧俏。

image.png

  
  从这个名单也可看出,部分主旋律剧的制作进度受到了疫情影响,而此类作品又是今年电视台的排播刚需。因此,完成度较高的主旋律剧,今年的发行状况上佳。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斯达克(北京)艺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9076号-1 Email:artsbj@artsbj.cn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MA01P1D42Y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