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映|影评|访谈|台词迷|美图|预告片|幕后故事|微电影|七嘴八舌说影视

魏晨:回到起点才发现没有实现不了的梦想

2020/09/04 08:54:12 来源:新京报  作者:张坤玉
   
魏晨说在拍戏这件事上,每一部作品完成后的成长都是推动他继续向前的动力,他也一直有一个目标,就是希望能够达到大家心目中“演员”的标准。

image.png

  
  作为2020年影院复工后的首部大片,电影《八佰》截至发稿时票房已突破21亿元。片中,魏晨饰演一连班长朱胜忠。这个全程灰头土脸的角色,不光他的粉丝最初没认出来,就连影片上映多时后,依然有观众分不清演员是谁。


  2017年,在结束了自己出道十周年的巡回演唱会后,魏晨正式进组开始了《八佰》的拍摄,他也把事业的重心转移到了表演上。这一年,也是他人生中最特殊的一年。


  “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应该沉下心来做好一件事。”


  不久前,在接受记者记者专访时,魏晨说在拍戏这件事上,每一部作品完成后的成长都是推动他继续向前的动力,他也一直有一个目标,就是希望能够达到大家心目中“演员”的标准。

image.png

电影《八佰》中,魏晨和前辈姜武(左)、张译(中)有不少对手戏。

  
  因为“没被认出来”曾自豪了一阵


  就在几天前,和魏晨在《八佰》中合作的同届快男俞灏明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已经十几二十亿了,还有很多人说认不出咱俩,塞不塞?”并在文末@魏晨。其实“没被认出来”这事儿,曾让魏晨小小地自豪了一阵。


  按拍摄时间来算,《八佰》是魏晨和导演管虎合作的第一部作品,之后才有了电视剧《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等合作。起初,听管虎讲《八佰》的故事时,魏晨就很兴奋,历史题材对男生都有着天然的吸引力。一直以来对管虎导演作品的喜爱,也让他更希望能参与其中。“能和虎哥学习合作,真的是非常荣幸的事。”


  魏晨在电影《八佰》中,饰演88师524团一营一连班长朱胜忠,陕西人,性格暴烈,和他本人反差很大。不过,管虎相信每个男人内心都有这样的一面,而且魏晨也是西北人,一定可以把这个角色演好。管虎的信任给了魏晨很大的信心,“是导演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把性格中不常外露的一面,通过角色与故事的激发,展现出来。”


  回忆拍摄经历,魏晨说现场一比一的实景搭建,可以直观地让演员感受到战争的恐惧和残酷,也更让他相信自己就是那个久经沙场的战士。早在《八佰》开机前将近一个月,所有主创团队便已经开始了集中培训,“剧本围读,战术动作训练,在实景中完成战术职责分配……”每天身处断壁残垣中,站在仓库里的魏晨好像到了自己的地盘,“能很自然的找到麻包、木箱,甚至可以就地一坐,摆弄着手里的武器,和身边的‘战友’闲聊两句,还没开拍就和场景很自然地融合了。”

image.png

魏晨专辑《白日梦想家》主打歌之一《没有到不了的地方》宣传图。

  
  一句台词一个眼神,能看出演员差距


  多年来一直注重身材管理的魏晨,在拍摄《八佰》时也遇到了对体能和心理上的挑战。管虎需要魏晨再精瘦一些,“那个年代肯定吃不好、休息也不好,作为战士,每天心理和身体上承受的强度也是常人没办法体会到的。不是每一场戏都会露肌肉,也不是为了展现手臂的线条,是希望自己能保持一个前线战士的状态。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有可能隔两三天拍不到,或者因为连续拍摄导致疲惫,会有松懈的感觉,所以即便很晚收工,我还是会坚持锻炼。”再加上身边的兄弟们、大哥们都一直在保持运动,看到大家都在努力,魏晨觉得自己更没有任何懈怠的理由了。


  那段时间,他一度瘦到有些嘬腮,最轻的时候,身高1.83米的他,体重只有65公斤左右。


  不过,对魏晨而言,出演《八佰》身体上的变化只是需要去适应,更多的还是心理上要承受的压力,“《八佰》,我拍的第一场戏就是和(王)千源哥、姜武哥和张译哥的对手戏”,说这话时他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的羞涩。


  “这些前辈老师都非常愿意教我,他们觉得你演好了,才能给到对方(互动)。如果只有他演得好,你演得不好,其实也是对戏的损伤。”


  除了会毫无保留地和魏晨分享表演的经验,几位演员还经常约着魏晨一起看回放,探讨、切磋,“比如他们会说你这样试一下,看看会不会更好。”在语气、语调和情绪等方面,哥哥们也会给魏晨一些建议。“他们都是很有经验的演员,觉得整场戏、整个故事,在什么地方有一个小转折,会让整体更丰满,都会和我讲。”


  让魏晨印象最深的是,有场戏讲的是一直对几位“逃兵”有看法的正规军朱胜忠,因为看不惯他们的作风,大声吼骂,还有很多肢体上的动作,开枪、扇嘴巴等等。当他完成那场戏时,心里才真正有了底。“后来的几场戏,我都没有刻意去演,那个状态给人的感受反而更好。”


  魏晨觉得有时设计太多,反而容易让人觉得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了,“很多戏,台词和眼神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看出差距的地方,很多老师的戏你去看,就会觉得年轻还是年轻,‘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笑)。”

image.png

电影《匆匆那年》剧照

  
  他眼中的导演


  “管虎更像一颗定心丸”


  “虎哥在现场从来没有发过脾气,他会冷静客观地指导每一场戏,也会给足时间,让演员去酝酿情绪、各个部门做细节调配,不管是幕后还是镜头前,都能保持在这样一个平行的时空下,每个人都沉浸在这个场景中完成这样一场戏。”在魏晨眼中,管虎是一个极有个人魅力的导演,也是极有团队凝聚力的导演。“他会最大限度地挖掘你的潜力和能量,更像一颗定心丸,总会让人觉得,虽然明明知道不容易,但是我们一定可以很好地完成。然而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的!”


  记者:都说演员和角色是相互影响的,对你影响最大的角色是哪一个?


  魏晨:《八佰》朱胜忠。《八佰》团队的所有主创,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懈怠,朝着心目中共同的那个电影梦前进努力着,我想这份真挚的初心是要记得的,是未来要保持的。


  记者:影片一众男演员里你的外形很出挑,在你看来外在的东西,会不会成为演员的局限或枷锁?


  魏晨: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你会对自己有新的认知与要求。也期待把你意识中的审美,用自己的方式,传达给喜欢你的人,甚至是不太了解或者不喜欢你的人。大家看电影时感受到每个人物的魅力,已经不是单纯指外表或外形了,是这段历史这个故事,折射出人最美的一面。甚至我第一次在社交媒体上发电影海报,绝大部分人,包括我的粉丝,都没认出照片中的人是我,还吐槽我为什么跨年都不发一张自己的照片。我觉得真是一件好事儿,说明我能从外到内,去演绎一个与魏晨无关,有血有肉的战士。

image.png

  
  表演人生


  吃苦不叫事儿,但故事要能打动人


  2017年,魏晨照例以一年一张专辑的节奏发布着自己的新作品,为了迎接出道十周年,他给这张2016年底推出的专辑命名为《旅程》,并启动巡回演唱会。也是在这一年,魏晨正式进组开始了《八佰》的拍摄。起初有人以为他只是玩票,可谁知他一头扎进剧组,什么苦都肯吃。对魏晨而言,每一部作品完成后的成长,是推动他继续向前的动力,不断地发现更多面的自己,用不同的经历加持更成熟的自己。


  而最初给到魏晨这种启发的,是2014年上映的,他与彭于晏、倪妮等人合作出演的电影《匆匆那年》。他说,该片的导演和演员都非常专业,给他带来了更好的互动和促进,也让他感受到了做演员的乐趣。从那次开始,他的认知有了转变,他希望大家想到他时不仅仅是歌手魏晨,更是演员魏晨。


  他会努力为一部作品做很多准备,读剧本时便会把自己放进故事场景里,在脑海中勾勒出画面,甚至重要的场次会去想象镜头的调度、造型的设计,这些都是他近几年拍戏养成的习惯。


  不过,对于表演,魏晨算得上是个执拗的演员,他有自己的接戏标准:“故事得先打动我自己,角色的成长改变要能说服我,让我真切感受得到这个角色,才能相信自己投入这个角色的人生。”只要符合这些条件,他说,再苦再难,自己都会努力去完成。就像《八佰》以及之前他参演的电影《冰河追凶》,哪怕是灰头土脸,为角色剃头,掉进冰窟窿,魏晨都乐在其中。


  2016年上映的电影《冰河追凶》,拍摄环境非常艰苦,不少戏份是在体感零下40℃的环境下完成的,魏晨的一场重头戏,拍摄时还赶上了暴雪天气,加上刺骨寒风,每次从冰雪掺杂的冰面爬起后,裤子都会湿透一大片,脸与手也会因碰触冰面而被冻得几乎没了知觉。这个能吃苦的年轻人,让该片主演梁家辉另眼相看。后来,梁家辉在筹备电影《深夜食堂》时,特意邀请魏晨一同参与。

image.png

  
  做演员,心中一直有个“小目标”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魏晨身上的那股子“倔强”,或多或少和他童年的成长环境有关。


  出生于甘肃兰州,故乡的美景与人们朴实好客的性格都是魏晨心里美好的存在。这些年,他一直希望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让更多人了解和喜欢甘肃。


  魏晨也曾返乡取景,在张掖拍摄歌曲《没有到不了的地方》的音乐录影带,跨沟壑、蹬云梯一路徒步拍摄。“人生有很多起点,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我们习惯从心出发,朝着心里最初的向往,一直走……”他在音乐录影带中说道。回到起点,魏晨发现没有实现不了的梦想,更没有到不了的地方。


  而在魏晨的人生中,做歌手就是他的事业起点,“那是一种很自我的状态,诉说的都是自己的故事,只是用音乐的方式把自己想表达的态度分享给大家”,展现自己个性的一面。而做演员,则更多是要把自己脱离出去,去感受另一个人的人生和故事,感受他的人生观、价值观。


  回看2017年,魏晨说那是他人生中具有转折性的一年,“发完专辑《旅程》后,陆续开始拍电视剧、电影。”这之后,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表演上。

image.png

  
  有人说拍戏之余也可以兼顾做音乐,但魏晨认为既然选择了,还是应该沉下心来做好一件事。无论是做歌手还是演员,“都是24小时待命的状态,有的时候天蒙蒙亮就要开工化妆做准备,有时拍夜戏,比如《八佰》,晚上也要保持亢奋的状态,到了凌晨四五点收工回去,神经依旧紧绷,甚至失眠。”


  在他看来,每一份职业都没有想象中容易,“如果不是切身体会,是没办法感受其中的难处和辛苦的。如果你不愿意996,那就不要996,如果你选择了,就应该认真去完成。”


  在拍戏这件事上,魏晨一直都有一个目标,就是希望能够达到大家心目中“演员”的标准,所以他也一直在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管虎导演一直跟我们讲,好的作品是会留下来的。慢慢的,我也明白想拥有一部留得下来的作品,除了运气,一定要投入专注,真情流露,用真挚的情感去面对,若干年后回头再看的时候,依然会被自己的真挚所唤醒!”


  他心甘情愿地跳出曾经的舒适圈,也愿意遇见越来越多想尝试的角色和故事。即便知道可能会有风险,也愿意去尝试。这个过程让魏晨兴奋,也觉得值得。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斯达克(北京)艺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9076号-1 Email:artsbj@artsbj.cn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MA01P1D42Y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